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眼看到手中的荷包,这是当年,她绣给他的。小小的女孩子尚还不会针线,只知道若女子有了心仪之人便应为他做个荷包表达自己的心意……

犹记得,她小小的粉嘟嘟的脸带着羞涩笑意:“阿萧,这个……好看吗。”

当时的他,怎么说的呢?

因为不知她心意,还以为是她身边的丫鬟做的,只是嫌弃的一瞥,揉了揉她的脑袋:“丑死了,改日我让身边的嬷嬷做个送你,比这个可好看多了……”

直到后来,他才恍然大悟……也曾问过温良,问她关于这个荷包的事,她说因为他说丑她便丢了,当时的他还好生惋惜了一阵子。可现在……

他觉得脑海中嗡嗡在响,身子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王爷!”柳儿疾呼,却见他一转身席卷着怒意而去。

要去找温良!要去找她问清楚,这荷包……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又是不是当年的女孩儿?心中尚存着一丝侥幸,希望柳儿说的是假的,一切都是沈宴安排的谎话,但为何、心中有个声音在叫嚣:蠢货!你这个蠢货!

猛地推开芙蓉苑的门,“哐当”一声,惊扰了一院的丫鬟婢女。

冲到房内,厉喝一声:“都滚出去。”眼睛,却直直盯着坐着的温良。

温良的面色依旧不好,看到他这样暴怒的冲进来,身子微一颤抖。房内,丫鬟婢女们忙吓得退下,不过片刻,便只留下了萧钺和温良二人。

他捏着荷包的手,用力到泛白,却一把攥住温良的手腕:“温良,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当年丢掉的荷包?就是在狩猎场上、你说要送本王的那个绣了对鸳鸯的?”眼神看着她,甚至带着丝哀求。

温良的手腕被他攥得发疼,看着荷包的瞳孔猛缩,却还是强笑着:“是,就是它。阿萧,你从哪找到的?”

她强自做出惊喜的姿态,却看到,萧钺盯着她的目光渐渐寒意森然。

然后,紧接着,将她甩到地上:“你撒谎!”

当年,她根本没说这荷包是送他的!

更没有,在上面绣什么鸳鸯!她绣的是狼、因为他亲口说了要射杀头狼给她做大氅!

“阿萧,”温良仓皇地抬头,拽住他的衣袍:“你到底怎么了?阿萧,是不是什么人对你说了什么?你不要相信、她们、她们一定是嫉妒我……”这一刻,再也顾不得伪装。

章节目录

沈宴萧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天并收藏沈宴萧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