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月落,李飞再回到那间讯问室的时候,终于听见了好消息。

“包星抓到了,”李维民定定地看着他,“你现在可以说了。”

李飞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显得急切,他在椅子上动了动,有那么一个瞬间,几乎就要站起来了,“他招了?他受了谁的指使?”

左兰和苏康都在,但席上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李飞等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深吸口气平静心情,摊摊手,“好,不该我问的不问。我想知道,我的嫌疑人身份还要背多久?”

“我只能告诉你,包星归案后,中山市局连夜对他进行了审问。”李飞看李维民,而他民叔说话的时候眼神坦诚又笃定,虽然没把话说明白,但目光一对上,李飞就从李维民的眼神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

他连日来总是下意识抿紧的嘴角终于松开了些,眼底那负隅顽抗的倔强不见了。他想了想,又问:“陈珂呢?”

赵学超找到陈珂后就把她密不透风地保护了起来,李维民肯定地回答李飞:“她很好。”

“好。”李飞靠在椅子上,长长吐了口气,开口道:“我说。”

李飞终于说了他们在抓捕林胜文之后的全部审讯过程。

“我们对林胜文的连夜审讯,中断过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李飞说到这里,两只手微微握紧,“他跟我说,我们有领导,一年能从他那里拿三百万。”

李维民说:“当时摄影机关了。”所以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个谜。

李飞点点头。

苏康问:“关掉录像,是不是违反了讯问嫌疑人的程序和规定?”

李飞先承认的确如此,而后又解释道:“但在具体的审讯过程中,这种情况不可避免。有的时候为了让犯罪嫌疑人放松警惕说出一些线索,我们也会这么做。”

“你觉得林胜文的话,有多大可信度?”李维民看着李飞,李飞抬起头,用坚定的目光看他。

“百分之八十。”

听到这个数字,李维民有些惊讶,李飞知道如此相信一个制毒人说的话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并非胡乱相信,“林胜文当时的表情和语气,很有底气,一副瞧不起我们的样子。我审过不少毒贩,也有横的,比如当年的蔡杰,都是负隅顽抗,嘴上硬,心是虚的。林胜文和他们不一样。他的底气从何而来?只有一个解释——他有靠山,来头还不小。”

“第二,经常有毒贩一上来就拿‘你们的领导是我的朋友、亲戚’吓唬我们,可他们说来说去都是虚张声势,没有实质内容。林胜文不一样,他说的都是细节。从问我的工资开始,再提到了‘你们领导’和‘三百万’,还说他有证据。他的话里不但有内容、有实例,而且表述的时候表情自然、语气肯定,没有一点做作。

“第三,我诈他说他说,的那些内容我用手机都录下来了,他当时的害怕也不是假的。”李飞说到这里,看着李维民,目光沉定,语气倏地十分强烈,“而林胜文说完这段话,回去第二天就死了。如果不是因为泄露机密被灭了口,还能有什么理由?”

没人能够合理解答,审讯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半晌后,李维民问他:“这件事你都和谁说过,你向上级汇报了吗?”

“首先,我不会向蔡永强汇报,但当时又没有来得及向马局长汇报。林胜文死后,我才把经过和怀疑汇报了马局长。”李飞叹气,漠然陈述事实的声音显得懊丧,“我跟宋杨说了,他又告诉了蔡军。”

“蔡军?”这些天以来跟李飞聊得多了,左兰对这些名字都不陌生,“你觉得他有嫌疑?”

“蔡军是塔寨村林宗辉的女婿,林宗辉是塔寨的三房房头,林胜文、林胜武弟兄俩都是他那一房的。林胜文死后,我问过蔡军,但是他不承认。”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