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夜,李飞他们把林胜文带回禁毒大队,直接就铐进了讯问室。

办公室里有衣服,他俩也顾不上洗澡,把身上的水随便擦擦,换了衣服,转头也下楼去了讯问室。

摄像机一开,镜头对准椅子上那位现在还天不怕地不怕的林胜文,李飞从摄像机的小屏幕里看着他歪着脑袋犯着横,满脸不服不忿地呛声,“问吧,随便问。”

彼此对视一眼,宋杨走到林胜文面前,盯着他,正色道:“塔寨村是龙坪地区的禁毒模范村,村里但凡有人涉毒,全家都要被赶出村子,是真的吗?”

“废话。”林胜文冷哼一声,“林水伯就是因为吸毒被赶出村子的。”

“那你还敢干这个?”

林胜文露出挑衅的微笑,懒洋洋地抬抬眉毛,“别费劲了,你们没有证据,赶紧把我放了。”

李飞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地观察着林胜文,宋杨转身拿出已经导出文件的录音机,摆在林胜文面前,按下播放键。

就是盘锦姜队他们带过来的那段交易录音。

宋杨按下停止键,饶有兴致地看着林胜文。

林胜文脸色微变,努力装出一副茫然的表情,“给我听这个干吗?”

“别装了。”宋杨也是哼笑,“就凭这个,至少可以定你个贩毒,你信不信?”

林胜文眸光微微沉了几分,“你也别想诈我。这里哪个字儿提到毒了?就凭这个你定不了我的罪。”

“你情人住哪儿?”干脆而笃定的声音倏地插进来,坐在椅子上从进讯问室就没吭过声的李飞突然插话进来,没头没尾的这么一句,问得林胜文倏地愣了一下,“什么?”

李飞眸光冷定地看着他,问了一句之后又不吱声了,宋杨反应过来,接着问道:“问你养的情人住哪里?”

“我哪有什么情人。”林胜文原本带着点不羁不屑的眉宇间倏地有一瞬间明显的紧张,尽管他努力掩饰,可慌乱的遮掩反而更印证了缉毒警的猜测,宋杨从李飞前面的桌子抽屉里拿出笔记本和笔,“别不承认,你包养情人的事情在东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左右遮不住,林胜文干脆就直来直去地招了,他满不在乎地笑笑,仰着的脑袋跟只开屏的孔雀似的,“有又怎么样?养情人犯法么?”

“不犯法,费钱。”宋杨说着,把笔记本和笔都放到林胜文面前同样固定在地面的金属小桌板上,“把名字地址联系方式写下来,你情人的。别逼着我们去查。”

林胜文无奈拿过纸笔在上面写下名字和地址,宋杨看着纸条,挑高了眉毛揶揄,“龙城花园?一万多一平米,你哪来的钱养情人?”

林胜文老神在在地扔下笔靠回去,“好歹我还买得起房子养得起二奶。不像有的人,呵呵。你女朋友不是医院那个姓陈的护士么?不对,现在应该是前女友了。你还真是包一个,连个女人都看不住。在塔寨我就认出你了,给你留着面子。”

东山市本来就不大,家族式的村村寨寨又多,真要算起来,不少人都能攀上点沾亲带故的交情来。林胜文的嫂子蔡小玲跟宋杨的前女友陈珂是闺密,宋杨跟林胜文之间虽然没交情,但多少处在那种道听途说的微妙熟悉感里,宋杨出警六亲不认,别说是女朋友闺密的小叔子,就算是女朋友的爹,他也是敢先斩后奏的。

抓的时候没当回事没留情面,这会儿被当面戳穿还捡刺耳的话来打脸,宋杨就受不了了……他气得一把将林胜文从座位上拎起来,指着林胜文的鼻子,“你再说一遍?”

林胜文懒洋洋地任他拎着,不躲不避,更没有半点惧色地迎着他几乎在喷火的视线看了回去,“说你怎么了?你就是没出息啊。”一边说,还一边无赖地把脑袋往宋杨身前凑,“干什么?要打人啊,打啊,打!老实告诉你,我还就希望你们打我,打一下试试?”他慢悠悠地笑起来,声音很轻,满怀恶意,“告死你。”

什么都能说,就是不能说他搞不定陈珂,事情扯上陈珂,宋杨平时办案不带个人情感的冷静就通通灰飞烟灭,陈珂就是他的那根软肋,插在血肉里,又疼又甜蜜,他拿血肉养着护着跟她的感情,绝容不了外人来说三道四。林胜文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中戳了宋杨的逆鳞,眼看着他霎时怒火中烧的样子,几乎就完全失控了,举着拳头就要往自己脸上揍,林胜文都惊了……

他妈的,就没见过警察对着执法记录仪还敢抡拳头动手的!

但好歹宋杨的拳头没真的砸下来。

李飞猛地站起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宋杨,指了指旁边的摄像机,“歇会儿,跟这种人你置什么气?饿了,你出去看看街对面那家号称24小时营业的肠粉还开着吗?开着就买点回来,别让盘锦的同志跟着我们挨饿。这儿交给我。”

李飞把宋杨劝走,说事情交给他,但实际上,从宋杨走出这间讯问室开始,李飞连看都没看林胜文一眼。

他的关注点都在他的手机游戏上,手机没静音他也没戴耳机,游戏打斗的配音里一会儿是什么“Triple kill”之类的外语,一会儿又是什么“敬请吩咐妲己,主人”,要不是叮咯咙咚呛的打斗音效太明显了,林胜文甚至都要以为他在对着执法记录仪玩什么让人血脉贲张的不雅游戏了……

这还不算,一个警察,窝在椅子上没正形儿地一只脚甚至蜷起来蹬在了桌沿上,一脸比他这个嫌疑人都吊儿郎当的样,林胜文等了半天,越等越不耐,听着那乱七八糟吵闹不休的游戏背景音更加烦躁,忍了又忍,终于在墙上挂钟时针已经快要走到“3”的时候忍无可忍了,“别摆那个**样,你还问不问了?”

李飞头也不抬,一边手速飞快地戳着手机屏幕打游戏,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随口问他,“问你会说吗?”

林胜文冷哼,“我没什么可说的。”

李飞也不置可否,继续自顾自地打他的游戏。他手里有个营生不觉得,但被铐着双手禁锢在审讯椅跟金属小桌板之间的林胜文可没那么好熬,他眼睁睁地看着时间马上又要过一个小时了,简直忍无可忍,声如洪钟地吼他,“你到底还问不问?不问还不把我放了!”

“放你?”李飞眉毛都懒得动一下,声音很悠闲,“恐怕没那么容易。”

这会儿眼看着再过俩小时天都亮了,林胜文熬了一宿,困得不行,头昏脑涨,再加上长久坐在凳子上还有点腰酸背疼。他瞧着在村子里林耀东让警察把自己带走时候的态度,也不知道自己全须全尾从这里出去的把握有多大,这会儿强撑着气场,梗着脖子色厉内荏地吼道,“信不信,明天一早我就能出去?”

李飞轻声冷笑,“吹牛吧。”

林胜文咬咬牙,“打赌敢不敢?”他说着,用极短的时间犹豫了一瞬,紧接着就仿佛下定决心,咬了咬牙,朝着摄像机扬扬下巴,十足挑衅的语气问李飞:“你敢不敢先把那玩意给关了?”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