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苑里死气沉沉的。

连那几株腊梅也没人打理,长得乱七八糟。

萧钺皱眉,有些不悦。

他还记得当初那女人进门时是怎样胡搅蛮缠的种了这几株腊梅,却没想到就是这样对待的。果然是只能听听而已,那女人的话,几分是真的?

他抬脚,带着不耐走进去。

没有人来迎接,他推开门,依旧死气沉沉,或者说,更加的死气沉沉。

那个丫鬟呢?

不是留了个丫鬟看护她,怎么没人在?

萧钺越加的生气,直接迈步向里,因为觉得房间内憋闷,连门也不关,敞开着。

转过一架屏风,塌上,女人沉沉睡着。他拧眉,咳了几声,走路也加重了脚步,但那女人还在睡着。怀了孕的女人都是这样吗?

站在几米外看她,似乎,也不都是这样的。至少跟别人相比,她怀孕反而更瘦了,衬得鼓起来的肚子像球,越发丑陋。

不想再看,转身出去。

柳儿喜滋滋拿了盏花灯进来,看到他,吓得将花灯往身后一藏,跪了下去:“王爷。”

他顿住脚,瞥了几眼那花灯。

因为眼力很好,所以,一眼便看到了其上的字:“今日陈三愿,一愿君千岁,二愿妾长安,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心蓦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些微的疼,些微的涩,想要细细品味,却很快又不见了。

萧钺俯身拿过那花灯:“是王妃写的?”

柳儿点点头。也不算是假话,哪年王妃放的花灯上不是这几句?王妃就是太傻了,这么多年在背后做的事,一件都不给王爷看见。

萧钺拿着灯的手迟疑一瞬,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在书房忙了许久,再抬头,已经是入夜。

外头,有人轻轻叩了叩门:“王爷,温侧妃请您过去。”

他顿了顿,想到她前不久才没了孩子,便起身推门出来。

*

芙蓉苑里。

沈宴面色冷漠,看着面前的温良,听着她嘴中说出的话。

“沈姐姐,你当真给我下毒了吗?”

“我明明没中毒,姐姐却承认了,咯咯,为什么?为了保护你肚子里的孩子?”

她说着,上前一步,手抚在沈宴隆起的肚皮上:“这,就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呢?真是可惜,今晚……它就要没了。”

第一个孩子?

沈宴脸色剧变,看着面前的女人:“温良,你没怀孕?你、到底想做什么?”

看到她终于变了脸色,温良显得有些高兴。她最是讨厌沈宴的平静淡然,现在,终于也能看到她这样。

“做什么?应该是我问姐姐你啊!姐姐你……想做什么?!”笑容越发诡异。

什么意思?

沈宴还未回神,但紧接着,“噗通”一声传来,面前,已经没了温良的影子。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