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真正已完结大完美主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一条小街,按照故事背景,位于城市的郊区,不见高楼大厦,也不见商业繁华,一辆辆从结尾开入环城公路进入城市的公交车,将这里的人带进高楼大厦的商业繁华。

  小街组成的区域,不需要这些。

  遗失之城的商业街,被圈起来一片区域,按照这里的商业氛围,这片区域也该是旅游商品贩卖的商铺。

  猜对了一半,这里会有一条小街是商铺,但在小街的后面,将会是一片看似民居的旅游客栈和出租小院,温泉水入户,你可以坐在屋顶区域,望着远处的遗失之城或是另一侧的大商圈,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喝一杯清茶,手捧着一本闲书,在这里享受度假等待着自己的门票排到。

  没有对外开放的正片区域,早已经修建完毕,里面的小街上已经热闹起来,可看到家家商铺都开业了,为了拍戏里面暂时还不是为了旅游而开设的商铺,而是一个正常聚集区的小街,里面有小超市,有五金店,有杂货店,有熟食店,有蔬菜水果店,如同各个城市下面乡镇的主街一样,都是为了周遭民众生活必需品所存在的商铺,像是什么移动啊,银行啊,服装店啊,餐馆啊,在这里,基本都不会以过多的重复存在,市场没有那么大,竞争惨烈的程度会以快速的胜败来结束过多数量的存在。那些未来的客栈和出租小院,现在建成的是为了配合拍戏的人家。

  这里,是《入殓师》的主场景之一,入殓师陈彬一家居住的城郊小街。

  在远处,还专门搭建了一个殡仪馆,这个殡仪馆不是全部实体搭建,外部能够利用拍摄,内部部分场景可以用来拍摄,当影片拍摄结束之后,这个场景将会被完全拆除。

  在靠近街边的一户‘住宅’内,陈昊和徐静蕾,正在‘布置’他们的家,尽管家里面还有其他人,但真正的戏多数都发生在两人之间。

  陈彬这个角色,私下一个人工作时、外面社交、家里面对家人、房间内面对妻子,是四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他不想用非常强烈的那种画面冲突和情感爆发来表现在和四种不同的状态,那是人格分裂,他要表达的是一个男人对自己生活的游戏状态。

  徐静蕾看了最新的剧本,她对自己居住的家,有了更多的要求,因为她感受到了剧本的力量,她希望亲手将这个家的每一个点都布置出来,以配合剧本该去呈现出来的感觉,也符合她的一些拍摄习惯。那种释放出来的阴霾感觉,也难怪陈昊说这片子不适合在内地上映,它不是靠画面里的撕裂和暴露来搏眼球,有一场戏,是穿插在剧情里一场很普通的家庭气氛,看到这场戏新剧本的时候,徐静蕾就觉得有一种冰冷的惊悚感。

  “这里加两件奢侈品的衣服,房间里我要放两个包包。”

  “梳妆台这里,要有两套化妆品,一个整套是摆在家里的普通品牌化妆品,还要有一些适合外出临时补妆放在包里的化妆品,香奈儿或是迪奥之类的。”

  “我们拍摄一套婚纱照,我希望在拍摄的时候会有一组镜头是能够直接拍到挂在墙上婚纱照和大部分床景。”

  “厨房和整个客厅,我要特别的干净,家里的所有摆设都要规矩争气有条不紊,尤其是从进门开始到客厅的会客区,要透着这家人的生活品质,老人房跟儿童房换一下位置,要让在客厅的人,无法看到开门老人房内的一切。”

  “我还是喜欢地板,要纯实木的,踩踏上面的感觉跟瓷砖是不一样的。”

  “院子里,是花草和植被,是漂亮而不是实用,没有老人喜欢种植的家用小蔬菜。”

  徐静蕾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一天的时间,不断的跟剧组工作人员提出要求,不管后期由谁去执行去做效果,她只看效果,已经习惯了陈昊剧组就是这样万事俱备感觉的工作人员,丝毫不会觉得她的要求过份或是过多,细节从来都是最被重视的,拍摄到家庭场景,如果不是必须乱,那在桌子上或是电视上有一些灰尘,工作人员都要被扣除相应的奖金。

  同样也是成功导演,且算得上是内地最成功几个女导演之一的徐静蕾,对细节和大局的把控,可不光是有演员的角度,在现场也非常有气场,当陈昊在这个家不说话的时候,也正应了剧本中两人关系的定位,所以徐静蕾也是当仁不让。

