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局办公室中,陈文泽气急败坏地拿着一份文件对着马云波和李维民怒道:“你们这份行动计划是怎么回事?”

李维民和马云波交换了下眼色。李维民开口:“有什么问题吗?陈市长?”

陈文泽深吸了口气,尽量稳住情绪,“为什么禁毒模范村也在行动范围里面?”

马云波解释:“这次的风暴扫毒行动比以往的行动都要大,动员的警力更多,深度和广度当然也……”

话还没说完,陈文泽就皱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不管什么深度和广度,你们这是好大喜功,怎么不考虑影响?”

李维民立刻接话道:“什么影响?”

陈文泽盯着他道:“塔寨是禁毒模范村,这个荣誉称号是我亲手颁的。你们去扫毒,就是打我的脸!”

马云波不满地嘟囔:“一个称号,又不是免死金牌。”

陈文泽目光略带沉重地看着马云波道:“你知道我作为东山市长,招商引资的压力有多大!为了维护一个宽松友好的投资环境,我花了多少心血!不能让回乡支援经济建设的人寒了心。就在前几天,林耀东还以大龙房地产公司的名义搞了一个助学基金。这样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家我们都不能相信,还有谁能相信?”

李维民点点头,突然就被说动了似的道:“市长说得有道理。我们再回去研究研究。”

陈文泽却不满意李维民的话,立刻道:“还研究什么?就这么定了,把塔寨从行动计划里摘出去。”

李维民微笑着试探似的问道:“市长,你跟林耀东有私交吗?”

陈文泽先是愣了下,接着愤怒地看向李维民,好似自己被侮辱了一般,语气却冷静下来,“如果尊重和感谢民营企业家对地方经济做出巨大贡献也算私交的话,那我就是和他有私交。”说完这话,他转身走了出去……

马云波和李维民再次互视一眼,一同朝外面走去。两人上了车后,马云波试探地问道:“师父,真的要把塔寨从行动计划里剔除出去吗?”

李维民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听他道:“当是卖陈文泽一个面子。”

马云波微微皱眉,却再没说什么……

马雯这一夜睡得还算不错,迷迷糊糊中听到有细碎的金属撞击声,她立即翻身下床从屋里出来,却发现灯架上的手铐开了。她连忙跑到窗口往下一看,见李飞正准备逃跑,他下意识抬头看看自己家的窗户,结果看见马雯,吓得立刻拔腿就溜!

马雯反而被他气笑了,脸都没顾上洗,从桌上抓过车钥匙,彪悍地撑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李飞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动作不再受限制,偏这马雯的速度比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更快,转眼就追了上去,李飞哪里肯就范,眼看她就要朝自己伸出魔爪了,李飞转身就跑进了他跟宋杨经常过来吃早点的摊位里,两人围着早点铺子一个追一个逃,在热气腾腾的油条锅两边对峙。这会儿正好就是吃早饭的时间,小摊儿上生意正好,里面都是住附近的邻居,左邻右舍纷纷过来围观,李飞的皮性子上来,竟然还不忘跟邻居大叔东叔大婶们点头打招呼,一边打招呼还得一边煽动群众帮他拦住后面那妞儿……

这些大叔大婶们自然都是李飞的老熟人,马雯遭受到来自大叔大婶们有意无意的阻挡,简直哭笑不得,这么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抓到李飞破绽,一把拽住李飞胳膊,马雯怕他再跑,手上力道加重了些,挑衅而不悦,“还跑吗?”

李飞被她拧着胳膊从早点摊里推了出来,大爷大妈各种围观群众满眼兴奋地探究,李飞只觉得就要没脸在这小区里住下去了,“都是我街坊邻居,给我留点面子。”他说着,小声服了个软,“行吗,雯姐。”

马雯虽然面上不太信任他,却还是依言放开了他的胳膊,一被放开,李飞拔腿就跑,马雯懊恼地抬脚就追,前方正好有摊水渍,马雯脚下一个踉跄,李飞见状,下意识地连忙回来关心,被马雯一把抓住,好巧不巧,她昨天开过来的车就停在路边,她押着李飞直接塞进了车里,转头就拿着车里的手铐直接把他铐在了后座的扶手上——

李飞一边挣扎一边表达不满,眼睛里都快喷火了,“我说你过分了啊!我好心好意过来看你有没有事,你就这样对我?我不是罪犯,你有什么权力给我上手铐?有什么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