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液的架子又挂上了,吊瓶是新打的,周恺环抱着手臂站在李飞床前,“铐着你是为你好,也是心疼输给你的这几袋血。里面有蔡大队一袋,还有我周恺一袋。”

“啧,”李飞靠在床头,反正浑身都疼,他也说不清到底哪里的不舒服更多一点,闻言冷着脸作势吸了吸鼻子,眼皮儿也不抬,“我说我怎么那么臭,原来是输了你们的血。”

周恺气不打一处来地抬手拍了下李飞的脑袋,“死硬是吧?现在宋杨躺在冰冷的停尸床上,他爸妈一会儿就来。你从小到大吃过多少顿他妈妈做的饭?数得过来吗?你难道不想为你搭档的死说几句话吗?”

李飞脸色倏地冷了下来,按捺不住地作势就要冲向周恺,扯得手腕连在床头的铐子哗啦啦响,眼看又要闹起来,收了电话的蔡永强推门走了进来,“枪弹检测报告出来了——宋杨左胸的子弹来自你的手枪,你肩膀上的子弹来自宋杨的手枪。这你怎么解释?”

李飞冷哼,“我不需要解释,尤其是跟你们。”

蔡永强神情阴郁,喜怒莫辨,“不相信我们是吧?那你相信谁我叫谁来跟你谈。马云波吗?”

被噎了一下,李飞恨恨地别过头。

蔡永强语气很平静,“另外,告诉你一件事儿,陈岩在韶关被抓了。”

李飞不解,“陈岩?陈珂的弟弟?”

“别装糊涂。”

到底是谁在装糊涂?李飞冷笑一声,倏地瞪住他,愤怒的挖苦里糅杂着冰冷的讥诮,“蔡永强,你局布得不错啊!宋杨死了,宋杨女朋友的弟弟也被抓了!你们还想干什么?!”

蔡永强面对他的暴怒和质疑仍然冷定得面无表情,“不是我们要把他扯进来,韶关禁毒大队的老耿在陈岩的车上搜出三公斤冰毒。”

李飞又扯了一下手铐,“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走毒哪有万无一失的?”周恺直截了当——甚至是理所当然地问他,“说吧,到底谁是陈岩的保护伞?是你还是宋杨?”

他兄弟在闯毒窝的时候死了,他也差点死在里面,他干掉了杀他兄弟的毒贩,然后他的上级竟然问他,是他还是宋杨给毒贩提供了保护伞。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但是李飞笑不出来,甚至连骂都梗在了嗓子眼里。怀疑谁都可以,可是竟然在这种时候来怀疑自己——蔡永强,你们他妈安的是什么心?

李飞嘴唇都在打着战,眼光要是能杀人的话,他估计已经把蔡永强跟周恺刮成片儿了,正僵持着,刑侦的陈队已经带着人到了病房。

之前遭暗算昏迷的警员已经被送去观察室了,这会儿守在门外的是蔡永强带过来的人,看见他们要往里进,直接给拦住了,“陈队,对不起,蔡队交代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病房。”

陈光荣透过小窗子看里面蔡永强带着他们家中队长周恺正跟病床上的李飞说着什么,目光幽沉地磨磨牙,站在门外,直接大声朝里面喊了一嗓子:“蔡永强!”

病房里的三人都循声往房门看过来,蔡永强看了李飞一眼,跟周恺打了个眼神,两个人一起从病房里出来,周恺在后面把门给带上了。

“陈光荣,”缉毒跟刑侦的队长,两人要是不熟都对不起他俩所在的这队伍,蔡永强也不客气,照面就戳着他说:“你怎么有闲工夫光顾这儿?”

陈光荣朝里面抬抬下巴,“我来带李飞离开人民医院。从现在起,李飞由我们刑侦大队负责看押。我来接人。”

周恺简直震惊了,“李飞是禁毒大队的人,凭什么让你们刑侦插手?”

蔡永强拦住周恺,指了指病房,“李飞患有典型的应激性创伤后遗症,情绪很不稳定。为什么要把他带离医院?”

陈光荣意味深长地看了蔡永强一眼,“医院情况复杂,对李飞的安全不利。”

“不安全?陈队,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里有话呢?”周恺是个老缉毒警,队里干久了,性子也直,对谁都直来直去的,他听着陈队这话就不爽,“是对我们禁毒大队不信任就直说。”

蔡永强既然不吱声,那眼前这位说的话大概就可以代表他们队长也是这个态度。陈光荣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执行任务。有任何疑问,你们可以问马局。”

蔡永强挡在病房门前,不说话,也不让路,脸色不太好看。

陈光荣无奈地摊摊手,“该翻白眼的是我,我昨天可是干了大半夜你们禁毒大队的活,腿都累抽筋了。”

沉默半晌后,蔡永强慢慢地开口:“你们打算把李飞带到哪?”

“局医务室。”陈光荣说,“你们放心,局里已经和医院的院长沟通过了,他们会派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过去,随时护理李飞。这待遇比特需还特需了吧?”

“要是我们想讯问李飞呢?”

陈光荣摊了摊手,“专案组成立了,罗局任组长,马局是副组长,你的名字不在专案组的名单里。李飞和宋杨都是你们禁毒大队的人,局里这么做也许是为了避嫌吧。”

蔡永强无动于衷地打量他半晌,把手机拿了出来,“我打个电话。”

“请便。”

马云波接到蔡永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里看刑侦送来的昨天连夜审问陈岩的录像。

屏幕前,陈岩显得很疲惫,说话语速很慢,但字句很清晰——

“我们用我父亲的水果公司做掩护走私毒品,从蔡启超那儿拿货。”

镜头前,陈光荣问他:“出到哪里?”

“下家是韶关的一个夜店老板。”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