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某武警驻地讯问室里,左兰拿起水壶,亲自给李飞倒了杯水,“我认真回顾了我们之前的谈话,你在中山对崔局长说,你有蔡永强勾结毒贩的证据,实际上你交代的都是几起案件中对蔡永强的怀疑。你还说林胜文的案件和5·13案宋杨的死有关系,这个关系是不是蔡永强?”

李飞皱着眉头,轻轻握住水杯不吭声,左兰微笑着退后了一步,“如果不愿意正面回答,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提示?”

李飞低头看着水杯,片刻后,终于用很轻的声音吐出了两字,“塔寨。”

左兰跟他确认:“塔寨?那是禁毒模范村。”

“5·13案是因为我和宋杨把矛头指向了塔寨村。”李飞语速很慢,但是条理很清晰,“塔寨村是东山最大的自然村,人口二万多。这么大的村子,在林胜文出事前的两年里,没出过一起制贩毒事件,可塔寨村的村民个个开豪车住高楼,难道都是靠养虾种荔枝挣出来的?”

左兰从旁边装满案件相关资料的笔记本里看了下大概的情况,对他说:“塔寨村有一个大龙房地产公司,在龙坪和东山地区有三个楼盘。最近,大龙房地产的丰园丽景也开盘了。”

李飞挑眉,“他盖楼的原始资金从哪儿来?”

“林耀东的投资和村民集资。”

“我怀疑塔寨村其实就是怀疑一个人——村支书林耀东。”李飞才不管林耀东的能量有多大,是不是人大代表,他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不是有组织的包庇,塔寨就不会拿模范村。说白了吧,我认为,塔寨村很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地下制毒团伙。”

“你怀疑林书记包庇村民制毒?可是林胜文死之前是被赶出村子的。”左兰提醒他,“你的怀疑有依据吗?”

李飞又把头低下去,“这个以后再说。”

这时候坐在一边旁听的李维民手机振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示意左兰继续,自己出去接电话,“学超?”

赵学超跟穿着防弹衣、荷枪实弹的特警们一起从楼里出来,步伐飞快地往各自的车上赶,他坐在副驾上,一边把安全带拽过来扣上,示意队伍出发,一边跟李维民汇报:“李局,已经找到包星他们藏匿的地点。他们藏身在中山的长安镇,我们正在往那里赶。”

李维民闻言精神一振,“记住,包星必须要留活口!”

“明白。”赵学超严肃而镇定地应了一声,“我挂了,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与此同时,中山市郊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内,张彪把车从巷子里开出来,常山也坐在副驾上,在给陈光荣打电话,“陈哥,我们找到他们藏身的地方了,在长安镇。绑架包星的人叫曾子良,他的车是一辆二手车,原来是一家珠宝公司老板的。那个老板因为常用那辆车运珠宝,车上装了GPS定位装置,过户的时候忘了把那套装置拆下来了。我们现在正往长安镇赶,不出意外的话,半个小时内能把事情搞定。”

电话里,刑侦陈队长的声音极其阴冷,“一定要取包星的命,不惜代价。还有,你马上把手机卡销掉,不能留下我们俩通话的记录。”

“明白了陈哥。”常山应了一声。另一边,电话一挂,陈光荣就关掉了通话的手机,将那手机卡从手机里拿出来掰断,直接扔到马桶里冲走了。

常山跟张彪到得比赵学超的人要早。

大晚上的,屋里的灯光照不亮外面的街巷,长安镇里黑灯瞎火,靠村头儿的一家二层楼房小院里,只有一楼的一间屋子亮着灯。

常山和张彪虽不是职业杀手,但身手跟经验并不逊色,那天对方开车把人劫走,双方没交过手,常山跟彪子也没把当天弄走包星的人放在眼里。

翻进院里直接就朝亮灯的房间摸了过去,但他们谁也没想到,本田的车主曾子良,竟然是个练家子。

要功夫有功夫要反应有反应还他妈经验老到,他们悄无声息地把门推开,里面曾子良就飞身凶悍地扑了出来,一脚把常山手枪踢飞,直接就把他摁在了地上——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