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真正已完结大完美主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手机,一个烧油打火机,一把小刀,一根油笔,一个不太灵光的手电筒,两根发光的荧光棒,身上带着的抗焦躁的药物,一个扁酒壶。

  在《活埋》这部戏中,并不是只有手机和打火机,笨拙残忍的绑架案,还是给了男主人公足够的信息和‘帮助’,所有的东西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所有的东西在你觉得它是希望的道具时,最后到会觉得那是让人绝望的道具。

  当希望一次次的被点燃又一次次的破灭,一个普通人的承受能力被彻底的摧毁。而最开始出来就被诠释为绝望的手机,反倒是最后的一点点希望,当生命已经没有了任何保障的时候,当最后的时刻家人来电,绝望和生命的幻灭似乎已经没有时间去经过大脑,那一刻,或许是极度深渊下的一抹希望,至少,我在这里死亡,还有人知道。

  陈昊最喜欢的设定是棺材里的三种光源,打火机,荧光棒和手电筒。

  打火机诠释了迷茫和绝望。

  荧光棒则给予稳定的希望。

  手电筒就如同它的不稳定一样,始终作为转折让你徘徊在绝望和希望之间。

  一次次的幻灭,一次次的遭遇打击,一次次的又燃起希望,当那条蛇被烧跑,等于是绝望的打火机拥有了希望的作用,而稳定的希望荧光棒,却只能在火焰中被烧得融化失去作用,至于那不太灵光的手电筒,它从来都不曾真正拥有自己的作用。

  那条蛇的出现也不是无端放矢,首先就一定程度解释了这环境内的氧气状态,还会断断续续进来一些,不然男主人公也不会活那么长的时间。同时这蛇的寓意也很大,每一个观众在它的身上看到的都是不同的感受,陈昊自己觉得,在那一刻,在男主角害怕之余,当他看到蛇通过缝隙离开的时候,那一瞬间心中的想法该是羡慕的,人羡慕一条蛇——太多太多的人生活在绝望的空间束缚里,只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罢了,这部电影是一个埋在地下的棺材,现实生活中呢?

  养精蓄锐的到达片场之后,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位,这是第一次大家主动的全部提前到场,他们为陈昊准备了一个小小的仪式,一部这样的电影,男主角的表现能够占到整部影片的99%,他要撑起大家对这部戏的所有想象空间,光是拍这样片子的勇气就值得大家竖起大拇指。

  他不是没出名的小演员,不是急需要证明自己的演员,他拥有着空前的成功地位,完全不需要冒这样的险,这样一个剧本,要说能带给他多么大的成功,并没有一个准确的估量值,放在别人身上尚且还有一搏的概率,放在他的身上就失去了其中的价值,安稳的拍摄《银河》系列不好吗?去将《三体》系列展开不好吗?那更稳妥,名利双收,谁都知道这两个系列未来会带给他更多的荣誉,小李子都憋着劲要在《银河》系列去跟陈昊争一争影帝,陈先生又何苦在一部小制作里面去冒险获得一些什么呢?

  这片子如果拍失败了,如果达不到观众的预期,别人可能用这部片子成名,像是丁俊这样的编剧和导演,观众对他的期待值没有那么高,标准之上就值得当作新星去对待,陈昊呢?不达到极致的好,就无法满足观众的期待值,说滑铁卢不至于,不是成功的作品不符合你的地位,风险与收益比无法达到平衡,去做完全不值当。

  身边的人有这样的质疑,如果不是有七天拍完一部电影的噱头,相信在立项的最初就会有人劝他,陈昊自己并不觉得如何,他也并不在意那些所谓的名望,我喜欢这部戏,喜欢这个角色,喜欢这样的挑战,说七天拍完那是怕太过惊世骇俗,如果不需要连续的更换环境去拍摄,他更愿意更俗所有人,我要一气呵成将这部片子拍出来。

  所有的戏份,都在我的脑子里,所有的表演方式也都在我的心里,现场提前这么多天准备,该有的东西都已经有了,高难度的表演对我而言是难度吗?

