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我以为叶紫这次终于要无所顾忌的时候,突然间一道敲门声响起,我透过猫眼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燕芬芬!

我和叶紫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猛地就松开了,而我更是在她亲过的地方抹了抹,但愿是把口红都抹掉了吧。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呢?”燕芬芬等了好半天才等到我开门,见到我和叶紫都在里边,又看到我脸上似乎红红的,不由狐疑的问道。

“没什么,什么都没干。”叶紫摇摇头,故作镇定的说道。

“什么都没干?”看着叶紫那略显慌乱的眼神,燕芬芬才不相信,她敢肯定我和叶紫两人独处一室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不过倒也不好当面拆穿,只是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顿时就觉得坏了,也不知道燕芬芬会怎么想呢,不过谁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质疑的啊,这时候解释起来难免会让别人更加怀疑,所以沉默最好,所以我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接着叶紫的话继续说下去。

“算了。”燕芬芬摇摇头,大概也知道问下去也没什么用,转而转移话题道:“我们的养生馆器械要是在不维护的话,就会有大麻烦了!”

“这么快就要出问题了吗?”我意外的问道。我没想到事情出的这么快,器械一定是要维护的,但是维护之后,就要给器材提供方共享我们的客人资料,别说客人不答应了,我们自己也不能答应啊,这可是关系着养生馆存亡的大问题,是绝对不可以妥协的。

而且关键问题是,器械都是由邵树德控制的,我们就算想要使用其他家的也毫无办法,只需要他们背后一点小动作,就会把我们搞的什么脾气都没有。

“反正要是在不搞定器械维护的事情,我想我们养生馆只能先歇业调整了。”燕芬芬说道。

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养生馆歇业的,这个问题到时候由我来解决,我先想办法,你不要着急,反正我们绝对不能妥协就是了。”

“你有办法?”不光是燕芬芬看着我,连叶紫都看着我,可以说他们的目光之中都带着希望。

我安慰道:“我既然说有办法,那我肯定有办法,反正这件事你们不必在管下去了,全权交给我,到时候我肯定处理的让你们十分满意!”

“好的。”她们都点点头,看来还是对我很有信心的。

中午,我惯例给客人治病之后,想到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到嫂子了,如今也不知道嫂子怎么样了,所以我就拿出手机给嫂子打了一个电话。

“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还差点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嫂子接通电话之后幽幽的说道。

我苦笑道:“我哪敢啊,对了嫂子你现在怎么样了?”

“除了那样还能怎样啊?没有了你陪着我,我可是孤单寂寞得很,而且现在晚上基本上也失眠睡不着,每天翻来覆去的,搞得整个人的精神都很不好。”

“啊?那是心理医生对你不好吗?”我惊道,十分担心嫂子。

“没有,还是那两个弟弟,唉。”嫂子无奈的说道。

“你这种就是属于心理上的问题,好好的听心理医生的话,那俩家伙,我已经让他们去蹲大牢了,不过你放心,就教训他们几年就出来了。”我出了个主意:“嫂子是我的唯一,我不会让你心烦的。”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