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诗曼说道:“好了,你不用胡思乱想了,也不用瞎猜,我告诉你吧,我和蔡三不认识,也没关系,但是我父亲,是以前李老八的一个老伙计,而李老八由于和我父亲的关系不错,所以把我也看成是亲侄女,对我很不错的,同时我也知道李老八的手段有多狠,现在他应该和蔡三走到了一起,正在做生意,你招惹了蔡三,也就是招惹到了李老八,我就是来劝你一句的,让你注意安全,不要趟这趟浑水,不然最后倒霉的只能是你。”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这倒是让我意想不到的,不过余诗曼既然是来劝我不要招惹码头蔡三的,那我肯定不能答应啊,我计划已经开始了,怎能半途而废?再说了,我和码头蔡三之间的矛盾也是不可调和的。

所以我对余诗曼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具体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我声音之中的拒绝口吻在清楚不过了,但凡余诗曼稍微聪明一点都能听出来,果然她确实是听出来了,看我不情不愿,余诗曼不禁来了气:“怎么我好心劝你,你却听不进去呢?”

我说道:“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是这件事确实是没得商量,我不管对面如何厉害,但是只要我决定的事情,我就不会轻易改变。”

“所以你就宁愿自寻死路了?”余诗曼问道。

我点点头:“不过不是自寻死路,这句话你说错了。”

“在我看来你就是自寻死路,招惹谁不好,你非要去招惹他们,算了,像是你这样一根筋的家伙我也懒得管你,爱咋样就咋样,你是生是死和我反正也没什么关系。”余诗曼说完就转身走了,根本不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了。

不过她走了倒是也省事了,反正余诗曼只要留下来,肯定就是继续劝我不要和码头蔡三作对,继续聊下去估计也是和她争执起来,毕竟我也没来没有想过要做出任何退步。

我想了想,随后拨通了信君的电话。

“喂,是信君吗?你那边什么情况,确定了吗?”我问道。

“没错,已经确定了,码头蔡三还有李老八,确实是这几天就会行动,而且他们的人已经在紧张布置起来了,我的人打入不进去,所以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信君说道。

我寻思了一下,既然码头蔡三这两天就要行动,当务之急肯定是要先调查清楚,这件事既然别人没法办到的话,那就我自己亲自上阵吧。

“晚上我们两个在码头汇合。”

“你要自己去调查?”信君意外的说道。

我说道:“没错,现在给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已经不能在浪费了,如果再继续浪费下去,到时候他们早就把东西运走了,我们想阻止都阻止不了,所以务必在今晚就把一切都搞清楚。”

“好的,那我跟你一起去,晚上我在李家汇十号码头等你。”信君说完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之后深吸口气,晚上去李家汇十号码头,完全就是在闯龙潭虎穴,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冒点险,又怎么能够把事情搞清楚呢?所以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当天晚上,我离开养生馆之后,就直奔李家汇十号码头。

到了十号码头之后,早已经在这里等着我的信君直接和我汇合了,我看着信君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她指着那边灯火通明的码头说道:“现在码头上人来人往的,戒备森严,要想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想要进去,我们只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绝对不能被他们的人发现,一旦被发现,我们两个人都会有危险。”

“你怕吗?”我问信君。

信君露出一抹笑容:“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点点头,看着码头上那人来人往,码头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各个对来往的人都很戒备,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有极大的难度,不过码头上,毕竟还有太多的货物,用来装货的柜子摆在一起,就跟墙壁一样放在那,如果想要潜入进去的话,或许可以依靠这些货柜。

我和信君说了一下我的想法,随后我们两个人就小心翼翼的一步步潜入进去。

以我们两个人的身手,码头蔡三的手下虽然人多,不过各个也都是一般人,我们从货柜后边经过,与他们就只有一尺之遥,但是他们居然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货柜与货柜之间总归是有缝隙,一旦经过的时候很容易被他们发现,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和信君就只有耐着性子等待,趁他们不注意,直接跨越过去。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