“有什么了,你不要唬人啊。”

瓯楚菁依然是面带笑容,她好像并不是很怀疑我会在这个男女关系上犯错误,那么这么来说,更加着急的应该是瓯菲儿吧。

我偏过头看看好像并不着急的瓯菲儿,原来这个自傲的女人才是最担心我的人。

我笑道:“我有了一个比较模糊的想法,你想,乔香云既然已经被李老八净身出户了,那么乔香云对李老八来说,还有什么能够让人感到威胁的地方吗,没有了吧,李老八是一个最重利益的人,如果没有利益,他有可能会去做没什么。”

“的确,李老八这个人,我之前研究过他,他是标准的无利不起早,为了钱,可以把自己的人给卖了,你要说他真得是因为被戴了绿帽子,所以才在背后发誓报复,我觉得不像。”瓯楚菁会意的点头。

看她并没有感到意外的样子,我忍不住怀疑,这个女人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了李老八有别的想法。

果然,她一同意,我心中的那个猜想就越发的明亮。

我尝试的说:“那我有一个想法,会不会李老八是真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要针对的人另有其人,说不定,就在我熟悉的人之间。”

“哦,把你这个想法完善一下告诉我。”瓯楚菁笑得更加明亮了,她好像在为找到了可能的猜想方向而高兴。

我明白了,瓯楚菁这次把我找过来很显然不是真的要来兴师问罪的,她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线索,然后求证到李老八到底要做什么来的。

既然瓯楚菁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我就更加的开始发散自己的思维。

乔香云已经被李老八净身出户,虽然不知道李老八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想来也不会说很干净,现在乔香云还能联系到吗,我觉得不太可能,说不定,我心中一凌,说不定已经被李老八直接清理掉了呢。

不过既然如此,乔香云对李老八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威胁了才对,她还能怎么样,把自己应该得到的加场再抢回来吗,不可能的,李老八这么凶残的人,乔香云有自知之明。

那么,李老八在这个时候突然对我发难,很明显就不太合理,因为他最合适的发难时间应该是在离婚的时候,他只要把这个证据拿出来,直接就能让乔香云净身出户,都不用找什么开关理由。

既然李老八醉翁之意不在酒,目标肯定不是我,而是我认识的人。

既然如此,谁会最先让李老八找到目标?

我试着对已然感到威胁的瓯楚菁和瓯菲儿说:“这样,我们大家来做一下头脑风暴,如果我被发难,当我的朋友们得知之后,谁会最先跳出来保护我,这个人,是不是就是李老八想要针对的?”

说着,我就明白了,瓯楚菁也明白了,瓯菲儿更是惊讶的皱起了眉毛。

因为跳出来已经就在眼前了,没错,这个人就是瓯菲儿和瓯楚菁。

“你是说李老八想要过来针对我,那他凭什么呢,我是做药业生产的,他李老八何德何能,有胆子过来招惹我?”毫无疑问,瓯楚菁根本不相信李老八有胆子想要对付吴松市生物制药,要知道生物制药这样的企业,上面有人,而且是可以通天的人,没有大的背景,是没有胆子在全世界做生意的。

李老八就算在中国,在东亚地区的航运生意里面插了一脚,他哪有能力和生物制药这样的企业竞争?

如果是刚刚出门的那个叫曹定荣的人,他兴许还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

我和瓯楚菁都不相信,那么,这肯定不是意味着我和李老八想错了。

很显然,这背后还有更多我们并不清楚的隐情。

我想来想去,对瓯楚菁说:“这样,我们再重新缕一下顺序,首先,是李老八把乔香云净身出户以后,他才准备对付我的,而他在此之间要做什么来着?”

瓯楚菁顿时说:“传说,李老八傍上了一个比较缺钱的,但是有很有势力的家族,据说是要迎娶这个家族里的某个实权派女人,他们要以权换钱,权钱交易。”

“对了,问题就在这里了。”

我瞬间就明白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