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振江跟李维民进去的时候,满墙的监控显示屏画面都亮着,前面几名接到命令率先赶来的技术干警还在调试设备,刚刚走马上任的厅长王志雄跟副厅长雷建华早就已经在一排的长桌后面等了多时。

听见动静,两位厅长一起扭头看见是他俩,雷建华不悦地数落道:“你们两个架子不小啊,让厅长等你们?!”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倒好,新官的火没烧起来,他手下两个局长先给了人家一个下马威。雷建华说这话一半是真不悦,一半也是发火给新厅长看的。崔振江也明白他发火的点在哪,进了门先给正厅副厅赔不是,“对不起,有点事情耽误了,让两位领导久等了。”

旁边从他俩进门就一直观察着他们的王志雄不阴不阳地笑了一下,插话进来,“早就听说东山和龙坪的禁毒局势异常复杂,没想到我刚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怪我怪我,都怪我。”李维民赔笑把锅抢了过来,雷建华不用问也知道这故弄玄虚把人都拉到指挥中心的鬼点子准是他出的,朝他瞪着眼睛质问:“李维民,你怎么回事?”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李维民”这仨字儿名声在外,这名号倒是让王志雄来了兴致,连语气也缓了下来,“你就是李维民?”

名号在公安系统中叫得响当当的老李同志先是朝新领导严肃地敬了个礼,“我是李维民,”接着弯腰跟王志雄握了握手,“王厅长您好。”

边上雷建华趁机连忙打了个圆场,明明是数落的话,但语气中却也透出一点纵容和骄傲来,“这个李维民,连公安部戴部长他都敢放鸽子,对您这就算客气的了。”

“您说笑了,迟到的事儿怪我。不过——”李维民的眼尾笑出了三道褶子,配上他那极有特点的大双眼皮儿,两只眼睛的轮廓在脸上标准地做出了一对金鱼造景,说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好饭不怕晚。”

雷建华敲敲桌子,“说吧,好好的会议室不待,把我们叫到这儿来,出什么幺蛾子?”

李维民故作神秘地眨眨眼,“破冰抓鱼。”他说着看了眼表,抬头赔笑,“现在还不到时候,我先来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情况。”一边说,就一边示意旁边的技术干警配合他操作。

没两分钟,正面主屏幕上就有了画面,交替出现一份联合国禁毒署的调查报告,几页公安部抬头的文件,一组被查获的冰毒照片。

“几周前,公安部禁毒局通报我局,说法国国家警察总署怀疑他们查获的一批冰毒来自我省,成分鉴定和我省境内流出的冰毒完全吻合。公安部禁毒局希望我们调查这批冰毒的来源。经过分析和调查,我们怀疑这些冰毒来自我省的龙坪和东山地区。”

资料都是事先就准备好的,随着李维民的介绍,主屏幕上切换出一幅广东省地图,上面用极其显眼的标注将龙坪和东山的位置标了出来。

“东山这个地方,地形复杂,民风彪悍。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抗日战争时期的东江纵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粤赣湘边纵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东山和三丰地区作为他们的根据地……”

“李维民,”雷建华打断他,“你是汇报还是讲课?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长话短说。”

这会儿前方现场信号还没过来,总不好让俩厅长这么干坐着傻等,李维民有意把讲情况的战线拉长一点拖延时间,没想到这就被拆穿了,干笑一声,他言归正传地说道:“经过几个月的暗中调查,我们目前已经掌握了一些初步线索……”

也算给力,正说着,戴着耳机和前方保持通信的技术干警转头低低地喊了他一声,“李局,信号来了。”

李维民也不瞎扯了,精神一振,正色道:“接现场。”

技术员听令,墙上监控屏幕的画面被迅速切换成了不同的外景监控镜头。

四个实时传回的监控画面,一个看上去像是茶楼大堂,一个是茶楼大门外,还有一个是人群熙攘车流不息的街道,最后一个是点位很高的俯视角,正对着一栋小楼的一片造型精致的小窗户。

在场的哪个人都不是外行,王志雄跟雷建华对视一眼,从监控画面拍摄的角度都能看出来,这是隐藏在各个外勤干警身上的记录仪实时传回的画面,除了大堂、门外和街道,最后那个俯角的,应该是潜伏在茶楼对面制高点的狙击手的记录仪传回的画面。

什么行动,连狙击手都用上了?

王志雄看了李维民一眼,“这是……?”

“这是佛山的一家茶楼。”李维民说着打开了指挥中心前排控制台上的话筒,“杜力,现在什么情况?”

被他点名的警员正在一辆伪装成封闭式货车的公安指挥车里,耳朵上扣着监听耳机,面前设备屏幕上是跟指挥大厅监控里同样的画面。

耳机里听见李维民问,他一边操作设备切画面,一边汇报道:“李局,各组已经就位,鱼钩还堵在路上,估计还要一刻钟。”

杜力的声音直接在指挥中心开着的外放音响中想起来,李维民对着话筒问:“鱼饵什么情况?”

“都在包间。”随着杜力的声音,指挥中心的主屏幕画面被切换成了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