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雯脾气又急又暴,但好在是个讲理且不记仇的,自愈能力还超强,中午被李飞从走廊拉回来的时候还横眉冷对拿他当空气,这会儿已经雨过天睛了。她看着李飞在白板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的人物关系网,诧异地开了腔:“什么情况?福尔摩斯?”她说完又觉得这不是重点,指了指白板,“不是……天天藏着自己看,今天怎么舍得拿出来了?”

李飞这一下午锁在卧室对着这块板子,这会儿终于灵机一动有了道道,他从厨房里拿了根筷子,回来高深莫测地对着马雯敲了敲白板。

马雯虽然参加了丰益宾馆的行动,但后来的工作主要就是保护李飞,因此对案情的发展知道得有限,白板上有几个名字她甚至都没听过。站在前面凝神看了半天,她摇头,“没看出什么。给我讲讲?”

李飞这才神秘地低声道:“你想不想知道林胜文的证据在哪儿?”

马雯愣了片刻,突然嘲笑,“有证据你就不是这副德行了。”

李飞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手里没有,但是我知道哪里有。”

马雯显然是不相信李飞,只把这当成逃跑的另一个借口,立着眉毛警告道:“别想乱跑啊。”

“跑什么跑,不跑不跑。”李飞是有求于人,从善如流地跟她一叠声地保证一番,这才又故意带了几分恭维讨好地跟她说:“但这个证据只有你能拿到,我不行。”

马雯对他这种惯犯没什么信任可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支开我?更没戏。”

“我是认真的!”

马雯掏出手机示意他,“你最好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不然我就汇报给李局——我也是认真的。”

“你别啊……”李飞看她要打电话向李维民汇报,一着急就连忙按下马雯拿手机的手,不满地嘟囔,“二十多岁人了,怎么老喜欢打小报告……你先听我说完。”

马雯猝然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脸上有转瞬即逝的尴尬,但还没等李飞捕捉到,已经又变得凶巴巴起来,“说!看你耍什么花样。”

李飞一本正经的,“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可能有线索,但是我在毒贩那边挂了号的,谁都认识我。你是省厅的,刚来,生脸。最主要你是女的,目标小,这事儿只有你能办成。”

马雯看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由已经信了一半,犹豫地打量着他,“真的?”

“我骗你干吗?你这身手我跑得掉吗?”为了达到目的,他也不在乎认不认了,“我要骗你的话,我每天躺家里让你看着,一日三餐给你伺候好好的,直到你任务完成,行吗?”

马雯挑眉收起手机,好奇中又夹着不耐烦,“信你一次……在哪儿啊?”

李飞把手里的筷子放下,“先去你那儿。”

马雯挑眉,满脸怀疑,“我那儿?又耍什么花样?”

“就换身衣服,”李飞上下打量着她T恤配牛仔的穿搭,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你穿这个可不行……”

夜半时分,灯红酒绿的甜蜜蜜夜总会门口,一辆出租车在不远处停下,李飞和马雯先后下了车,两人差不多都变了个样子。

李飞一副小流氓的打扮,喷着啫喱把头发抓起来做了个“杀马特”洗剪吹造型,戴着墨镜,破洞牛仔裤腰间别着一条金属链子,手腕上不伦不类地缠着不知道打哪儿弄来、也看不出是真是假的菩提子珠串,走路一步三摇晃,就差把“老子不是好鸟”六个大字贴脑门上了。马雯的齐肩短发用一次性染发剂染成了黄色,身上是一套紧身的黑色低胸套裙,化着烟熏妆,眼角用粗眼线勾勒得微微上挑,整个人看上去妩媚妖娆又性感。

她平时就是个素面朝天,这会儿化了妆,整个人的气质显得跟平时不太一样,李飞站在夜店门口隔着墨镜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十分满意,特别中肯地评价,“挺风尘。”

马雯柳眉一竖:“你说什么?!”

“我说你穿裙子挺好看!”李飞立即大声改口,笑嘻嘻地扮演着一个称职的混混儿,带着马雯往夜总会里面进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记住,你叫周琳。”

马雯不解,“为什么?”

“行动需要,注意伪装!”李飞神秘又殷勤地说了一句,马雯扫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甩开他径直朝着甜蜜蜜走去。

落后两步的飞Sir看着踩着细高跟、风情万种扭着腰往前走的马警官,摸摸鼻子,人都走前面去了,他才敢逞口舌之快地抱怨一句,“保镖还那么多问题……”

“甜蜜蜜”生意不错,这时候又正好是高峰期,一推开门里面嘈杂的动静就爆了出来,乌烟瘴气中一群红男绿女随着不断变换颜色的彩灯挤在台上疯狂摆动身体。马雯进去四处看了看,擦着端着酒杯拿着饮料在台下跟着一起摇摆的人的身体挤过去,在离舞池很远、相对安静的卡座上坐了下来,打了个响指,招呼远处的服务生,“Waiter!”

这店里做着见不得人的买卖,在里面上班的无论男女眼睛都贼得很,过来的男服务生一眼就看出她是生人,笑得很殷勤,“美女,第一次来我们这里?”

马雯瞟了他一眼,倒是半点不露怯,老到地从红色漆皮小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放在桌子上,随手从里面抽出一张,当着服务生的面轻车熟路地对折了几下,把百元大钞折成了一个板板正正的三角形,脸上挂着点意味深长的笑,给他递了过去。

“稍等。”侍应生接过折好的钱,表情变也没变,噙着殷勤的笑,转身离开了。

他走了没五分钟,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在马雯对面的位子上坐下,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马雯一番,“要货?”

马雯看得出来她是这个场子里的妈咪,点点头没说话。

“等我一下。”妈咪也点点头,没说她要的“货”有还是没有,对她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不远处吧台边上有个穿艳色裹胸露脐装配小短裙的风骚女郎,妈咪径直走过去,压低了声音对她朝马雯的方向扬扬头,“见过吗?”

这姑娘是她手底下的人,会来事儿得很,很多人来了都愿意找她。她认识的人多,路子也就广,闻言看过去仔细打量了一遍,摇摇头,妈咪的眉间就微微蹙了起来,背对着马雯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没见过?去看看,谁介绍来的。”

姑娘点头,笑着走到了马雯的对面,坐在了刚刚妈咪的位子上,很自来熟地笑起来,“我叫艳艳,以前没见过你,第一次来?”

马雯点头。

“怎么知道这儿有货的?”艳艳问道。

马雯无声笑笑,“我男人常来。”

艳艳眨眨眼,“这儿没有我不认识的人,你男人是谁?”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