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间二层停车场,赵嘉良和谭思和的车依然并排停在相邻的两个车位上。“法国警察署今天早上回复了,荣昌贸易公司的货物是由远平号货轮运到马赛的。”

赵嘉良手臂搭在车窗上,被墨镜遮住的眼神看不真切,“法国方面的接货方是谁?”

谭思和笑了一声,也很轻松,“这你就不用管了,法国的事,法国警察署会调查的。”

赵嘉良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点意味深长的笑容,“也许用我法国方面的人更管用。”

“赵嘉良,”谭思和只要跟他对上,多数时间都是没说两句话就开始来气,这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有的时候会让他很难办,他微微蹙眉,半是提醒半是警告地道:“你越线了,这不合规矩。”

“谭处长,”赵嘉良也看向他,他摘了墨镜,那双眼睛幽沉得仿佛深不见底,“事情做成了就一好百好,你管我用什么办法得到情报?”

“万一这次你搞砸了呢?”

赵嘉良笑了一声,“人生就是赌博,不怕你运气好,就怕你懂科学。”

其实平心而论,这些年,赵嘉良几乎没失过手,谭思和对他这话多了点兴趣,“那你的赌博科学是什么?”

赵嘉良高深莫测地挑挑眉,“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他说话留一半这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谭思和知道他有自己的路子,这些年他是怎么经营才出现在这个局面的谭思和不得而知,不过他刚才那句话是对的——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赵嘉良中间用了什么手段,只要不过分,他们是可以担待的。

谭思和不再问他,拿出一个文件袋从车窗给赵嘉良扔了过去,“远平号货轮的货物清单,接货方都在里面。还有你要的黄达成和荣昌公司的背景。”

赵嘉良点头,“查出他的资金往来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谭思和挖苦了一句,“纯洁得像个处女。”

赵嘉良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让你们警方查,最后就是这个结果。”

谭思和比他更不满,“你这叫什么话?!”

“我收回。”赵嘉良耸耸肩,“远平号是哪个公司的?”

“香港浩宇集团,前身是香港浩宇货运公司。”

赵嘉良挑眉,“刘浩宇?”

“对,就是他。”

“黄达成和刘浩宇的合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有这方面的数据,不好说。”

“刘浩宇会不会是黄达成的后台老板?”

“也可能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谭思和很保守地说了另一种可能,而后问他:“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赵嘉良笑笑,“我干我的,你干你的。我们互通有无,行吗?”

谭思和吹胡子瞪眼地哼了一声,“只要你不越线。”

赵嘉良在车里伸了个懒腰,然后气定神闲地耸耸肩,对这个几乎每次接头的时候对方都要说一遍的要求不以为意,“不越线就不是我赵嘉良了。”

谭思和在车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片刻后,他从副驾上拿起另一个装得鼓鼓的信封,也顺着车窗给赵嘉良扔了过去,“酬金。”

他一边说一边抻长了胳膊,拿着一张夹在小票据夹里的单据也递给了赵嘉良,“签字。老规矩。”

那单据上赫然印有“香港保安局”字样的公章!

赵嘉良接过票据夹,拿出笔来在那张单据上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姓名,把单据递还给谭思和后,他把墨镜重新戴上,“时间过得太快,我们合作已经超过十年了。”

是啊,竟然都已经十年了。谭思和现在还能回忆起他初来香港那头几年的时候——胆大心细,却疯子似的不要命,别人都往后躲,他却杀红了眼似的冲进死人堆里单枪匹马地把罗绍鸿硬生生给救了出来。他这个警方的线人根本不需要刻意伪装,斗狠玩命几乎就是本色出演,如果不是有广东那边的李维民做担保,当年谭思和根本不敢用他。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