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男回来的时候,调酒师正好把他要的那杯“邂逅”拿了上来,他接杯推杯之间手里一枚白色小药片已经被扔进了酒里,那东西入水即溶,送到马雯手边的时候已经彻底混进了酒液冒出来的气泡里,“美女,我和湘仔是兄弟,这杯我请你。”

马雯暗地里借着身体的遮挡跟李飞打了个“OK”的手势,对加了料的酒佯装不知,豪爽地仰头喝了几口,一杯酒还没下去一半,人已经趴在吧台上失去了意识……

湘仔被牛仔男的几个小弟带着,唯唯诺诺地走过来,照面对牛仔男喊了一声“哥”,那男人指着昏睡不醒的马雯,“这女的说是你马子,你认识吗?”

湘仔前不久刚捡了条命,这会儿夹着尾巴做人,是个人都不敢惹,闻言赶忙仔细看看马雯的脸,摇头照实说了,“我不认识她。”

那男人露出一个笑来,“既然不是你的人,那哥哥我随便了!过来搭把手,帮我把她弄楼上去。”

“他就是湘仔!”陈珂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看他们要把不省人事的马雯弄走,连忙就想站起来去拦,被李飞一把摁住了,“马雯被盯上了。你回车上去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出来!”

陈珂脸上有控制不住的慌乱担忧和急切,“可是你们……”

“没事。”李飞说着指了指马雯刚才坐过的高脚椅下面一摊水渍,“酒她没喝,吐了。”

“哥哥把床都给你准备好了,有本事就办了她,啊?”一阵哄堂大笑,李飞赶过去的时候,正看见牛仔男把湘仔跟马雯锁在一个屋里。

李飞藏在楼梯间里,看那人留了两个小弟守门,带着人转身又从电梯下了楼,他等了等,看没人再上来,便如同猎豹一般悄没声息地追过去,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从后面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肩膀,猛地一记过肩摔,将那人摔了出去——那人几乎被摔蒙了,趴在地上半晌连一声叫喊都没发出来,另一个人闻声掏出匕首低吼一声照着李飞的脖子划去,眼看刀到面前,李飞闪身躲开的同时抓住那人手腕一记手刀砍下去,匕首应声落地的同时,房门被人从里面硬生生砸断了门锁,猛地打开了!

马雯快如闪电地冲出来抓住那个被李飞摔蒙了这会儿要跑下楼叫人的马仔,下手毫不含糊直劈后颈,那人彻底昏过去的同时,李飞也飞起一脚直接踹晕了另一个人。

两人一人一个把昏迷的两个混混拖进卫生间,反手关上已经没法锁死的房门,用拉链门闩拦了一道,李飞锁上卫生间的门,正迎上马雯的目光,他笑了笑,觉得很欣慰,“谢谢。”

他突然道谢,倒是把马雯谢蒙了,“谢什么?”

“谢你相信我这个队友。”

马雯狡黠地眨眨眼,没说话,朝房间里抬了抬下巴,示意李飞。

房间里,被这晚上突如其来的种种变故吓傻了的湘仔惊恐地看着他俩,戒备地往窗根靠了靠,“你们是什么人?”

李飞直截了当,“警察。”

“警察?!”湘仔看着这两位的作风,完全不敢置信。

李飞干脆掏出自己的警官证给他看了一眼,“你认识常山吧?”

湘仔看见警察就更了。他现在在中山这片道上混得跟夹尾巴狗似的,这边没人挺他,警察又来抓他,前后左右都没出路,他被李飞逼到墙角,瑟缩着,回话倒是很殷勤,“认识认识,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常山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靠山?”

“这……没有……不是,我、我不知道,不记得了!”他眼神躲闪说话打着磕绊,明显是在撒谎。马雯不客气,反拧他的手臂直接把他按在墙上,“我帮你回忆回忆?”

湘仔没想到这个穿着暴露的女警竟然比眼前这男的还不好惹,他疼得直叫,瞬间就了,倒豆子似的哗啦哗啦说得极快,“我说我说!他跟一个叫‘陈大队’的警察关系特别好——我原来还以为他是警察的线人!”

陈大队?李飞跟马雯对视一眼,整个广东省有多少个“陈大队”先不说,但他认识的“陈大队”,只有陈光荣一个人!

李飞冷笑一声,这里人多眼杂没时间多问,他跟马雯一边一个抓着湘仔从后门离开。陈珂看到李飞回来了,打开车门,在外面的湘仔低头一看见里面的陈珂也是惊讶,“你不是包星……”湘仔一句话没说完,人就已经倒下了。额头上一个血窟窿,皮肉都向外翻,狙击步枪的子弹从后脑射出来,直接把脑袋打了个对穿……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李飞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湘仔刚倒下,他就猛地附身把车门当掩护,猫腰按住吓得失声尖叫无法反应的陈珂,“趴下!别动!”

陈珂没法形容亲身经历枪杀现场是种什么感觉,她只是觉得湘仔一个大活人,连眨眼的工夫都不到,竟然就死了,她在医院工作,她接触过那么多的死亡,可却是第一次这么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她整个人都是僵的,她趴在后排椅子上一动不敢动,澄澈的眼睛里蓄满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眼泪,她模糊的视线像是看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盯着李飞,李飞面对不知藏在哪里的狙击枪都没慌一分,却在她这恐惧的、求救的眼神里慌了神。

“不害怕,没事的……”李飞声音有点涩,他长这么大也没这么安慰过谁,还是在这种要命的场合,可陈珂的样子让他心里莫名其妙地泛着酸胀的难受,“有我在……不害怕……”

他干涩地重复这一句话,但眼神沉定,带着跟李维民有些相似的坚定笃信。他看马雯已经敏捷地猫腰绕到了车的另一面,那边车门打开,马雯跟他点点头,他微微抬头朝外面黑咕隆咚的巷子看了一眼,刚抬眼就又是一枚子弹打出来被车门弹飞,车里的陈珂猛地一震,本能地一把抓住他的手,下意识地往车里拽了一下。她在他的安抚中本来已经镇定了些,这会儿眼泪落下来,眼里的担忧让李飞看得格外真切……

“我没事,你别怕。”李飞有一瞬仿佛心虚的尴尬,但来不及管这个,他一叠声地安抚她,“保持住这个姿势,压低身子,不会有事的!信我!”

陈珂信他,所以松开了手,她吓得说不出话,却用颤抖的嘴唇对他做口型,说的是“小心”。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