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如麻袋般,随着马儿狂奔颠簸着,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沈宴只能用力扣住马鞍。

但一次又一次的颠簸,她胸前的伤口似乎正在快速裂开:“萧钺……”想让他慢点,但一张口,灌入喉间的都是冷风。

萧钺斜眼瞥了一眼马上的女人,扬鞭,故意将马儿催得更快。

渐渐的,沈宴扣着马鞍的手越来越无力,神色仓皇的哀求:“慢一点……萧钺,求你……慢一点……”

慢?

萧钺挑眉,正欲再加快速度,眼角余光一瞥,却猛地瞥到女子滑落的手,伴随着一声惊叫,沈宴的身子,直直从马上摔了下去!

该死的!

急勒住马缰,不待马儿停下,萧钺便纵身跃下来。

因为跌落的太急,沈宴的身子咕噜噜的,竟然连滚了好几丈。

萧钺大步走过去,伸手,将她从地上捞起来:“别以为这样就能……”逃字还未出口,他只觉手心一片黏热,移开一看,竟然是血!

她……流血了?

鲜红的血,温热的黏在手心,萧钺喉咙发干,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骨头似散了架,伤口裂开,沈宴再也压不住喉间的那一抹腥甜,仰头,吐出一口血来。

没有任何防备……

半拎着她身子的萧钺被吐了一身,艳红的血喷洒在衣袍,沈宴慌张地伸手:“萧钺……我……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衣裳。”

心脏钝痛。

似乎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心,使劲捏紧再捏紧,莫名的,一阵恐慌袭来。

萧钺抬起沈宴的脸:“该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被他一吼,沈宴抬起头,看到他眼中的猩红色,竟然错觉其中有几分担心。但……怎么可能?

沈宴的手按在心口,嘴角尚有血迹,却无力地对他一笑:“对不起……萧钺,我……弄脏了你的衣裳。”

这女人!

该死的、她身上在流血、嘴中在吐血、都这样了,却还只记得弄脏了他的衣裳。

萧钺对身后跟上的一众暗卫喝斥:“都死了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太医!”

请……请太医。

暗卫们匆匆领命而去,萧钺抱着沈宴的身子一路狂奔,这一刻,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个女人的脸,一遍遍在他脑海中回旋。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