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还发现,八月十五号也是星期六,这一天公家人是不上班的,韩博宇他们选择在这一天来做生意,很显然也是见不得光的生意了。

不知道这件事还好,如今既然知道了,当务之急肯定是阻止韩博宇,然而怎么阻止呢,于是我找来信君商量,我大概的问了一下她,能不能打听到后边的消息,但是信君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告诉我,她也没办法直接搞清楚韩博宇的计划。

我看得出来信君已经尽力了,我也没办法,皱了皱眉,喊信君一起回酒吧的后台了。

“进去吧。”信君开门。

“不对。”我却没有第一时间进去,因为我隐约感觉内部的氛围不对,以前我每次来的时候,都能听到服务员小妮养的那只鸟的叫声,但是今天回来却十分安静,虽然只是一件习以为常的小事情,但是当它不再发生的时候,肯定就是发生了非比寻常的事情。

肯定是有人进来过。

而且周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一切都十分安静,就只是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很快的想到,这可能是被下药了,而桌子上也摆放着一壶水,我去检查了一下,发现水里边果然有东西,只要喝了壶里边的水,肯定就会被放倒额。

我冲着信君使了个眼色,然后去倒了两杯水过来,我先喝,不过我却没有真的喝,而是把水给倒在了地上,而信君虽然搞不清楚我在做什么,不过也照猫画虎的模仿我做了一遍,随后我猛地倒在地上,手里的茶杯也在地上碎了一地,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怀疑我是主动把水倒在地上了。

信君这时候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我觉得水里有药,所以故意的装作喝下了这杯水,信君也倒在地上,然后把手里的杯子打碎。

我们两个都闭着眼睛,除开我们自己之外,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我们确实是晕倒了。

“呵呵,你不是厉害吗?最后还不是被我弄翻了?”大概四五分钟之后,门外传来些许的动静,一个女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我透过眼缝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当初要抢走马晓诺的那个女人。

她现在十分得意,跑来踹了我一脚,确定我真的晕倒后,从身后拿出绳子来,打算把我和信君给捆住。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陡然跳起来,而信君与此同时也站了起来,我们两人突然醒来,把面前的女人给吓了一跳,她大惊失色,转身就想跑出去,不过我和信君在场,再给她长两条腿她也跑不掉啊,我们轻易地就把这个女人给抓过来了。

用绳子把她绑起来,我审问她,想要从她嘴里套问出线索来,比如究竟是谁派她来的,抓我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但是这个女人嘴十分硬,不管我怎么劝说和威胁,她都是闭着嘴一个字都不肯说,而且还反过来嘲讽我:“你有本事就把我给杀了,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任何消息。”

这就有些头疼了。

我感到有点难办,我肯定不能杀她,而且我也不是码头蔡三那种人,对待俘虏也十分残忍,但是现在这个女人显然是什么都不肯说,我也头疼。

“这是什么?”这时候信君突然发现女人的裤兜里边露出来一张纸,看到那张纸,那个女人脸色剧变,扭动着身体想要把那张纸藏住,这一点让我和信君对视一眼,都知道这张纸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然后我让信君控制住她,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在地上,而我则是从她身上把那张纸给抢夺了过来。

拿到之后,我在纸上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信息,但是这张纸上,却有一个标志。

这个标志,看的我眼瞳微微一缩。

这居然是江南第一大家族,海家的标志!

“现在知道这件事关系着海家了,知道你们现在有多危险了吧?”这个女人见到我已经发现了海家的标志,也不再惊慌失措,而是满脸冷笑着道:“要是在不放过我们,到时候你们两个都得死。”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