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民坐在车里,车子在街面上行驶着,他望着车窗外熙来攘往的人群和车流正在出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接听道:“学超?”

赵学超直入重点道:“李局,两个杀手的身份搞清楚了:一个叫常山,中山兴隆茶餐厅的老板,祖籍黑龙江鸡西市人,2007 年因抢劫杀人被吉林警方网上通缉。另一个叫张彪,常山的跟班,祖籍吉林通化。通化在 2010 年发生过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该案一直没有告破。通化警方把张彪的 DNA 和当年现场留下的血迹进行了比对,证明当年的凶手就是他。”

李维民面色也凝重起来:“哦,都背着命案?这回是受谁的指使?”

赵学超有些为难道:“这个……中山专案组还在调查之中。”

李维民点点头,知道调查难度很大:“他们哪年到的中山?”

赵学超皱眉道:“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兴隆茶餐厅是在 2012 年开的。”

李维民立刻道:“重点查一下,他们和东山有没有交集。”

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办公室里,陈自立和周恺也正在忙碌着。陈自立一边查看资料一边道:“法院说,这两个嫌疑人的口供有问题,要是证据不足……”话还没有说完,陈自立突然住口,他看到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李飞。不光是陈自立,所有在场的人都僵住了,李飞见众人的反应,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还没等说话,周恺就很不客气地道:“你来干什么?!”

李飞油盐不进地冷淡回应,“我是禁毒大队的。”

周恺愤怒地瞪着他,“你跟督导组的人胡说了什么?蔡大队都被叫走了!”

李飞倔强地冷笑一声,“清者自清,他要没问题,干吗怕调查?”

周恺撸起袖子上前:“害群之马!”

见兄弟要动手,陈自立连忙拦住周恺,清了清嗓子,对李飞好言相劝道:“李飞,你害宋杨送了命,又害蔡大队被调查,就够了吧,兄弟们现在挺丧气的,你就饶过我们吧。对了,早上广州还打电话来,叫你回去看病,不信你问他们。”

李飞知道这一屋子里的人都对他有意见,他环顾屋子里一双双排斥的眼睛,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气得插在兜里的手都是抖的……

香港,赵嘉良跟着沈岳警官来到证据管理室门口。门上挂着“香港警务处证物管理室”的牌子,五十多岁的老警官沈岳对赵嘉良说了声“在这儿等我”,就径直推开了证据管理室的门,对里面道:“老许,我还以为你早回家领退休金了呢,怎么还在呀?”

正在整理档案的老警官抬头看了看沈岳说:“等着你来接我班呢。”

沈岳听了这话,转头向门外等候的赵嘉良点了点头,关上了门,然后上前把手里的调档单给老许,老许戴上老花镜看了看调档单,然后在电脑键盘上一字一字地敲着。

沈岳突然道:“不用查了,三年前我接的警。抑郁症,割腕自杀。”

老许推了推眼镜,顿了下道:“自杀?还调什么档?”

沈岳不正经道:“那姑娘年轻漂亮,我想再看看她的容貌。”

老许冷笑一声,不在意地起身朝里面走去:“你就是块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沈岳跟着他走到一排物证架前寻找,沈岳眼尖,直接从上层的证物架上搬下一个纸盒,“老许,你继续待着吧,等十年我再来接你班啊。”

老许从眼镜框上面探出眼睛来,白了他一眼道:“签字。”

沈岳一边签字一边嘟囔着:“又不是什么金银珠宝,你当我愿意拿回家?”

沈岳从管理室中出来,直接将盒子递给了赵嘉良,赵嘉良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沈岳不满道:“为什么非要重启调查?还能查出什么花来?”

赵嘉良不回答他的话,只是随口道:“谢啦,沈警官。”

东山的破烂尾楼里,林水伯坐在地上,他的面前摆着吸食冰毒用的冰壶。他粗糙的脏手颤抖着,突然站起来走到窗口,把手里的冰壶狠狠地扔出窗外。然后回过身来把地上的吸食工具都拿起来,统统扔了出去。

接着,林水伯一步步爬上“窗口”,他看着洞开的烂尾楼,里面黑森森的,他突然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比哭泣还要凄惨。“仔仔,爸爸来找你来了。仔仔……”

“水伯!”就在此时,伍仔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林水伯愣住了,他回过头来,只见伍仔正站在房间门口惊恐地望着他。那天他生气跑走,到底是让林水伯给揪了回来,这会儿他看着伍仔,不禁老泪纵横,有点欣慰,又有点难过,“伍仔,我要去找我儿子了……”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