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外,李飞站在门口的台阶下面,大红灯笼亮着幽幽的光,他精瘦挺拔的身影悍然而立,两道剑眉飞扬,哪怕雨水从没了兜帽遮挡的头顶往衣服里灌,他刀削斧刻的面容毫无惧色,竟生出凛然的气势来。

林胜武带着人步步逼近,李飞眸光冷凝,从雨衣下面掏出同样被淋湿了的警官证举到众人眼前,声音严肃而干练,却并不是咄咄逼人的口吻,“我是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李飞,奉命来执行任务,大家不要误会。”

祠堂里,林胜文偶尔甩开警察堵住自己嘴的手,呼救的动静一声高过一声,林胜武凶悍中透着点吊儿郎当的无所谓,举起铁棍,另一端指向李飞,声音很凶,“我不管你是谁,把我弟弟放了!”

李飞毫无惧色,稳稳地挡在门前,满脸无动于衷,“希望你不要妨碍公务,配合警方的工作,我们必须带他走。”

林胜武冷笑一声,“你们凭什么抓他?”

“林胜文涉毒,我们有证据,请你们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林胜武不屑地挑挑嘴角,“是么?你有本事就把人带走,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怎么样。”他说着,手里的铁棍转了个方向,另一头又开始在地上有节奏地敲击,就好像是个口令一样,刚敲了几声,后面的村民们就开始有节奏地随着他的敲击声示威一般地齐声喊起来——

“放人!放人!放人!”

他们一边说一边更紧地逼过来,李飞见状收起警官证,抬手把怀里的手枪抽了出来,枪口直指林胜武,李飞在手枪后面眸光沉冷地高喝警告,“站住!再走一步就开枪了。”

林胜武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挑衅地扬扬眉毛,歪着脖子讥讽地斜睨着李飞,“开啊。没见过警察开枪射杀无辜平民呢,你打给我看看。”

他态度嚣张语气悠然,李飞双手握枪,脸色越发难看。如果这些人不受手枪的威胁,他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村民步步紧逼,李飞连连后退,眼看着后背都要贴在祠堂紧闭的大门上了,僵持中,一把略显苍老但底气很足的赫亮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唱和一般,高声喊道:“东叔到——”

原本火药味儿十足的对峙中,一声声要求警方放人的村民们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豆大雨点连成雨幕落地的声音显得格外嘈杂。李飞牢牢握着手枪,眸子微微一紧,看着原本对他合围的村民在这一声中,齐刷刷地让开了一条通路……

凶悍的林胜武回头看了一眼,当即也将犯横的气势一收,跟着众多村民一起恭恭敬敬地垂手退到一旁。李飞看着这个架势,越来越肯定心里的猜测,半晌后,他也把枪放下,暗自叹息了一声。

能有这种排场,能让塔寨村上上下下毕恭毕敬的,除了那位龙坪和东山的两届人大代表、塔寨村村支书、林氏家族现任族长林耀东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了。

果然,雨幕中,身后有人撑伞的林耀东排众而出。已经凌晨了,他身上改良的复古中山装却仍旧考究得体,上面连个褶皱都没有,虽然衣襟袖口也淋了雨,却也不见半点狼狈。鼻梁上架着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镜片后面,被岁月刻下痕迹的眼尾皱纹随着微微眯眼的动作而更深刻了一些,却显出了一点锋利又波澜不惊的气度来。

他站在人群最前面,看着台阶上的李飞,没说话,脸色沉和,看不出喜怒。

只是林耀东的名,都能让蔡永强忌惮着嘱咐李飞不要贸然行动,这会儿他实实在在地站在这里,李飞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僵持片刻后,他向前几步,没下台阶,却又把证件拿出来递了出去,“我是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李飞,我们正在执行公务。”

林耀东身后,给他打伞的那人李飞不认识,不过看面相跟林耀东有三分的相似,闻言先于林耀东,对李飞介绍道:“这是我们塔寨村的支书……”

“我知道。”李飞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不那么公事公办的死板,那人刚开了个头儿,他就自己径直跟林耀东打了招呼,“我认识您,林书记。”

“李警官,”林耀东慢慢开了口,很温和克制的口吻,声音低沉和煦却也掷地有声,“把你的枪收起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林耀东的面子是必须给的。李飞没什么好坚持的,点头收了枪,就听见他那不大却字字清晰的声音和缓地问他:“胜文做了什么,你们要抓他?”

李飞用尽量克制情绪的目光看了林胜武一眼,直截了当地对林耀东坦言,“制毒,贩毒。”

制毒贩毒。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从刚才到现在始终不动声色的林书记变了脸色。镜片下,沉和如夜色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有冷然又震惊的光一闪而过,他眯着眼睛,终于认真起来似的,仔仔细细打量李飞片刻,“你说的是真的?”

“我们有证据。” 李飞也不含糊,说着朝祠堂抬了抬下巴,“就在里面。”

“人也在里面?”

“在。”

林耀东慢慢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他长长出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似的沉郁,“让他们都出来吧。”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