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

谁死了?

萧钺看着她,一时没回过神。

倒是站在柳儿身后的管家,被她这话震得瞪大眼,神情惊骇:“什么?!萧王妃死了?!”

萧王妃,沈宴,死了?

萧钺听着这话,唇边露出一丝冷笑。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沈宴那样的祸害,仅仅掉了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死?!

再说,沈宴是谁?沈家的女儿、沈征的孙女,她会死?怎么可能!

冷哼一声,他绕过两人,大步往海棠苑而去。死没死,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海棠苑里,静悄悄的。

门半掩着,踢开,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萧钺皱了皱眉,大步迈进去。身后,管家跌跌撞撞的跟上,拽着一瘸一拐、狼狈不堪的柳儿。

进了沈宴的卧房,环顾一圈,连帘帐也掀开,萧钺脸上的讥讽之色愈浓:“她死了,尸体呢?”

柳儿被问的怔住,眼珠通红,看向床上。

那里、空荡荡的!

王妃的尸体不见了!

可……她明明亲眼看着王妃死在自己的面前、就在这,可……尸体呢?怎么会不见了?!她颤颤指着床上,染血的被褥还在:“就在这、在这……”

话未说完,“扔出去!”萧钺再也不想看她演戏,冷斥一声,迈步出去。

苑外的几株梅树长相越发枯败。他路过时抽出腰间的软剑,轻轻往上面一扫,长了七年的腊梅便这样被拦腰截断。

落在地上,连响动都没有发出。

“薛胜,你即刻派人去通知刑部和大理寺,无论如何,三日之内找到她,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

“是!”

在萧钺的施压下,仅仅半日,萧王妃沈宴失踪的事便闹得京兆满城风雨。

街道上,一队队官兵来回搜查着,馆驿、客栈、茶楼、酒肆,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甚至,连青楼,他们都没有放过。

而他们要找的人,此时,却躺在距离萧王府不过半柱香脚程的小院内,面色惨白、气息微弱。

“沈宴,你当真决定要这样做?”一个相貌平凡的男子,站在她面前。

这是她的师兄,沈成青。如当年一样,他还是那样老气横秋的模样,做事一板一眼、让人不喜。但现在,她能求的,除了他,算算竟然再无旁人。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