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珂这两天都在广州总院培训。台上总院专科的护士长讲课生动有趣,跟她一起过来参加培训的同事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她却心不在焉,总是觉得一阵阵没来由的心慌。

今天下课早,从多媒体教室出来,同事们约好了一起出去逛逛街,更衣室内,心神不宁的陈珂直愣愣地站在箱子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旁边跟她一起来参加培训的同事碰了碰她胳膊,“陈珂,刚才好像听见你手机一直在振动。”

她茫然地回过神来打开柜门,从包里找出手机,上面是三个蔡小玲的未接电话。

她跟蔡小玲没事儿打电话聊个天什么的,通常一遍没人接就不会再打二遍了,等着对方看见回过来就可以,但一连三通电话,这肯定是找她有事儿。可是陈珂回拨,电话里却传来服务台单调的电子音,说她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刚打了三个电话,转头电话就关机?陈珂有点莫名其妙,正考虑着要不要再给她打一遍或者发信息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广州总院这边的护士忽然从更衣间外面探进头来喊她:“陈珂,外面有人找你。”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蔡军。

蔡军跟宋杨关系不错,以前宋杨也带她跟蔡军一起吃过饭,彼此算是相熟,但是她有点奇怪,为什么此刻应该在东山上班的蔡军会出现在这里,并且……穿着制服,旁边还有一个跟他一样穿着警服的警察。

“蔡军,你这是……”陈珂奇怪地指指他们,“来这里出外勤?”

蔡军不点头也不摇头,他看着这个目前看来应该是还什么消息都没得到的姑娘,眼底透着一点怜悯,“陈珂,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不要太激动。”

“……”陈珂心里那令她不安的情绪又突兀地冒了出来,她显得有点局促,目光在对面三个刑警身上转了一圈,“什么?”

蔡军紧紧地攥起拳头,声音低哑,语气沉重,“……宋杨死了。”

陈珂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睛,表情完全空白地望着他。

他有些不忍,回避地低下了头,“你……节哀顺变。”

陈珂张张嘴,听见理智在她脑中摧枯拉朽的声音,“你说什么?”

“宋杨,”蔡军沉痛中透出一点藏不住的痛恨来,“他是被李飞开枪打死的。”他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枪弹检测报告的复印件来递给她,“这是物证科的枪弹检测报告给出的结果,李飞已经畏罪潜逃了。还有……”

蔡军说着顿了顿。他看见眼前身形纤弱的姑娘身体仿佛支撑不住这么沉重的打击,猛地打了个晃,他不确定她还能不能承受得了后面同样糟糕的消息,但是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如此,所以还是狠狠心,为难地对她说:“韶关警方昨天从你弟弟陈岩的货车里找到四十公斤冰毒——”

“不可能!”理智的弦终于绷断了,陈珂状若疯狂地推了蔡军一把,声音尖锐,几乎歇斯底里,声音在走廊里爆出回声来,“你骗人,陈岩不会!——宋杨不会死,陈岩也不会贩毒!”

她说着,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了下来……

“陈珂,你不要激动,你弟弟对自己贩毒的事实供认不讳,所以,我们需要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蔡军被她推了个踉跄,他也知道承认自己的亲人贩毒,相信自己的男朋友死亡,这两件事情有多难,但事实如此,所有证据都能证明这两件事,他也只能公事公办,“不管怎么样,都希望你能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陈珂瞪大眼睛紧绷着身体不相信地后退,跟蔡军同来的警察见状上前想去抓她,被蔡军伸手拦了下来,“陈珂,我知道你和宋杨的关系,相信你能理解我们警察的工作。先别难过,去把衣服换了,路上我慢慢给你讲。”

陈珂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脑子里乱哄哄的,仿佛刚才那一嗓子歇斯底里,把她浑身的力气都抽干了似的。她木然地流着泪,哭着跟蔡军他们对视片刻,机器人似的,胡乱抹了抹眼泪,魂不守舍地回了更衣室。

她好好的出去,转头就哭成泪人回来,跟她同来的小姐妹都惊了,一个个围过来问她怎么回事,她坐在更衣箱旁边的长条凳子上,捂住脸,忍住哽咽,摇了摇头,“没事儿,逛街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她深吸口气,强打起精神,拼命止住眼泪,抬头对小姐妹们勉强勾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我……家里有点事情,可能要先回去一趟,你们不用管我……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她对此明显不想多说,同事们也不好再问,不放心地劝了她几句,拿着东西悄然退了出去,走的时候替她关好了门。

再无一人的更衣室里,抹掉再次流下的眼泪,定定神,走向衣柜,又把手机拿出来,双手颤抖着从手机里找出“李飞”的号码,慌忙地拨了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陈珂越发地六神无主,她慌乱地按着号码又打给宋杨,可是宋杨也关机。

蔡军的话似乎越发的无可反驳,她浑身都在打着哆嗦,手抖得几乎按不住屏幕,正要再打给她弟弟,慌乱中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落地的同一时间,竟然嗡嗡地震动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

她仓皇地捡起手机试探着接听,谁都想不到,正在东山被全城通缉的李飞,此刻正躲在林水伯的窝棚里,拿着老爷子粘着胶布的破旧老手机,凭着记忆中的号码,给陈珂打了个电话——

“我是李飞。”

“李飞?”陈珂说话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小心翼翼的,跟从前她那明媚清越的声音截然不同,“你在哪?”

李飞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陈珂的情况不对劲。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窝棚太矮,他突然一站,脑袋差点顶到棚顶,“陈珂,你怎么了?”

“他们说宋杨!——”

“你别急……”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叠在一起,李飞攥着手机悚然而惊地话锋一转,连忙警惕地问:“谁?谁说?”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