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归根究底,李飞虽然不是李维民的亲儿子,但他的少年时代,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住在李维民家里的。

早几年,坊间甚至还有风言风语,说李飞就是李维民的私生子。反正他们爷俩都姓李,这流言蜚语解释也解释不清,后来李维民也好,李飞也好,都懒得说了。有时候听见八卦,甚至还能生出点看戏的意思来,过后爷俩儿当个谈资就着下酒,也颇有点趣味儿。李飞出事,李维民看上去三缄其口地守着原则避嫌,但其实心里比谁都着急。

站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李维民一连给陈珂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占线,焦急地看了看表,正准备再试一次不行就想别的办法的时候,电话总算通了。

电话那边陈珂不吱声,李维民不确定这个号码是不是她,“是陈珂吗?”

陈珂声音紧绷中透着颤抖,“你是谁?”

她这个状态,李飞能听出来不对,李维民当然更可以,他尽量用沉和的让人能够信任的平静声音说:“我是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李维民,你上次和李飞、宋杨来过我们家,还记得吗?”

“李叔叔?”

“陈珂,你听我说。”李维民打这个电话完全是他的个人行为,“李飞现在不知去向,你是宋杨的女朋友,你弟弟又卷进这个案子里了,我想,李飞可能会主动联系你。如果你知道李飞现在在什么地方,请你马上告诉我!”

“李叔叔,”陈珂犹豫着,“你为什么觉得李飞会跟我联系?”

李维民沉声说:“陈珂,我跟你说句实话,万一李飞死了,那事实真相就很难调查清楚,你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陈珂嘴唇翕动着,她在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对李维民说李飞的下落,对面,李维民琢磨着她的态度,却已经猜到了李飞必然已经联系过她,他严肃郑重中带着劝慰,“陈珂,时间紧迫,我们必须找到他。”

“……中山。”陈珂心里乱得很,但李维民她见过,那是跟李飞关系最为亲密的人,她想他应该不会害他,而且李维民是广东省公安厅的领导,应该可以帮到李飞,因此她把心一横,“李飞要去中山找包星,包星是我的一个同学,宋杨……宋杨出事的时候,应该也是去找他。”

包星,宋杨,李飞……

李维民攥着手机的手指一紧,“李飞现在具体位置在哪?”

“他没说。”陈珂声音磕磕绊绊的,“不过,他让我赶紧去中山,住进中山公园旁边的丰益宾馆,他到时候会跟我联系的。”

李维民忽然问她:“陈珂,你是在广州吗?”

“对,我在广州总院培训。”

“你等着,我马上派人护送你去中山。”李维民当机立断,“记住,来的人叫杜力,是禁毒局侦查三科的科长。还有,省公安厅禁毒局已经介入了这起案子。如果李飞再跟你联系,你无论如何告诉他,让他赶紧给我打电话。听明白了吗?”

李局就是有这种几句话就能把人安抚下来的能力,陈珂镇定了下来,小心翼翼却又格外谨慎地对他确认,“听明白了。”

“有什么李飞的消息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就是这个手机号。”

“好。”

“我让杜力马上去接你。另外,你马上把李飞跟你联系的手机号发过来。”

陈珂犹豫了一瞬,还是点点头,“好的。”

李维民挂了电话后立即做了两件事,一是照着陈珂发过来的号码给对方打了过去,二是把目前了解到的情况跟新厅长做了汇报。

电话打过去意料之中的没找到李飞,对方自称是个捡废品的,只是有个路人借他手机打了个电话。李维民挂了电话去厅长办公室,刚才的几个领导此刻也都还没走。

“李飞冒着危险要赶到中山去寻找包星,说明包星一定是东山事件的知情人。”李维民站在王志雄的办公桌前面,中肯地汇报道:“我已经通知中山市局赵学超副局长,让他赶紧找到并控制住包星,并让他在丰益宾馆附近布置警力,等待李飞的出现。”

办公桌后面,王志雄正色看着他,肃然下令:“李维民,你亲自指挥中山的这次行动,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蔡军觉得,他们刑侦大队最近可能出警的时候撞上了什么邪门儿的东西,要不怎么就这么无独有偶,早上李飞在他们陈队眼皮子底下跑了,中午陈珂又在他的监视下溜了……

本来换了衣服出来的陈珂情绪已经镇定不少,说是要去上厕所,他也没在意,他跟同事两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直勾勾地站女卫生间门前去盯人,但就是上个厕所的工夫,久等陈珂不出来,再找,人就已经不在里面了。

蔡军摘下帽子摸了摸脑袋,简直快要气笑了,“你怎么看?”

同来的警察看了眼女卫生间,“应该是在里面又换回了护士的衣服,趁我们不注意鱼目混珠就溜了。”

蔡军磨磨牙,硬着头皮给他们队长汇报情况,“喂?陈队,宋杨的那个女朋友溜掉了。要不要联系当地警方调监控看?”

出乎意料,陈光荣闻讯竟然不急不慌,反而特别淡定地告诉蔡军,“不用了。”

蔡军都愣了,“不用了?”

电话那边,陈光荣悠然地笑了一声,“五分钟前陈珂接到了李飞的电话,他们约在中山见面。”

蔡军奇道:“陈队,你神了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电话里,陈光荣笑起来,漫不经心地提点了他一句,“不该问的别问。”

中山跟东山一样都是龙坪辖下的县级市,李飞在路上拦了一辆往中山去的集装箱重卡,给了二百块钱路费,一路顺风车坐到了中山。

一路上车里交通广播里,男女主持人用悦耳动听的声音说着毫无营养的笑话,伴随着夸张的大笑音效,从重卡老旧的音响里传来,货车司机性子豪爽,一路跟着那节目时不时笑出声,李飞疲惫地靠在副驾上,降下了一点车窗。

货车在高速路上开得快,搁平时李飞都能跟他讨教一下这个速度是怎么不被拍照扣分的,但现在,他一点说话的精力都没有。

暂时脱离了危险环境,人静下来,他就开始不受控制地想宋杨。有些记忆就是这样,发生的时候再平常不过,可是当永远失去发生机会的时候,却能让人痛不欲生。他甚至有点埋怨宋杨,怎么那么笨,就让人给抓了呢?明明跑得那么快。警校的时候,次次长跑第一,李飞玩命都追不上他。抓毒贩的时候跑得也很快,总是抢着想要挡在他前面……

前不久宋杨还问他呢,什么时候能对他说句谢谢。他当时坐在车里特别大爷的样儿,但事实上,他是很感激宋杨的,只是不想说出来。他觉得一辈子的兄弟呢,有的是时间,心里的感谢用行动表示就好了,俩大老爷们儿,没必要啰里吧嗦吭吭叽叽地谢来谢去。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