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嘉良是铁了心要把南井村事件在背后搞鬼的人揪出来,从日本回来,他就直接带人去了澳门。

用了点法子让刘华明通过电话把那个灰子从赌场里约出来,陆童以为来的人是他,约好了到地库他的车附近见,谁知道赶过去,却没找到人,停在旁边的那辆黑车倒是不慌不忙地降下了车窗。

黑色轿车里,赵嘉良笑容可掬态度亲切,“陆童?”

陆童疑惑地往车里看了一眼,带了戒备,“你是谁?”

车里,赵老板笑眯眯地自报家门,“赵嘉良。”

陆童一愣,转瞬反应过来是中了套儿,转身就要跑,谁知刚转了个身,脑门却被冰凉的硬物顶住了——钟伟从一旁的柱子后面闪出来,手枪稳稳地顶着他的脑袋,赵嘉良在车里看着他,好整以暇,“对不起,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陆童知道赵嘉良为什么找上自己,枪口当前他不得不顺从着跟钟伟走到车边,却在钟伟开车门之际突然动了手——

他猛地将车门一推,钟伟压根儿就没想到被枪顶着脑袋他还敢不老实,猝不及防之间枪口一偏,陆童抓住这机会就要挣开钟伟的桎梏逃跑,后座上时常跟杨丰一起出任务的关欣此时却打开车门悍然拦了上来。

赵嘉良手下不养闲人,这姑娘的爆发力跟她的身高体重简直不成正比,竟然生生抓着陆童手臂一个背身过肩摔把他扔在了地上,落地之时钟伟的枪已经又跟了上来,顶着他的后腰让关欣从后边把他双手给铐上了。

错失了唯一的逃跑机会,陆童脸上终于有了真切的胆怯,踉跄着被推上车,他缩着脖子看着前面的赵嘉良,“你们想干什么?”

赵嘉良气定神闲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朝坐驾驶室的钟伟摆了摆手。

他们停车的那地方正好是监控死角,黑色轿车进出地库之间车上就多了个人,却没任何人察觉……

车子一路开进郊外小渔村,带着陆童在人迹罕至的海边停了下来。

陆童一路惊疑不定,被钟伟不客气地从车里推出来,踉跄着栽倒在地啃了一嘴沙子,他还嘴硬,“你们要知道什么?行有行规,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人为什么总没有自知之明?”赵嘉良靠在车上慢条斯理地点了根雪茄,看着地上不想一直趴着却又不敢站起来的赌场混混,不无遗憾地摇头感叹,“为什么非要别人来考验你的强度极限?”

一旁的钟伟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丝巾,在手里慢慢地拧成柔韧细绳,陆童看着他的动作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本能地瑟缩着往后退,赵嘉良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他的恐惧,朝钟伟伸出手,“我来。”

钟伟犹豫地看着他,“老大,小心脏了你的手。”

“我有分寸。”赵嘉良不由分说地把刚点着还没抽上一口的雪茄交给钟伟,把丝巾拿过来,放在手心里又将它捻得更细了几分,“再给你一次机会,”他语气温柔地告诉陆童,“我从五数到一——五,四,三,二……”

他一边倒数一边绕到了陆童的身后,陆童被钟伟押着,听着仿佛死亡倒计时似的倒数,可他压根就没数一。

悠悠然地喊完“二”,赵嘉良就忽然动了手。那拧成细绳的丝巾从后面猛地套在陆童脖子上,动作干脆利索狠戾至极——

陆童连一声都没发出来。他本能地挣扎,双脚在沙滩上乱蹬乱踢出触目惊心的轨迹,脸涨得通红,青筋暴出,但赵嘉良的手始终连一丝颤抖都没有,稳之又稳地维持着最初的力量。

陆童不断蹬动的双脚越来越无力,仿佛生命在渐渐抽离。赵嘉良突然松开丝巾的那一刻,陆童头一歪身体一软,仿佛被人抽走了骨头似的,倒在地上彻底一动不动了……

钟伟和关欣一言难尽地相互对视一眼,关欣弯腰把手指放在陆童鼻孔下面探了探,脸色有点为难地对钟伟摇了摇头。

说好的有分寸,结果一出手就把人给绞死了……

老大亲自动的手,做手下的也满肚子槽点没敢吐。赵嘉良看着他俩一来一去的眼神交流倒是很不以为意,把雪茄从钟伟手里拿过来,轻描淡写地看了地上一动不动的陆童一眼,气定神闲地靠回车上吸了口烟。

地上那具“尸体”却在这时突然剧烈地抽动了一下。像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挣扎上了岸,陆童猛地狠命吸了口气,紧接着猛地侧过身,蜷缩在沙滩上狼狈地拼命咳嗽起来。

钟伟跟关欣都松了口气,赵嘉良连眼皮儿都没撩一下,“我都说了,我有分寸。”

钟伟再接再厉地把那已经散开了的丝巾又拿了起来,蹲在陆童身边,充满威胁地又绕了两圈,“想说了吗?”

“我……说,我说,”陆童是被吓破胆了,这会儿什么原则都没有了,“是阿标。”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