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萧钺恍惚才行了半刻,一个声音,便从身后传来。

是柳儿。

她跪在地上,眼神戚戚地看向他:“王爷,刚刚有个叫香月的女子将奴婢从柴房里放了出来,还给了奴婢这些东西,她说让奴婢离开王府、她还说……我家王妃就要死了……”

颤抖着手,攥紧手中的包袱:“王爷,奴婢不走!奴婢只想知道,我家王妃到底怎么了?王爷!求您告诉奴婢,我家王妃她究竟怎么了?!”

萧钺的心又被狠狠扯开了一道口子。

沈宴,当真是为所有人都想好了退路,却唯独,封死了她自己。

伸手接过包袱打开。几钉碎银子、几张银票,还有,一封简短的书信。

“柳儿,此生恐无缘再为你寻一门良婿,寥寥银钱赠予。望你,余生安稳,喜乐顺遂。宴,书于,霜月十三。”

霜月十三啊……他与温良的大婚之日。原来从那么早,她就已经做好了坦然赴死的准备。

双眼,似乎有些酸涩。

面对小丫头最直白的叩问……王爷!求您告诉奴婢,我家王妃她究竟怎么了?!

怎么了……

是啊……她究竟怎么了?

萧钺深吸了口气,神情肃定:“她很好,本王不会让她有事。”

柳儿听着,含泪又将头磕下:“王爷,奴婢斗胆,求王爷日后对我家王妃好一些……奴婢知道,王爷不喜欢王妃,是觉得她抢了温侧妃的位子,挡了您与温侧妃的姻缘。可王爷,王妃她当真不是有意的!她根本不知您与温侧妃的情谊,否则当年,又怎会常常与温侧妃谈起您?!”

她说着,掏出一个荷包:“王爷您看,这是我家王妃以前亲手为您绣的。很丑,是不是?却是她第一次做出的针线。”

看到荷包,萧钺的瞳孔猛地一缩。

一把抢过,反复查看:“你说、这是沈宴的?!”

柳儿一愣,旋即:“是,王爷。奴婢还记得那是一年狩猎,王妃再回来,手中就多了这个荷包,她还总是问奴婢是不是真的很丑……”

捏着荷包,萧钺的手,在颤抖。

眼眸内,一片慌乱。

柳儿却还在说:“当年,温侧妃是真的没有与王妃提起过您,若是知道温侧妃与王爷的情谊,无论如何,王妃也不会那样做的……”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