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这你都能够猜到,你和燕芬芬,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都心有灵犀呀?”钱唯唯十分怀疑的看着我,好似我背着她和燕芬芬私下里交流过一样。

但实际上,我最近这两天和燕芬芬都没有怎么联系过。

我笑道:“这并不是心有灵犀,只是对燕经理的一点小猜测罢了。”

“哦,看来你跟燕经理学校里是不是很熟啊?”钱唯唯不无猜测的问。

“怎么会这么想?”我问。

但是保安登门的声音让我只好别过脸去看保安们运送我的草药,这可是价值三十多万的货物,就算是潘双文的市场部,也没有办法直接采购这么多的好药物吧。

但是当我转过脸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燕芬芬居然就站在我和钱唯唯的后面!

她居然还一脸我很感兴趣的表情,看我们两个人都愕然的闭上了嘴,她摇头,仿佛在说,我听的正有趣了,你们为什么要断啊。

钱唯唯看了看燕芬芬不说话了。

燕芬芬则主动笑了笑,说:“其实很简单,因为上次会议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了,上周末你去了燕京,又回了老家,开会的时候都问你去哪了,是不是也辞职跑路了,我当时随口说你家隔壁装修,我都能看到里面的脏东西了,结果就被他们各种的追问。”

我有点惊奇,今天的燕芬芬和往日很不同,她就好像那一天遇到我的时候一样,变得很生活化,有一点人气。

她好像提前进入了下班状态,在平常,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唉对,我想起来了,阿正,你和燕经理住一起吗?”钱唯唯哪怕是做一个直男性格的女人,她竟然也对此事起了好奇心,可见这个事情有多吸引人了。

全养生馆唯一的一个男人,不单单是个帅哥,而且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同时收入也不菲,据说眼睛过两年也能恢复了,这对全养生馆那些平常只能见到男性保安的护士们来说,哪怕是对于那些普通的医师也依然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而燕芬芬呢,全养生馆都知道的冰山总裁,对人对事没有一丝一毫的宽容,说一就是一,任谁见到她都要战战兢兢的主。

这感觉根本不会碰到一起的两个人,居然被扒出来好像是住在了一起,这劲爆的消息差点儿炸翻了那几天的八卦场,一群护士医师发挥了女人最传统的八卦优势,聚集在任何一个燕芬芬听不到的角落里窃窃私语。

燕芬芬摇了摇头,而我则说:“我发现你的八卦之心也不比别的女人差嘛,我可以严肃的告诉你,没有,燕姐只是恰巧和我住在了隔壁的小区罢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在养生馆的宿舍里面住着,凑合呢,哪有什么合租的好事情,你们都想多了。”

看我辟了谣,钱唯唯收起了她的八卦之心,然后看着后面保安们吭哧吭哧的抬上来的药材,好奇的问我:“这些药你都是从哪里找到的?”

我看燕芬芬也略感兴趣的样子,我说:“我之前的客人里面有一个人是苗氏集团的高层子女,她给我介绍了苗氏集团现在的掌门人苗韵锦,这不一来二去的就联系上了,我这里有一些比较稀奇的药方,然后她就药方换药,这次她直接送过来了,大概三十多万元的中草药吧。”

“吓,这么多?”钱唯唯惊讶的看了看后面保安们携带的大包小包的药材,仿佛看到了金条。

三十多万,钱唯唯一年基础工资应该是六十万左右,这样来说,三十多万对于钱唯唯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就连燕芬芬都惊讶了,她看着我说:“你小子不会吧,真得把苗韵锦给拉拢过来了,她到底买了你什么东西,这么大方。”

我有些忧伤的看了看药材,说:“有一个比较孤僻的药方,是用来治疗女性更年期的,这个药方我告诉苗韵锦之后,她就说什么,要拉着我一起投资,搞工厂,我不知道背后的风险怎么样,就先拖着了,这些药是她送给我的。”

“嗯,这样吗,那这样,一会儿,你到我办公室一趟,我和你好好商量一下这个事。”燕芬芬略微凝眉,她恐怕也没有想到这些药材背后有这样的故事。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