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山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的湘仔和阿布,虽说做的是一手抓钱一手提头的买卖,但说到底还只是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崽子,好勇斗狠可以,但用脑子办事儿的能力就不行了。

他们从没想过常山会杀他俩灭口,上午还被这位山哥戳了个满嘴是血,晚上却在威逼利诱下信了他的鬼话——

常山告诉他们,他跟警察沟通过了,如果湘仔跟阿布配合他们把包星抓了,他们就立功赎罪了,以前犯下的事一笔勾销。

按着约定好的时间到了地方,曾子良却不肯让杨柳去,非得让陈珂一个人下车。陈珂本来也着急找包星,况且这会儿没得选,她从车上下来,一路提心吊胆地顺着中堂吧后面那条黑漆漆的小巷一路往前走,早就已经藏在附近探头探脑出来观察情况的湘仔和阿布就看见了她。

中堂吧的后门也没有灯,街道冷清而杂乱,陈珂站在中堂吧的门口四处张望却始终没看见人,正犹豫着要不要先回去,从转角处突然绕过来的一束强光就打在了她脸上——

她被这光晃得睁不开眼睛,用手挡着脸朝着那灯光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辆摩托车呼啸着从她身边驶过,开出几米又猛然掉头,车灯又晃住了她,湘仔没下车,一条腿撑在地上,扶着车把问她:“你是杨柳?”

“是我。”约人是杨柳,她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是陈珂,眯着眼睛放下手,“我就是杨柳。”

湘仔的摩托车熄了火,灯也关掉了,“听包星说你们早就分手了,现在为什么突然要找他?”

陈珂学着杨柳的语气,直接告诉他:“我有事。”

“什么事?”

陈珂没回答,从包里拿出一个装了一千块钱的信封,上前几步给他递了过去,“你要的一千块钱。我找他有私事。”

湘仔盯着她,又看了看巷头巷尾,不放心地诈她:“你不是一个人来的。”

也算是在公安部跟省禁毒局的各个审讯高手那里过了几个来回的陈珂十分镇定,“我就是一个人来的。”

湘仔回头看了阿布一眼,两个人这才从车上下来,来到陈珂身边,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她,“没想到包星那个吸毒的烂仔,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湘仔踢了阿布一脚,提醒他:“先办正事!”

“他十分钟后到。”湘仔转向陈珂,指了指一旁不起眼的角落,“你先到那边角落里等一会儿。”

陈珂怕包星不来,不确定地问他:“你没告诉他是我要找他吧?”

“我没提你,”湘仔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我只叫他来拿货。”

这是真话。他告诉包星来拿货,没告诉包星是他前女友找他,还有常山“配合警察”要抓他的事儿。

陈珂也怕包星看见自己突然就跑了,听话地躲在了角落里。湘仔跟阿布一人点了根烟,一边等人一边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随口说着话。

“湘仔,”阿布比湘仔年龄更小一点,白天湘仔被捅了个满嘴血的画面现在想起来还让他悚然而惊,因而站在巷子里张望,时间越久就越觉得不安,“我怎么没看到警察?”

他们两个人之间,湘仔算是阿布的“老大”,这种时候,他自觉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跌份儿,便夹着烟经验丰富地指了指曾子良的商务车方向,“看见没有,那里都是便衣。”

阿布惊奇,“你认出来了?”

“那是,我出来混多少年了?”湘仔骄傲得差点连自己都骗过去了,“门口停的那辆商务车我看就像便衣的车。”

阿布朝黑黑的小巷深处紧张地看了看,“可我觉得……那开茶楼的山哥还有那个彪子,怎么都不像是好人啊?”

“你当好人的额头上都贴着‘好人’俩字啊?”湘仔回手在阿布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山哥和彪子都是警察的线人,线人懂不懂?”

“线人我当然懂,警匪片里很多的。”阿布听他说完觉得这理由过得去,松了口气地点点头,突然对这次的行动十分向往,“湘仔,要是这次咱们真帮警察把包星抓了,会不会有奖金?”

湘仔胸有成竹,他一个贩毒的,如果能发展成警察的线人,这就改邪归正,“到时候肯定少不了咱们的。包星参与的那个案子死了一个警察呢,那是一个大案要案!等咱们立了功,说不定也会被发展成警察的线人。”

阿布狠狠裹了口烟,“没看出来,包子看上去得很,竟然能干出这般惊天动地的事来……”

“要不怎么说毒品碰不得?为了弄钱买毒品什么事干不出来?”他说着往缩在角落里的陈珂身上看了一眼,“可惜了那个妞了,还不如跟我呢。”

包星戴着鸭舌帽提心吊胆地走进这条巷子的时候,早已在街口等待多时的面包车里,常山戳了戳把座椅放倒半躺着的张彪。

张彪坐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受过伤的现在还有些僵硬的肩膀,从里面抄起一把尖刀。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