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荣气急败坏地带着人推开迎面冲进来查看情况的蔡永强二人,火速冲下楼去追人。蔡永强跟周恺也是极度震惊,他看着人去屋空的病房,目光一路从解开的手铐到大敞四开的窗户,片刻后,他若有所思地回头,往卫生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周恺循着他的目光猛地把门拉开,里面同样空荡荡的。

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蔡永强摇摇头,走到角柜边上,抬手把他刚才放在这里的一块碎了输液瓶的玻璃碎片拿起来,交给周恺,“拿去化验。”

周恺眨巴着眼睛拿着玻璃片低头闻了闻,找了个袋子把碎片装进去,狐疑中目光微凝,“氰化物?”

蔡永强不点头也不摇头,“走。”

蔡永强出门前,仿佛不经意似的,看了一眼此刻门大敞的洗手间上的小吸顶灯。而在他们走后,洗手间上方的吊顶板忽然从里面被掀开,一身病号服的李飞捂着受伤的胳膊,从里面跳了出来。

5·13案件震动全省,省厅从上到下密切关注案情进展,李飞一跑,前后没有半个小时,禁毒局崔振江就收到了消息——

“刑侦大队和禁毒大队都在,居然看不住一个李飞!”

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办公室里,王志雄、雷建华跟李维民也都在,崔振江电话开的免提,所有人都能听见来汇报情况的马云波惋惜又不甘的声音,“在他家里搜出了巨额现金,陈岩也供述了自己在李飞庇护下贩毒以及二人合谋设计宋杨的罪行,所有证据都对李飞极为不利。这一跑,无异于彻底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崔振江拧着眉毛冷声立即下令:“马上通缉,全城搜捕。”

“是。”

这边挂了电话,他头疼地揉揉眉心,新厅长王志雄对这通电话旁听了个全程,不太理解现在东山市局的组织结构,“马云波不是东山公安局的副局长吗?怎么我听上去像是他在主事?”

“是这样的,”雷建华解释道,“两年前马云波从禁毒局侦查一科科长调任东山市公安局,那时候其实是作为局长人选考虑的。但东山方面认为马云波还年轻,东山禁毒形势严峻又复杂,希望马云波能在副局长的位置上锻炼两年。所以,马云波最终是以常务副局长的身份上任的,主抓禁毒。可现任局长罗旭经常请病假不上班,马云波其实是在主持着东山市公安局的工作。”

王志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转向旁边从把他叫来开会开始直到现在都一言不发,什么态度都不表示的李维民,“李维民,李飞的事你怎么看?”

李维民沉着脸摇摇头,坦然地说道:“我和李飞关系特殊,我申请回避。”

王志雄挑眉,“什么样的特殊关系?”

“我们的关系……”李维民顿了顿,这么多年了,他跟李飞的关系,始终找不到一个更准确的定位,顿了半晌,他拧着眉毛,还是用了惯用的说法,“像父子。”

“哦?”王志雄意外地看向他,却没多问,“没关系,先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李飞有很多缺点——冲动冒进,做事不考虑后果。”毕竟关系敏感,李维民斟酌着词句,一边说着,还是一边笃信地缓慢摇摇头,“但这孩子疾恶如仇,说他涉毒,我不信。”

崔振江提醒他,“不要以主观判断轻易下结论。”

“我也是以常情常理推论。”李维民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宋杨和他是发小,后来又是搭档,像兄弟一样。说他俩好得穿一条裤子都不为过,李飞更不可能开枪杀他。”

王志雄沉吟道:“那你的意思,他是被人设计了?”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