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熬了一夜,中山市局的警员给李飞送了简单的早点过来,他看也不看,走到铁栅栏前对送饭的警察要求,“我要见李维民局长。”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要见你自然会来见的。”

过了半宿了,李飞的耐心早就耗光了,外面嘈杂的雨声也搅得他心烦,“那为什么没人讯问我?没人理我?”

警察也挺冲的,“我哪知道?我们只是负责你的安全。”

“你们——”

“谁说没人理你?”昨天夜里过来的崔振江推门打断他,掸了掸肩膀淋上的雨,“你不什么都不想说吗?”

李维民跟崔振江一正一副两个局长搭档有些年头了,因为李维民的关系,他其实认识崔振江,但认识是一回事,信任是另一回事,“我说过,不回答除李维民副局长之外任何人的问题。”

崔振江被他气得哭笑不得,“除了李维民,你还相信谁?”

李飞想了想,有点退而求其次的勉强,“马云波局长也行。”

“你相信马云波是因为你曾经救过他的命吗?”

“不是。”李飞纠正道,“我信任马局长,是因为在他主持禁毒工作的这两年多来,东山禁毒工作的成绩有目共睹。今年一月国家禁毒委还给我们东山摘了帽。”

崔振江问他:“据马云波说,你之前就向他反映,说你怀疑禁毒大队队长蔡永强和制毒分子有勾结?”

李飞眼角微微压了一下,直直地看着他,“我有证据。我能证明蔡永强和东山三丰地区的制毒分子有勾结。”

崔振江等着他继续,李飞却再不肯多说一个字了。

“你小子可以,案子在公安部都挂号了。”崔振江隔着栏杆点了点他,“公安部和广东省厅已为你的案子成立了联合专案组,维民是组长,他下午到了广州会直接去东山,待会儿中山警方会负责把你押解回东山,你先吃了饭,安心等等。”

外面天阴得跟快黑天了似的,大雨被风吹得潲进窗户,顺着市长办公室的窗台一路落下来淌在地上也没人理会,陈文泽坐在办公桌后面,问马云波跟罗旭:“李飞现在羁押在什么地方?”

“问不出来,”马云波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不过据我以前在禁毒局办案的经验,像这种情况调查组一般都会住在当地的武警驻地。李飞应该还在中山。”

“中山丰益宾馆的枪手有线索了吗?”

马云波还是摇头,有点惭愧地低声道:“我给中山市局的赵学超副局长也打过电话,有关丰益宾馆的事件他闭口不谈。不过据我所知,他们并没有抓到枪手。”

罗旭坐在旁边,几次张了张嘴,还是没忍住,“李飞究竟是怎么从咱们这里的医院逃出去的?不是有天网系统吗?”查查不就知道了。

马云波为难地看了看陈市长,没有说话。

这有什么好难言之隐的?罗旭随着马云波的视线看过去,“陈市长?”

“不是财政困难嘛。”这个事儿,他一个当市长的,其实有点难以启齿,“东山的一大半监控探头都是个摆设,是为了应付上级部门检查装的门面。”

罗旭被噎了一下,满心槽点又不敢多说,半尴不尬地换了个话题,“我听到风声,说追杀李飞的幕后真凶是蔡启荣和蔡启超的手下。他们这么胆大妄为,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另外还有传言说,宋杨的那个女朋友脚踩两条船,和李飞、宋杨都有一腿。还有人说李飞杀宋杨是情杀。”

张嘴就这么多传言八卦的,陈文泽看了他一眼,“罗局长,你不是长期请病假住院的吗?哪来的这么多小道消息?”

罗旭尴尬地笑了笑,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有点说多了,“医院可是消息散布最快的地方,每天人来人往的……”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