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那批货扣得实在不巧,正赶上他们塔寨林氏该结账的日子。几个房头带着各房能主事儿的男人们聚在祠堂内,林耀东端坐主位,看了看两旁或站或坐的人,朝林宗辉抬抬下巴,“三房先说吧。”

林宗辉也不含糊,直截了当地要钱,“该结账了。”

林耀东四平八稳地坐着,“钱还没到,再等两天。”

林宗辉皱眉,“已经多等了五天。”

“再等两天。”

“几天?”林宗辉不满起来,“给个准话。”

坐在林耀东左边第一个位置的林耀华拍了下扶手,“宗辉,你怎么跟大哥说话的?”

“我家里有卫星电视,我看了新闻。”林宗辉脸色紧绷地环视在场众人,“你们家里没有吗?家里总有小辈上网吧?上网一查就能查到。前几天法国警察缴了1。 5吨的冰。这1。 5吨的冰,不会是咱们塔寨做出来的吧?”

他用了个仿佛不知内情的问句,但其实那批货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里多少都有点数。林耀东也不推脱,直截了当,“确实是塔寨的。”

原本安静的星聚堂内众人逐渐窃窃私语起来。有惊慌不安怕引火烧身的,也有不怕死就怕从此断了财路的。

“那么大的房地产公司,难道就没有办法把钱补上?”

“也许是个机会金盆洗手,以后都不用提心吊胆了。如果不做这门生意,倒也好,那他林耀东得给大家一句话——以后做什么?”

“不做这门生意,还有什么生意能来钱这么快、这么把稳?”

“操,印钞票啊!”

“印钞票也是要杀头的。阿九公关了二十年,刚刚放出来,人都关成老年痴呆了。”

“现在剩的怎么办?手里料头还有剩,我那还有五百公斤货没有出。”

“扫毒扫得这么厉害,李维民亲自坐镇东山,这些货留在手里也是个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爆了。”

“赶紧找人出手。你要是没办法,我们自己想办法。”

“对,你要是不行,咱们另行选举。村支书也是有年限的,这一任干完,下一任换人嘛。能者居之。”

“我看宗辉就不错,他女婿是警察。”

“宗辉房里的胜武去哪里了?把他找回来……”

“是啊,胜武到哪里去了?”

……

林耀东原本只是不动声色地低头悠然喝茶,但听着他们越说越离谱,风势竟然逐渐开始针对自己而倾向林宗辉,他慢慢抬头看着下面越发混乱的人群,微微眯了下眼睛,突然毫无预兆地劈手砸了茶盏——

林灿带着几个年轻人闻声从外面冲了进来虎视眈眈地围住了众人,林耀东淡淡地看着他们,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我还在这儿。”

星聚堂下瞬间鸦雀无声,林耀东拿出条手帕来慢条斯理地擦手,冷淡地教训,“星聚堂是祖宗面前议事的地方,不是鸡零狗碎讨价还价的地方。”

林宗辉心里压着火儿,众人面面相觑,落针可闻的窒息中,突然有人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进来,人还没到,声音已经先到了,“今天好热闹,都在呢啊?”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竟然是蔡军……

林灿眉毛一横走上前来拦他,“这里是林氏宗祠,里面都是姓林的,你一个姓蔡的进来干什么?”

蔡军哼笑了一声,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我岳丈叫我来的。三宝没了,二宝残了,以后三房顶门立户就是我了。”说着拨开林灿就往里进,林耀华不悦地看着他,“你姓林吗?”

林宗辉在旁边插话道:“阿军可以入赘。”

“那要办了仪式才算。”

蔡军也没客气,大咧咧地走进来,竟当着所有人面直接将配枪亮了出来,往他岳父旁边的小茶桌上一拍,环顾周围的所有人,震慑力十足地笑了一声,“警方怀疑这里有人制毒贩毒,我来旁听,做个见证,总可以吧?”

“阿军,”林耀华皱眉,“别开玩笑了。怎么还带枪呢?”

蔡军挑衅地看着林灿等人,微微抬了抬下颌,“职业习惯。”

林耀东朝林灿示意,“叔叔伯伯们议事,你们都出去。阿军和小力留下。”说着,把手里的帕子一扔,环视在场早已噤若寒蝉的众人,“现在的塔寨,有自己的幼儿园、小学、养老院,全是免费的。只要你出生在塔寨,或者哪怕你出生在外面,但族谱上有你的名字,就能幼有所育,老有所养。全中国有哪个村子能做到?”

陪在林耀东身边的林小力眼睛都亮起来了,他是真切感受过这些好处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些,感谢而崇拜着他的东叔。

场面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林耀东语气微缓,继续道:“如果你们这样就满足了,那我只能说我很失望。信息时代了,全球化了,全世界都可以是我们的市场。如果你们没有这样的眼界,我要强迫你们睁开眼睛去看这个世界。这个时候,我们要团结,塔寨昨天、今天的繁荣靠的是团结,明天的繁荣依旧要靠团结。”

这场面有人有枪,不管人是哪家枪是哪家的,反正知道自己没能力抗衡的房头们最后也都点了头,按林耀东的说法,回去再“等两天”。

星聚堂的议会结束,林耀东沉默地上车回去,他有些疲惫地靠在后座,村子里只能容下一台车通行的狭窄小路上,车始终匀速地平稳开着。

跟他坐在一起的林景文看着路上从田间回来的农用车、接孩子放学的自行车电动车和从村外回来的人纷纷给他们的车子让路,心里多少有点自豪,林耀东闭着眼睛,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忽然开口对他说,“景文,你不要看。有些事,不去看可能会更清楚。你只要感觉这车子稳不稳,就知道塔寨的人对我变心了没有。这个时间,打工的回来了,上学的也接回来了,卖光了青菜的也该往家里赶了,是准备晚饭的时候了。这么窄的路,我的车还能开得这么稳,心里就有底气,”他闭着眼睛,波澜不惊,神态自若,“塔寨,还是我的塔寨。”

林景文收回目光崇拜地看着他,“阿爹,你真厉害。这下这帮人,能死心塌地跟你干下去。”

林耀东却摇头,“摁得住一时,摁不住一世。没钱赚,人心迟早要散。还是要赶快找下家,开拓市场。”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