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沈宴被萧钺关在海棠苑中,身边只留了柳儿。

上元节那天,柳儿做了盏很漂亮的荷花灯,提着灯问她:“王妃,您可有什么心愿要写?”

沈宴呆怔了片刻。

心愿啊……未嫁之前,她的心愿是嫁给他;嫁给他之后,她的心愿,是成全他。

因为太爱,她这辈子,已经为他失去了很多东西。

沈宴摇了摇头,继续缝纳手中的虎头鞋。

算算日子,孩子应该出生在秋季,万木凋零的时候,而他的母亲,也会在那时死去。她什么都不能给他留下,唯有趁着少有的清醒多纳几双鞋,多缝几件小衣服……

柳儿放下灯,端了点心来:“王妃您多吃点,您怀了身子反而越来越瘦,好看是好看,但再这样瘦下去奴婢可真要担心了……”

担心什么?

担心生不下来吗?

沈宴笑笑,又想起那日师兄留给她的字:“瓜未熟,蒂已枯。意除雌蛊,必先剖腹。”

本来就是生不下来的。

剖腹啊……

看来,还需要找个会剖腹的人在身边。

她心中思量着,身体传来一阵蚀骨的疼痛,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躺下,尽量让声音保持平稳:“柳儿,我歇一会。”

门被带上,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人。

随着胎儿一日日长大,长生蛊的反噬也越来越频繁,从最开始的几日一次,到现在的一日几次,而每次疼痛过后,她会昏迷大半个时辰,清醒的时间更少。

因为浑噩,连带着,记忆也受到了影响。不过半个多月没见萧钺,她甚至快记不起他的脸。

沈宴闭着眼,逐渐在疼痛中睡去。

而芙蓉苑里,此时却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温良没了往日的柔弱恬淡,神情显得狰狞:“那个贱人是真怀孕了?”

林太医点头,并没有因为温良此时的表情而显得畏惧。

昏暗的室内,女人渐渐攥紧手中的巾帕:“算她命大!不过,她有命怀就怕没命生。明日你再给我开几副那药,小产的事要做的像,不能让王爷起疑。”

林太医应声是,收拾药箱出去。

刚转出芙蓉苑,便遇到萧钺。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