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的工夫,昨天还活蹦乱跳蹬鼻子上脸跟警方呛声、诱惑李飞犯罪的林胜文,突然就死了。

还是他妈的是自杀。

李飞跟宋杨赶到塔寨的时候,前天夜闯的四层楼院子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刑侦大队的几个警察在查现场,里面女人哭得撕心裂肺,围观的村民堵在院门外闹闹哄哄,李飞和宋杨匆匆地从人群中挤进院来,掏出警官证晃了晃要往林胜文的屋里去。

刚越过黄红相间的警戒线,迎面就撞上了正好从里面出来的林胜文遗孀。

身怀六甲的蔡小玲跟市局刑侦大队的蔡军都在,扶着林胜文老婆的另一个女人林兰是蔡军的媳妇儿,和李飞是中学同学,宋杨也认识,当初蔡军婚礼的时候他去参加了,知道她是塔寨林氏三房头林宗辉的女儿。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女人哭得更加歇斯底里,后面跟出来的林胜武排众而出一把抓住了李飞的衣服,他眼睛通红,满脸狰狞的仇恨,“他妈的,你还敢进这屋?!你不怕胜文化成恶鬼缠住你?!”

因为陈珂的关系,宋杨跟林胜武虽然没交情,但也都见过面。林胜文死了,李飞、宋杨他们不管有理没理都得遭人数落,何况死者为大,宋杨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抓着他的手劝他,“胜武,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放开!”

林胜武一胳膊甩开他,几乎瞠目欲裂,“你理解个屁!”

他说着就要动手了,李飞也没含糊,冷着脸抬手猛地架住他的拳头,那边林兰吓了一跳,急忙去喊她老公,“蔡军,看什么呢!拉住啊!”

蔡军是林宗辉的女婿,算是半个塔寨人,林胜武兄弟是三房的旁支,怎么都能勾上亲戚关系,今天他也没出警,纯粹就是以林胜文家属的身份过来的。蔡军从上学那会儿就跟李飞不对盘,见林胜武发狠,他有意想看李飞吃个闷亏才没有立刻拉架,这会儿自己媳妇儿喊他,他才上前去跟宋杨一边一个试图把他俩拉开,“胜武……胜武!”

场面一瞬间乱了套。

吵闹、哭喊、不忿、叫嚣,外带推推搡搡,宋杨跟蔡军好不容易把他们俩拉开,林胜武还拼命地要挣开蔡军往前冲,“是塔寨的女婿你就该把他俩打出去!我弟弟就是他害死的,凶手,他是凶手!”

李飞被宋杨拉开,搡开宋杨拽了拽衣领气得呼哧带喘,刚想还口,蔡军一边死死抱着林胜武不让他冲过来,一边转头对他吼,“李飞,你走吧!这儿不欢迎你们!”

动静闹得太大,本来在楼上看现场的刑侦队长陈光荣都被惊动了,快步走下来,站在他们两伙人中间,一张国字脸,拧着眉毛凝眸看人的时候显得格外严厉,“行了!我还在这儿呢!”

林胜武喘着粗气推开蔡军,恶狠狠地瞪着李飞,李飞也毫不示弱地盯着他,说话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往楼上看了一眼,“林胜武!告诉我,你和你弟回来以后都发生了什么?”

林胜武不说话,满脸戾气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液,转身愤然而去。陈光荣站在旁边听李飞质问,不悦地说他:“我看干禁毒委屈你们俩了,干脆申请来刑侦吧。”

“陈队,我们审他的时候还精神抖擞的,刚取保候审出来,转天就上吊。”宋杨抢在李飞前面缓了缓气氛,“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这话应该我问你们俩!”刑侦这边本来平时就忙得脚打后脑勺,昨天刚加了半宿的班,早上没睡醒呢就又出这么一档子事儿,陈光荣一个头两个大,看着这两个惹祸闹事儿的小子就心烦,指了指楼上,语气严肃中透着不耐,“还要看现场吗?”

李飞理直气壮,“为什么不看?”

他说着就准备往里进,蔡军一把拦住他,“这已经是刑侦的现场了好吗?!”

“要看就让他去看。”陈光荣皱着眉,示意蔡军不用拦着,“我还有事,这样,蔡军,你陪着吧。”

陈光荣说完就走了,蔡军看了看宋杨跟浑身奓刺儿的李飞,还是带着他们进了屋。

客厅里,前天夜里给林耀东打伞的林耀华跟三房头林宗辉都在,蔡军进去跟林宗辉打招呼,“爸,他俩来看看就走。”

林宗辉点点头。左手边沙发上的林耀华不咸不淡地说:“兄弟俩父母走得早,胜武一手带大胜文,胜文走得突然,胜武情绪失控,还请李警官包容。”他说着顿了顿,看着也不说话的李飞,径自把话说下去,“我来回答李警官在外面问胜武的问题。昨天我们三房的房头,在林氏宗祠里跟林胜文谈过话。他犯了族规,只能被逐出祠堂和塔寨。没想到他这么想不开。胜文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饭也不吃。据他老婆说,九点多就睡下了。早晨的时候就发现他……”

说着眼睛就红了,话也说不下去了。林宗辉好歹是三房这边主事儿的人,不好像林胜武那样歇斯底里地发火,悲恸中压着不待见李飞等人的火气,拍了拍林耀华,“人就在楼上,二位警官请便,我和耀华就不陪了。”

李飞点头,跟着蔡军上了二楼,这楼梯前天夜里他们来走的时候还是为了抓人,没想到隔了一天而已,再走一遍,居然是看尸首……

三楼走廊的深处躺着林胜文的尸体,绳子已被剪断,刑事鉴证科的人正在现场忙着取证,李飞望着林胜文的尸体,又抬起头来望着天花板,那里有一根廊柱,那廊柱上还留着半截绳子。

楼上勘查取证,没有闲杂人等,鉴证科的人也没谁说话,一切按部就班,安静中,方才楼下一场闹剧折腾糊涂的脑子就逐渐清醒了过来。

李飞上前去查看剪断绳索的时候,宋杨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蔡军身上,他定定地看着他,目光让蔡军感到极其不舒服,“你这么看着我干吗?”

昨天喝多了,但宋杨好歹还能记着酒馆里的一些片段和与他交谈的只言片语,探究地看着蔡军,不太确定地压低了声音小声问他:“我昨天和你喝酒的时候说了什么?”

他说话声音很小,但始终分了一部分注意力在蔡军身上的李飞还是听见了。

倏地转过身来,隔着林胜文的尸体,李飞瞬也不瞬地盯着蔡军那张白面书生似的脸,“是不是你把林胜文说的话告诉了你岳父林宗辉?”

蔡军不悦地望着李飞,然后又看着宋杨,简直莫名其妙,“什么话?林胜文的什么话?”

还他妈装傻!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