  能让当初燕京这帮老炮儿都称之为摇滚果儿里面范儿最正的,到了这个年纪的她,早已修成正身,想要疯起来拍一部戏,那绝对是疯狂的投入其中,不管因果,不论收益,从看到《入殓师》的喜欢,到后来越发平淡中黑化的剧本,彻底的吸引到她,她已经过了靠着很激烈戏份来彰显自己演技的年纪,这部戏她的戏份基本都是家长里短,可就是这家长里短之中,几乎可以满足一个女演员对飚戏的所有追求。

  各种戏份,你可以尽情的展示,你可以尽情的挥洒才情。

  “这里,入门的地方要放一个衣架,这个衣架是专属于男主人的,他在拖鞋从院子里进入房间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和帽子都要悬挂在这里,不能穿进屋子里,用刘淼(徐静蕾的角色)思维模式,她不喜欢丈夫身上带回来的味道。”老徐抱着臂膀,站在门口,良久之后,再次开口。

  《入殓师》马上开拍了,很多人都很关注,作为好友的小钢炮出现在了现场,陈昊知道他是最合适来的一个人,至于他是为了自己而来还是为了替某个人看看老徐的戏,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以陈昊的年纪,那都属于上一辈的故事和传说了,他能够打听到事实的真相,只是懒得去扫听,那种没事去探听别人隐私的行为他不喜欢干。

  有些时候打听别人的事情是为了做到自己心中有数,但以他而言不需要,混迹到如今,足够资本能够让自己坦然面对任何人傲然而立,圈子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别到我这玩,真弄急了,掀了你们这些老家伙的面子,到时候满地找尴尬的可是你们。

  “喝酒?”

  “喝酒。”

  都是老朋友,打声招呼又到了饭店,喝多了这里酒店直接睡觉,也不用去什么餐厅,找一个客房,让人搬来一张桌子,大家椅子一拉,吃什么不重要,喝的也不需要是好的,小二就可以,要的是一个谈话的气氛。

  “这部戏,会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单元竞争?”老徐的豪爽,素来都是公认的,上来就举杯敬酒,面对着陈昊,直接道出心中所想。

  陈昊点头。

  “来,为了越来越冷的剧本,干一杯。”老徐举起酒杯。

  一旁看着剧本的小钢炮,此时也抬起头,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是值得干一杯,昊子,你这剧本,可是太狠了,这么演百分百国内是没有办法上映了,你真舍得?”

  自己说完,旋即想到了什么摇头苦笑,举着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算我说错话了。”

  什么舍得不舍得的,他敢拍这片子,连自己的形象都完全颠覆了,甚至会让一些女粉丝对他产生惧怕,还会不舍得一些票房收益吗?况且以他的影响力,这部片子故意以小成本拍摄,到时候在美国上映也不会遭受到很大的阻碍,有海外的票房撑着,他这投资额度,哪怕就只是在香江上映,收回成本都毫无压力可言。

  喝了一杯酒的小钢炮,点了一支烟:“狠啊,你小子是真敢写啊,我的《一九四二》够狠了,但那有历史的衬托,你这就只是一个家庭的小圈子,你都能玩这么狠,我都有些迫不及待要看了,内部的点映时候,别忘了喊我一声。”

  徐静蕾有同感,她刚才跟小钢炮也聊到了一段剧情,作为专业演员,她到没有心理压力去演,也不会觉得那样对自己形象有损,况且那段戏最后看似带有侮-辱的戏份,并不是那一段戏的重点。

  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份不普通的工作,一座城市的城郊。

  陈彬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几口人全靠着他做入殓师的收入生活,名气和实力,让他总是能够接到一些大活儿,譬如对一些车祸或是意外死亡的尸体做最后的‘休整’,他工作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人,在阴暗冰冷的房间内,工作之余,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在工作的地方没什么人,也没有什么社交的圈子,每天就是两点一线,家里,单位。

  就是这样一个人,从事着这样一种让人看着心里就打怵的工作,又是那么的沉默寡言不与人接触,该是大家眼中孤僻的存在。

  完全不是,从单位的同事到家周遭的邻里,虽说不与他深入接触,但每当碰面时,都会得到他一个很热情的笑容,会跟你主动打招呼,让你对他的认知虽说很浅薄,但印象却非常好。

  再加上,他有一个社交高手且贤惠之名传遍乡邻的妻子……

  

章节目录

大完美主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昊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昊弟并收藏大完美主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