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静静的将那个音频听完之后,整个人的怒火无处宣泄。

“真是岂有此理!”

没错!

我给她看的就是邵树德敲诈纺织大王吴汉涛的事情。

这女人出身一看就不简单,她现在身上的怒火,能够将整片青青草原都给烧了。

“我到时候亲口问问,谁借给他们的胆子,让他们这么做!”

她掏出手机,要质问自己的下属。

我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明摆着就是要打草惊蛇。

“你先不要打电话给他们,就算你现在去问,他们也不会说,还让他们有了一个警惕的心理!”

我的话让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随后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办?”

“你可以试着让你的手下上交前三天的生产,以及维修数据!有没有破绽一目了然!”

我给她指了一条明路,她也遵从了我的意见。

她马上打电话给自己属下,语气就像往常一般轻松,她开着都是免提。

“把前三天的生产以及维修数据做一份报表,交到我的邮箱。”

“这,这几天的身长比较忙,可能没有空!”

那边的话拖延了很长,这支支吾吾的话语,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再怎么忙,抽个时间做个报表的时间总会有吧。”

玛丽娜说道,语气依旧十分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可是我们这几天真的很忙,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任务,可能这个报表做不出来!”

那个人的话语显得有些心虚,这句话更是问题重重。

如果说忙,那有时候真的很忙,但是又说忙得连个做报表的人都找不出来,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办事就要根据利落,不喜欢拖拖拉拉!”

“可是,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说了算!”

“你说什么?”

娜丽娜震惊不已,她怒问自己的另外一个手下,“究竟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不然的话,你知道我做事的手段!”

那个手下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楚,更多的是逃避现实和问题,“我们这边都没什么问题,你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

“什么叫我不用操那么多心?”

马丽娜气得肝儿都快炸了,恨不得隔着电话线直接穿过去。

“你最好把事情我说清楚了!”

“嘟嘟。”

等待她的并不是回应,而是已经挂断了电话。

不仅仅是玛丽娜,就连站在旁边的我都已经意外极了。

在这个年头,有哪个手下胆大到敢挂上司的电话?

“真是岂有此理,我这几天对于那边管理稍微松了一点,就无法无天了!”

“那边可能已经被腐蚀或者架空了,你在这边生闷气也没有用,毕竟你现在的下属在那边说话无足轻重!”

虽然我很不想打击她,但是我说的确实是实话。

她将手机打开,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内心深处好像做了一番挣扎,直接说的,“看来我也只能打电话给我的父亲了!”

我就坐在他的旁边,刚开始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可是当听见她和她父亲谈话的内容,我瞬间不淡定了。

这家伙的父亲竟然是春田工业部的董事长。

“喂,父亲,是我丽娜!”

她的声音简直比刚才柔和了好几个度,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我看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我跟你说,您让我下来体验生活,本来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谁知道那几个蠢货。”

我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家伙撒起娇来简直要人性命。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