  换上了T恤,一条破就爱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帆布鞋,从上到下的装束打扮,首先就符合一个卡车司机的定位,但凡是能够在本土生活不错的人,哪里会跑到这样的地方来卖命,剧中跟公司的那一段对话,当最后男主角问道:“我被放在这里了吗?”对方人事主管关闭了录音之后的那一句对不起,将这样一个小人物的状态展示得淋漓尽致,而对不起这三个字,也贯穿了整部戏的后半段。

  现场很静,陈昊先让自己在拍摄的棺材里躺了十几分钟,让身上因为摩擦而多了一些褶皱的感觉,也让自己的头发、面部和手臂多一些汗渍泥土混杂的感觉。

  各种角度的棺材,有没有顶的,有没有前后板的,有没有左右板的,光是这样的棺材就有五个,更不要说还要一些特殊的棺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特殊的拍摄角度,而陈昊将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不断在这样的环境里转换去配合拍摄。

  好在环境里的光源始终是对着他的面部和上半身,周遭照到的时候并不太多,只有五个人的环境复制团队足以完成任务。

  陈昊在一个棺材内让内部有了一点变化,他们五个人需要马上安排人在其它的场景内复制出完全一样的变化,譬如说男主角写下的文字和电话号码,他将物品损坏后的放置位置,他不需要刻意去注意这些事,复制团队要将这一切弄好。

  电影零容忍穿帮,一直以来陈昊都是这个风格,他不允许自己的电影里出现穿帮镜头,不管是技术层面还是人为层面,都不允许出现那样的画面。

  所以在他的电影剧组内,总是会有一帮人,做的工作就是场景复原和素材找茬,一遍遍的工序确保不会出现穿帮镜头。

  工具也是一样,现场的工具都准备了几套,全部都是一样的东西,陈昊在棺材准备完毕之后,出来被人将手绑上,将嘴也塞上,这个时候有人过来细致的给他照相,主要是整个头部和颈部的状态,他们要确保他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人物的变化是连续的,不会出现上一个镜头额头蹭了一下,下一个镜头那里又没有任何伤痕,在戏中有两次,他需要在棺材里前后移动换方向,也是在这过程中,他的头部面部都要发生变化,让整部戏不至于是单纯的脸谱,让单人的‘舞台剧’又更多的变化。

  丁俊曾经提议,是否可以让电话通话的几个角色,邀请一些声音具有很强辨识度的演员来‘客串’,想法被陈昊给婉拒了,他想要单纯就拼一回演技,就让自己成为绝对的视觉中心,一丝一毫不愿意被别人分走一点观众的注意力,之前的电影就总有人诟病你陈昊就只会堆积明星,这一次我不堆积了。

  本来公司人事主管、营救的联系人、绑匪是可以用声音做出比较有特点的人物设定,陈昊放弃一切加分的选项,就从最基础做起,从每一场戏做起,这一次的拍摄丁俊这个导演可以很舒服,他可以沿着剧本,一路拍下去,不用担心主角太大牌不愿意总是切换环境拍摄,要集中在一个‘棺材’内拍摄这个‘棺材’的戏份,那样演员是舒服一些,后期剪辑也舒服一些,但整个状态却不是陈昊想要的,他更不想有任何穿帮的可能。

  只有自己一个演员,这样的戏份穿帮就只有两个地方,要么拍摄的时候拍穿了这不是一个密封的棺材,要么穿帮就出现在演员的身上。

  将情绪一路延续下去,能够更好的发挥,一个人的独角戏,陈昊的目标很大,他要完成自己200%的实力展示,要让这一次的表演惊艳全世界,要一次次的提升影帝的获取难度,以后纵然有自己不参加的一届,你们颁给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大批的人说实力不够,对不起了所有的男演员们,跟我生存在同一个时代是你们的悲哀。

  准备好了,所有的人都准备到位,陈昊进入到棺材内,刚开始的戏份,一片黑暗中,整个影片开始以分钟论的黑暗剧情,要不是对这电影有期待的人,估摸着会觉得电影院的大荧幕是不是坏了,或是拷贝的带子出现了问题,怎么一直是黑的。

  声音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出来,刚开始醒过来挪动身体的动静,包括嘴被勒住不能喊出来的呜呜状态,以及努力喘息的状态,都要在黑暗中完成,这一段丁俊敢于大胆的使用,他很清楚有陈昊这个金字招牌,别说两分钟的黑暗,再延长一段时间,到时候电影院的现场也不会真正嘈杂的议论愤怒起来。

  一瞬间的光亮出现,半张脸,那眼眸内的状态,那面部的抽搐……

  从开拍,这所有的戏份,一气呵成,到陈昊真的自己点燃了打火机,那一瞬间,站在监视器后面的人,都不禁身体一颤,绝了,看的人都体会到了此时此刻男主角的心理状态。

  

章节目录

大完美主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昊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昊弟并收藏大完美主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