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在厨房的冷柜里找到仓促间躲进里面的包星的。

把他从里面拽出来的时候,包星眉毛染霜嘴唇发紫,已经冻的快休克了。

他左藏又躲了这么多天,被曾子良掳劫,又目睹命案现场,几乎把那点本来就不大的胆量吓碎了,警察连夜再一审,他就全撂了。

“我一直都在蔡启荣那里拿货,一个月到东山一两次。但每次只拿一万到两万块钱的货,从来没有超过两万以上的。后来有一天蔡启荣的侄子蔡杰找到我,说他可以以非常低的价钱给我一批货……十二万,十公斤。作为交换,他让我配合他们,把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一个叫宋杨的警察引出来。蔡杰跟我说,宋杨跟他们队里另一个叫李飞的,惹到他老板了,他老板叫他给他们点颜色。宋杨现在是陈珂的男朋友,我去做这事儿不会引起怀疑。”

包星陷在回忆里,声音有点胆怯,又有点痛苦,“我是需要钱,但对方是警察——警察我可惹不起,所以这事儿我本来是不敢干的,可是不干也不行……蔡杰把枪拍在桌子上,跟我说,有些老板,不是我想拒绝就能拒绝的。我没办法,为了活命,我只好答应。”

“后来蔡杰找来一个小姐和我一起拍了一张不雅照,然后把陈珂的头像P上去,寄给宋杨。再后来事情跟蔡杰设计得一样,宋杨真的上钩了。……我按照蔡杰说的,告诉他,有一笔特别划算的交易,十公斤的货,只要我十二万,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急着去拿货,但是实在没钱,只好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后来宋杨把我给铐了,问我这便宜为什么不给别人偏给我。也是蔡杰教我的,我说蔡杰是蔡启荣的侄子,想赚一笔外快,这单货是瞒着蔡启荣出的。要是叫他叔叔知道撬了他的货,这事情蔡杰兜不起。后来宋杨就问我们在哪里交易,让我带他过去……

“我……因为蔡杰他们当时就在隔壁屋子里听着我说话,我不敢多说,但我当时劝过宋杨,我说劝你还是别去,他不在乎,他把另一只手铐铐在了他手上,让我带他去指认现场。

“再往后,宋杨把我铐在车后座,就往南井村的北山养鸡场去了……路上他接了个电话,我估计就是蔡杰说的那个他的搭档李飞打过来的吧,不知道那边说什么,反正宋杨就跟他说,找到我了,拔出萝卜带出泥地翻出了南井村的毒窝,让他先不要告诉其他人。正说着话呢,他的车就被早就埋伏着的那边的人给撞了。

“他当时就受伤了,趴在方向盘上半天没起来,我趁机摸到了他的钥匙打开了手铐……蔡杰的人把他弄下车,想来杀我灭口,还好我早有准备跑得快,从旁边斜坡上直接跳了下去。 那坡很陡,也很深,幸亏我抓住了一条树根,最后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我拼了命地跑……后来一路到了中山躲了起来。”

赵学超把包星的供词整理好报了李维民,另外,他们从现场带回来的,除了几具尸体和各种武器装备外,还从常山他们开过来的面包车里找到了一部手机。

卡是新的,查不到任何通话记录,本来是暂时封进证物袋待查的,没想到这边正审着包星呢,暂时放在中山市局刑侦办公室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了。来电的是一个归属地为东山市的手机号——

办公室里,忙碌的所有人都静了一下,赵学超盯着那个来电,跟旁边的一个女刑警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

女警会意地接听电话,稀松平常的声音,透着睡梦初醒的慵懒,“喂?”

赵学超在旁边低声吩咐其他人马上对手机号进行定位,女警手机里听见一个中年男声问:“你是谁?常山呢?”

女警镇定地回答:“常山在洗澡,你又是谁?”

电话那边,陈光荣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把手机挂断,把里面刚换的卡又取了出来,掰断,直接扔到垃圾箱里,脸色紧绷地开车直奔一家私人茶楼会所。

一路按约好的包间房号找过来,推门进去,坐在茶桌边上不动声色摆弄茶具自斟自饮的正是塔寨林耀华。

陈光荣一年到头在林耀华这里拿得盆满钵满,这会儿却没能按约定替人消灾,他在林耀华面前不免就有些讪讪,“华叔……”

林耀华头也没抬,“中山的事,我都知道了。不是说你这两把枪万无一失吗?”

陈光荣自己也是纳闷又头疼,“常山和张彪确实是两把好手,按理说料理一个包星是小菜一碟,不应该出岔子。”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