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不择路地狂飙一气,确定已经甩开了杀手,坐在商务车里的几人都惊魂未定地瘫在座椅上。

上来得急,曾子良跟他们一起坐在了后面,看了眼半个肩膀的衣服都已经被血水洇透的包星,沉着声音问他:“开枪的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就是来找湘仔取货的。”包星已经顾不上肩膀的伤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冷着脸咬牙撕开他的衣服给他做包扎的陈珂和坐在一旁虎视眈眈看着他的杨柳,“你……你们、你们怎么在一块儿?”

他不问还好,他一出声,杨柳新仇旧恨全想起来,一把推开陈珂,声色俱厉地问他:“包星,鑫达商贸公司欠你姐夫五百万的借条在哪?”

包星装傻,“什么借条?”

这会儿有曾子良给撑腰,打死包星他也不敢对自己动手,杨柳不客气地一个巴掌扇在他脸上,也不知道她是急是气还是兴奋,脸都红了,“你再跟我装傻?”

包星挨了一下,看着车里虎视眈眈的曾子良和他的手下,不敢再装糊涂了,嗫嚅着道:“借条……我藏起来了。没用的,我去要过了……”

曾子良狞笑着拍拍他的脸,“借条给我,我帮你去要。”他说着又回头看了看车后面,见没有车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以为刚才那两个人也是为了这五百万来的,不由嘀咕了一声,“看来惦记这五百万的人还不少。”

什么借条五百万的?陈珂目光狐疑地在车上每个人身上都转了一圈,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拉住包星,“和东山的事儿有关系吗?那些人是不是想杀你灭口?”

包星都愣了,“你怎么知道东山的事儿?”

曾子良警觉地瞪起眼,“东山什么事?你他娘的到底犯了什么事?”

陈珂握紧了拳头,直截了当地说:“他害死了一个警察,公安局正在通缉他。”

曾子良的脸色瞬间大变,要不是为了五百万,他现在就能把这坨垃圾踹下车。可这好不容易抢来的人还不能丢,他气得猛踹了包星一脚,“包星你个灾星!你到底拉了多少泡屎没擦干净?!”

他说着倏然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陈珂,目露凶光,“你是什么人?警察?!刚才那几个是什么人?”

“我不是警察。”陈珂连忙澄清道,“刚才是什么人我不知道!”

“她不是警察!”杨柳利用了陈珂,但没想害她,说着就拉了拉曾子良的袖子,“良叔,让她下车!我们带包星去取借条。”

“不行,他得跟我走。”陈珂一把死死拉住包星,看着杨柳的目光很坚定,说着就朝曾子良喊:“停车,我们要下车!”

杨柳也一把拉住了包星的另一条胳膊,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不行!他现在值五百万!”

陈珂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杨柳答应帮她找包星根本不是为了帮她,而是为了得到那张五百万的借条去把钱要回来,“你利用我?!”

“本来都死了心了,看见你,我怎么想都替自己不值,所以我必须得拿到这五百万,这是包星欠我的!”她用目光恶狠狠地剜了包星一眼,对陈珂说得理所当然,说着又去催曾子良,“让陈珂下车,咱们去找借条。”

“还找什么借条,黑白两道都要办他!这小子就是个灾星!”曾子良简直暴怒,说话间又狠踹了包星几脚,“老子要被你害死了!先他妈躲几天再说!”

那辆商务车在小巷里紧急刹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曾子良把陈珂从那车里推了下来,陈珂挣扎着回过头,“杨柳,杨柳你听我说,把包星给我——”

“对不起。”曾子良不由分说地把陈珂的手机扔出车窗,重重地把车门关上之际,陈珂听见杨柳这样道歉,轻描淡写。

车子快速驶离,她一个人固执地在陌生的中山街巷里拼命追着那早就没影了的车,追到后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往那条岔路走是对的。可还是这么义无反顾地往前跑,哪怕为难自己,也不想放过这样一个能把包星抓住的机会。

抓住包星,宋杨才能申冤,李飞才能平反……

她几乎是不要命了,跑到满面泪水,跑到浑身脱力,直到被活动的步道砖绊倒,膝盖的疼痛才让她缓过神来。

半晌后,她在地上坐起来,拿起手机,慌忙地开了机。

一瘸一拐地走出早已经不知道是哪里的小巷,终于看到了路灯的街边,她头发散乱,裙子撕破了,膝盖上在流血,狼狈地招手拦出租车。

总算有个司机肯停下,她也顾不得司机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拉开门坐了上去,“师傅,去中山市公安局。”

司机没说话。

她坐进车里,等了半晌发现车一直没动,不解地抬头,只见司机指着车窗外前后包夹的两辆警车,语气紧张地提醒她:“公安局来了……”

陈珂抬头,中山市局的副局长赵学超敲敲车窗。

这几天几乎都耗在了联合调查组临时驻地、合计着自己跟陈光荣的关系迟早也得被拎出来的蔡永强,干脆把陈光荣找出来喝了顿酒。

街边大排档里,蔡永强磕着桌沿儿开了瓶啤酒,给陈光荣前面的酒杯又添了点儿,“调查组也找你谈话了?”

“老兄,你是被找去谈话,我呢,是作为专案组成员被叫去开会的。”陈光荣故意轻松又得意地纠正他,满嘴揶揄道,“咱俩的处境不一样哦。”说着,他不自觉地又看了看手机。

蔡永强莫名其妙,“你今天怎么一直在看手机?”

陈光荣一怔,“有吗?”

“两分钟看了三次。”蔡永强说,“是有什么事儿吗?”

反正干他们这个工作的,平时等消息等到寝食难安或者临时被一个电话叫走这种事儿见惯不怪的,蔡永强的意思是他要队里有事儿今天就先散,谁知道陈光荣却把手机扣在了桌子上,摇了摇头,“工作太忙,我老婆怀疑我有外遇。我得防她查岗,万一漏接电话就麻烦喽。”

蔡永强不置可否地撸了口串,忽然十分怀疑地问他:“你不会真有外遇吧?”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