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民带着左兰他们去了塔寨,去之前,安排他从省厅一起带过来的禁毒局科长艾超去参加了东山禁毒大队的会。

禁毒大队自己的会议室中,地上放着一只水桶,里面是各种化学材料,看上去廉价得很,艾超不解其意地看着那东西,“这是什么?”

“料头,福建货。”周恺仿佛见怪不怪了似的,平淡地说:“是这次‘风暴’扫毒行动搜出来的。”

陈自立从桶子里拿出一份叠得四四方方的纸,看了看微微张嘴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艾超,“再让你开开眼。”

艾超把纸接过来,一边打开一边问:“这又是什么?”

——那张纸上记载着各种化学品的用量和添加步骤。

艾超看了一眼,有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陈自立。

陈自立点头确认了他的说法,“制毒说明书,每只桶里都有。只要按上面的步骤操作,小学文化程度都能做出来。”

哪怕早有预感,听见真是这么回事儿,艾超仍旧骇然,又低头看了看手上这张配方跟地上那堆不起眼的廉价制剂,“你们东山的制毒分子,这么猖狂?”

被艾超这样一说,周恺和陈自立对视一眼,都觉得面上无光,有些讪讪地不再说话。蔡永强插话进来,说明了今天叫人过来开会的目的,“据提供料头的福建人供述,应该还有数十吨的料头不知所踪。这些料头一到东山,就像人参果一样,全都遁地消失了。”

“数十吨??”艾超咋舌,“这要是全都制成冰毒……”

其后的影响,简直想都不敢想。

广州的疗养院中,马雯正坐在心理治疗室外面等着李飞,里面隐隐能传出两人对话的声音。

李飞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回答着医生的问题。

医生一边翻看着李飞的资料一边道:“哦……不到一岁父母就都不在了?外婆一个人把你带大的?”

李飞懒得说话,只从鼻腔里道:“嗯。”

医生接着不经意道:“李维民是你的养父?”

李飞皱了皱眉,这次连回应都没有。

医生再次问道:“你觉得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李飞不耐烦地瞪着他道:“不错。”

医生情绪没有被影响,只是接着道:“进一步说,你仰视他吗?”

李飞勉强耐着性子道:“他是个受人尊敬的人。”

医生点点头,还是那个问题道:“那你也尊敬他吗?”

李飞又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连眼皮都懒得抬了:“嗯。”

医生看着他:“除了尊敬之外呢?”

李飞有气无力道:“没了。”

医生犹不放弃道:“温暖吗?”

李飞点点头顺着他的话道:“温暖。”

医生继续道:“高大吗?”

李飞继续顺着他的话:“高大。”

门外的马雯总觉得李飞脑子根本就没在上面,就是惯性地顺着往下说,这会儿医生要接着问一句“傻逼吗?”他估计都能顺着来一句“傻逼……”

可那心理医生不骄不躁,不弃不馁,仿佛没注意到李飞的这么个状态,还在继续念经,“你们吵过架吗?像父子那样?”

李飞深吸了口气,终于忍无可忍了,“父子吵架什么样?!”

佛系医生顿了下,平静地转向另一个问题:“那你觉得你们的关系亲密吗?”

李飞都想骂脏话了,强忍着一语不发地抬起眼瞪向心理医生,片刻后,念经似的医生终于被他瞪得有点害怕了,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继续道:“你怎么评价你的人际关系?”

看他了,李飞心里微爽地垂下眼去,又耐着性子回了一句,“挺好的。”

医生心中舒了口气,继续做着“问卷调查”,“跟同学、同事,相处都愉快吗?关系好吗?有没有沟通和交往的障碍?”

李飞眉毛烦躁地拧成一团,语气倏地冲了不少,“你什么意思?”

医生连忙解释道:“心理学上把每个人出生的家庭称作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对人一生的影响非常大,包括人际交往模式、认知模式、情商,以及性格。”

李飞耐着性子听医生在那儿讲,马雯在外面知道医生讲的都是些套话,忍不住想冷笑,她本着对医生专业性的质疑站起来,贴到了门上,打算把他问李飞的问题听得更清楚一点——

“每个人,要想改善自己的人际关系,想调整自己,都必须先回溯原生家庭,真正地认知自我,才能修复好自己。”

李飞很冲地回道:“我修复什么?我挺好的。”

门外,马雯心里自发地给这个医生发了一张“没用的庸医”终身成就奖状。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