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八既然已经确定要针对我,然后对付苏轻烟,那么这个流程我都可以帮助李老八想出来了。

首先是来针对我,然后借助关心我的朋友,瓯菲儿和瓯楚菁一起跳出来帮忙,这边李老八和瓯楚菁打针对战,就算李老八本身并没有这么多资格,但以他疯狗一样的精神,死缠烂打的能力,他肯定还是能够和瓯楚菁打一个来回的。

而在瓯楚菁集中精力应付李老八的时候,苏轻烟在哪?

李老八绝对在这里有偷摸摸的调查!

“在加拿大,我让她去在散心休闲去了,毕竟孩子还是被李老八强行的留下,我们这边更是没有办法帮她把孩子要回来。”瓯楚菁有点黯然。

没办法,面对活像一条疯狗似的李老八,丫有一万种方法,死缠烂打的把孩子留下来,况且在中国有一个比较让人无语的潜意识,那就是孩子就应该跟着父亲过日子,毕竟孩子是一个家族传宗接代的保证,而孩子应该跟着母亲,这并不让人提倡。

所以就算苏轻烟真的想把孩子要回来,那也是困难重重,况且还有一个最麻烦的事情,那就是代孕协议,李老八是让苏轻烟代孕的孩子,所以只要李老八拿出了这份代孕协议,那么法院一定会把孩子判给李老八的。

我捏着下巴,现在已经是国际化的时代了,加拿大本身并没有太多的人口,三千五百万的人口里,有二百万人都是中国人的后代,而且论富裕程度,华人在加拿大相当的高,同时也非常的招本地人仇恨。

因为中国人最擅长的炒房的事情,还有挤占当地资源,所以如果在加拿大出现了许多华人的事件,并没有多少人会觉得这是一起蓄意谋杀的案件。

李老八只需要轻轻地利用一下当地的黑帮,随便做一些指示,按照苏轻烟那傻女人不太会设防的样子,只怕会马上上当!

“现在必须马上让苏轻烟回来,在吴松市,她才能够得到最好的保护,李老八可以指派人手在加拿大随便动手,但是她总没有办法在吴松市,在我们的主场上做坏事吧。”我连忙劝着瓯楚菁。

苏轻烟毕竟是瓯楚菁最好的朋友,所以她想了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事情终于被我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解释,瓯楚菁点头对瓯菲儿和我说:“我现在出去联系轻烟身边的保镖,你们两个年轻人交流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谈情说爱了。”

说完,瓯楚菁笑着走了出去。

我顿时有一点尴尬,我和瓯菲儿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呢。

瓯菲儿倒是没有太多的障碍,她皱着眉头对我说:“就算你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李老八首先针对的还是你呀,你怎么这么傻呢,现在好了,李老八要为自己清理后路,你首先就成了他眼前的小螳螂。”

螳臂当车吗?

我倒是觉得未必,就算李老八要针对我,我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他惹不起的人啊,那就是陈雁秋。

陈雁秋家的财力,不比瓯楚菁家这边弱,甚至还隐隐要强出一线,因为海外有很多的粤省华人,他们和本地联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天然的盟友关系,他们有资本有力量,和陈雁秋家族当然是互利互惠。

反观瓯家,他们就没有这么好的优势了,江浙沪地区并没有太多的移民,有也是最近二十年才移民出去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加拿大,没有什么真正的实力。

我就不信了,李老八敢招惹陈雁秋?

“没事儿,相信我,我也不是什么底牌都没有的傻子,混了这么久,总会有一些办法不是吗,就算真的打不过,我跑总可以吧。”

我自信的安慰瓯菲儿,也许是因为我说话很有底气,瓯菲儿左看右看,选择了不太自然的相信我。

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多纠缠,我说:“这样,先去吃饭吧,怎么样,中午还没出来,我肚子都呱呱叫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