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外传,那是因为这个药方并非公开的药方,甚至连我的导师同学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因为这个药方是我从学院里的古代医书专区里面摘抄出来的,而且我还特意的熬过,悄悄的用动物做过实验,真的有效。

我们医学生学的并不是护士专业,所以每个学期都是有正常的临床试验,因为真的没有办法拿人体做实验,所以绝大部分用的都是小白鼠来垫底,我做到了,让一个母小白鼠断经。

这个事情只是我当时的几个室友了解,不过在他们看来,我也不过是在玩罢了。

男人怎么可能会理解到女人更年期的痛苦呢,就像女人不可能知道踹一脚男人的睾丸,会让男人当场死亡一样。

说到底,两性关系这个问题,除非男人和女人可以对调身份,不然就绝对不可能理解对方。

而这个药方,反正别人是肯定没有的,因为那个药方是明朝人写的一个孤本,连我们学院也只是因为同在一地,稀里糊涂的就给买回来了,等摘抄完这个药方之后,这批损坏严重的书就进入了修复环节,想再问世,直到药方被第二个人发现,至少也该是有十几年以后了吧。

所以这个药方的珍贵之处,我自然不会往低里说。

这是我之前所说的,能够在我这里问的都不是缺钱的人,她们通常并不在乎自己的钱要花多少,而更加在乎自己的体验是多少,这也就意味着,她们可能会和自己的朋友比拼自己花了多少钱去看一个调理师,而不可能说我今天又省了多少钱,那不符合高端人群的体面。

果然,田小姐并没有问为什么这个药方就那么珍贵,也没有骂我一个破赤脚医生还要藏着捏着,她反而很激动的说:“真的吗,我问了很多医生,都说他们并没有办法,也就只会让我婆婆吃一些传统的降压水果,那有什么用啊!”

确实没用。

但也不是不能,吃水果主要是为了增强人的营养,从而缓解在更年期里遇到的难受境况,但蔡女士很显然,并不缺这些营养,所以补充这些营养对于蔡女士来说,反而可能是一种不舒服的生**验。

我操着手,对田小姐说:“是的,这是一个我从明朝的医学孤本里面摘抄到的一份药方,并且已经通过了验证,是可以缓解更年期问题的好药,但因为药方过于珍贵,所以我不能直接把药方给您,希望您能够谅解。”

“当然,我明白,我们家是做食品生意的,我们也不会把我们家最珍贵的配方交给代工厂的,都是我们先处理半成品,然后由代工厂做出最后产品。”田小姐连连点头,让我一阵惊讶。

在吴松市能做食品生意,并且现在还活得很优渥的,那他娘的肯定是行业巨头啊,就算不如思念汤圆这样的大企业,至少也该是一个卫龙吧。

不要小看卫龙,十几年风风雨雨,卫龙已经是国内的辣条行业上的龙头企业,并且还远销国内外,是相当有实力的行业龙头企业。

和卫龙一样地位的,还有陶华碧的老干妈,大家都是行业独龙巨头,而且掌握了独一无二的核心优势,就算不上市,照样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上几百年。

我没想到,我这小小的诊所里面遇到的每一个客人都这么卧虎藏龙。

还是说吴松市里面真得有钱人遍地都是。

我收了收心思,接着说:“那好,我这边呢,可以帮您联系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全国最大的中药企业,云南苗氏集团,我想您应该知道,苗氏集团在整个中药行业的地位,所以我可以直接在苗氏药业的吴松市总中心挑选最好的药,当然你也可以自行购买我们需要的药,然后由我调配再送到蔡女士手里。”

其实我嘴上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一句话,我们这里直接做好了再给你送过去才行,你想自己弄,不行。

而这些有钱人也不会那么在意到底是怎么来的,她们只在意效果。

田女士马上站起来说:“那就好,希望您能直接送苗氏集团的总仓库里挑最好的药,钱不是问题。”

我就说:“好,银铃,你帮田女士登记一下,和燕经理说明一下情况,随后我会联系苗氏集团那边的。”

“好。”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