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萧钺忘了,他是人、不是神。

不是他说了沈宴不会死,沈宴,便真的不会死……

*

自从那日吐血昏迷后,沈宴的身体,便像海棠苑里那几株被砍断的梅树一样,迅速地枯萎下去。

与此同时,萧钺的脸色也一日沉过一日。

直到第七日,当林太医将最后一根银针从沈宴体内拔出时,萧钺终于忍不住一掌拍碎了面前的几案:“你们这些废物!”

“不是太医吗?不是一个个的都是神医妙手吗?怎么这时候、连她为何吐血也查不出来?!”

林太医等慌忙跪在地上:“王爷,实在是……实在是从脉相上看,王妃的身子并无不妥之处啊!”

“那她为何还不醒?”

“那她为何气息越来越弱?!”

两句话,问的众太医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温良在旁见此,不由得捏紧手中的帕子。这几日,沈宴那小贱人虽然一直昏睡着,但却没有死,反而勾得萧钺对她越发上心了!

算算,他已经有月余未去过自己的屋子。却日日守着沈宴……

上前一步,扯住萧钺的胳膊:“阿萧,诸位太医们也尽力了,兴许……沈姐姐还需要些时日才能苏醒,你切莫太过着急。”

“实在不行……阿萧可以先将那位沈成青找来,他是沈家人,和沈姐姐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又关系甚好,否则当日也不会那样救沈姐姐出去。想必,他对沈姐姐的情况应该多有了解……”

萧钺的眉心猛地一跳。

又是沈成青……

其实,温良的话说的不错,他也派人去追查了沈成青。但,温良这样的话,实在是说了太多次,多的,让他心里不由得生出怀疑……

眼神锐利地看向温良,被他那双深沉的眸子盯着,温良下意识一惊:“阿萧?怎么……我……说错什么了么?”

她不安的闪躲。

萧钺的眉头又是一跳。温良,是故意的!

心里猛地窜上这样一个念头,故意在自己面前一遍又一遍提起沈成青、故意一遍遍提醒自己沈成青与沈宴的关系,温良,是想激怒自己?

又想到昨日沈宴身上被泼的那半碗黏糊糊的药汁,萧钺心中止不住发冷。

究竟何时,他的温良……也变得如此陌生了?

“阿萧……?”温良又怯怯地唤了他一句。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