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王府内,噤若寒蝉。

只因为今日的萧王府内,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萧钺的叔父,晋阳王,萧谨言。

看着一脸怒色的晋阳王,萧钺的神情冷淡:“王叔今日怎么有闲心,来管本王的私事?还是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

被他这话一怼,晋阳王立时气得将手重重往桌案上一拍:“不相干的人?!”

因为用力过大,桌案上放着的茶水都被拍得震颤、洒落。

他却不管,继续呵斥:“萧钺,你的命是沈家人救的、是沈宴救的!如今、你却绑了沈家的人,用他们逼沈宴出来,这像话吗?!”

听到这话,萧钺冷笑一声,毫不退让:“有何不像话?”

“本王是承过沈家的恩,但那恩,是本王用萧王妃的位子换来的!如今、沈宴意图谋害本王的子嗣、加害本王的侧妃,沈家人要帮她逃脱,本王追究又有何不妥?!”

“一个沈家,没想到王叔这么记挂!”

“难不成、您还没忘了那个背信弃义的女人?”

被戳到痛处,萧谨言猛地站起身。他是喜欢过沈宴的母亲、但,这和他今日来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侄子,这么一错再错下去。

“萧钺,”他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又睁开,语气放软:“你不是最厌恶沈宴吗?如今,她自己识相,你便刚好趁此机会将她休了。”

“又何必再费心思找她?!”

看着自己的叔父,萧钺的拳头攥紧,嘴角露出一丝冷嘲。

“本王睡过的女人,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本王的府中!此事是本王的私事,王叔,最好别再插手了!”

那个女人,还真是本事大!竟然能让自己的王叔做说客!

她想从此后跟别的男人、安度余生?做梦!

他脸上的杀意越来越重,萧谨言怔怔的看着,突然,觉得心中一股酸痛。

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他闭上眼睛:“萧钺,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萧钺冷笑,在他的生命中,后悔二字,从来都不存在。

更何况,是为了她。

“她配吗!”

留下最后一句话,萧钺转身出去。

看着逐渐远去的男子身影,萧谨言深深地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