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在他自己家卧室里弄了个白板,往床对面墙上一挂,一边在心里捋着各种关系,一边把涉案者和他所怀疑的每个人的名字都写在了上面,片刻后,白板上一左一右,左边是以林耀东为首的塔寨村的一张网络,右边是以蔡启荣、蔡启超为首的一张网络,两张关系图有个共同点——中间写着蔡杰的名字。

李飞想着跟蔡军喝酒时他说过的,宋杨遇害的时候,蔡启荣、蔡启超正在和一个香港人做生意……他思索着,又把“香港人”这三个字写在了白板中间。

看着白板琢磨了片刻,他转过头坐到电脑前,开始通过现有资料搜索一些信息。

他通过“蔡启荣、蔡启超、香港”三个关键词搜到了“龙坪市第二届潮汕商会迎春年会”,又通过迎春年会搜到参与年会的公司,眼尖地把一家名叫“香港嘉良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挑了出来。

再用这个公司名字去搜,知道了公司法人叫“赵嘉良”。

把“赵嘉良、蔡启荣、蔡启超”三个人放在一起,搜索引擎就显示了寥寥几笔、一看就是企业为了宣传而自己拟稿通过媒体记者发出来的报道。不过在报道里,李飞看见了一张赵嘉良跟蔡启荣、蔡启超兄弟的合影。

顺着这个思路找下去,很快,“香港嘉良国际”“潮商赵嘉良”“在东山投资兴建东山嘉良化工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注资三千万人民币”等消息都出来了。

李飞把消息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目光冷凝地注视着电脑照片里赵嘉良那张沉和儒雅的脸,片刻后,他站起来,笃定地把白板上的“香港人”擦掉,换上了“赵嘉良”几个字。

那时候的李飞还不知道,那是他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父亲的样子。

脑子用得多了肚子饿得就快,他在卧室里圈圈画画、写写改改了大半天,后来都听见了自己肚子叫了,这才反应过来早上起来到现在一直没吃饭。

李飞摸了摸肚子,站起来走出去,刚走到客厅,就见茶几上刚好有一碗泡面,毫不客气地拿起来就吃,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马雯立刻叫道:“喂!这是我的!”

李飞毫不在意地道:“你再泡一碗呗。”

马雯瞪着他:“就这一碗。”

听到这是唯一的一碗,李飞有些讪讪地放下了面碗,然后又往马雯那边推了推。

马雯看他这副可怜的样子,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服你了。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没有鸡蛋,给你煎两个鸡蛋先对付着吧。”

李飞揉了揉鼻子,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宋杨。曾经两人也是同吃最后一碗面。

马雯动作快,片刻后厨房里飘来焦香味儿,她从厨房出来,把那两个煎得金黄的溏心太阳蛋放在了他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饿得心慌,马雯做的这些,总让他能想起来宋杨——抢他面吃的宋杨,给他煎蛋的宋杨,透过马雯,他好像又看见他兄弟了似的。

马雯看他盯着鸡蛋动也不动地怔愣出神,半晌后眼圈竟然都红了,有些无措又格外别扭,连凶巴巴的语气都没了气势……

“干吗?知道你人缘差,但也不至于差到有人给你煎个蛋就感动成这样吧……”

李飞不理她,却从怀念中缓过神来,闷不吭声地低头夹起鸡蛋,仿佛在发泄情绪似的,狠狠地咬了一口。

马雯靠在沙发边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看他这个狼狈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多少有点满足,张嘴出来的却是,“哎,会说谢谢吗?嘴巴就用来吃啊?难怪人缘差!”

这时李飞已经飞快地把煎蛋吃完,擦着油光的嘴巴带着点淡淡讽刺看着她,“你才认识我多久就说我人缘差,你很了解我吗?”

马雯轻蔑地看他一眼,理所当然特别笃定,“你恢复自由那么久都没人联系你,唯一和你联系的除了李局就是那天见的陈珂,还有谁会联系你?你这不是人缘差吗?”

这可真是……无法反驳。

李飞撇撇嘴,自觉在这个话题上自己占不着便宜,伸手又把马雯的那碗面拽了过来,“你不饿的话,我先吃了!”

他这个狼吞虎咽的样子,倒真是饿得狠了。马雯觉得让个大男人吃俩煎蛋填肚子这也确实不太人道,也就没阻止他,自己转头轻车熟路地从冰箱里拿了罐李飞之前囤的饮料拧开喝了两口,想想又觉得把午饭让给他吃实在很委屈自己,忍不住还是想戳他,“你……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活该你现在还单身。”

李飞呵呵呵地笑起来,气定神闲地开始嘲讽,“说我单身,那你呢,你男朋友呢?”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