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林水伯一起去陈珂家水果店的时候,陈珂刚下班回去,水果店的生意最近才又逐渐好起来,陈珂的父母和她弟弟都在忙,看到李飞来了,三人一脸不待见的样子。

李飞有点尴尬,迎出来的陈珂看了眼局促站在角落的林水伯,“找我什么事?”

李飞有点不好意思,硬着头皮抱歉地说道:“我……还得麻烦你个事……能不能先把林水伯安排在你这?他是我初中班主任,5·13案……当时我从医院出来没地方去,就是水伯帮的我,还记得我给你打那个电话吗?就是用水伯的手机打的。水伯现在……现在有点困难,他因为吸毒被塔寨赶出来了,现在住在一个烂尾楼里,挺可怜的……你能不能收留他?让他在你们店里打工,晚上还可以看店,就不用叔叔阿姨轮流在店里守着……行吗?”

陈珂为难地看了看林水伯,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说:“吸毒……”

李飞急切道,“水伯是因为他儿子吸毒,自己才……详细的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林水伯明白李飞这份心意,他自己此前颓废度日完全是因为儿子没了,他也就失去了活着的念想,能活一天算一天,死了也算解脱,但现在仔仔蒙冤丧命,害死他儿子的人还逍遥法外,他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也想借此机会重新振作起来,连忙走过来恳切地对陈珂保证,“我一定能戒!为了我儿子!”

李飞看着陈珂,“我相信他一定能戒掉!陈珂你相信我,好吗?帮帮忙!除了这儿,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安置他。”

陈珂咬咬嘴唇,“以前是塔寨的?”

见李飞点头,她轻轻拧起眉毛,劝说道:“李飞,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些事都告诉民叔,或者马局长。你应该找他们帮忙,别再单枪匹马地自己查了!昨天晚上……太可怕了……”

李飞一时语塞。他就是这么个猴急的脾气,之前还再三犹豫想打电话安慰人家,这会儿因为林水伯和仔仔的事,热血冲脑,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了。

他忘了,但是陈珂却忘不了。

马雯都要觉得李飞是个十足的“直男癌”患者了,她瞪了他一眼,指了指店里各忙各的陈家人,忍不住插话进来,“李飞,你别给陈珂那么大压力,你没看见她家人的态度吗?”

“……好吧,那我再想办法吧。”李飞尴尬地对陈珂笑笑,也指了指店里,“我那个……跟叔叔阿姨打个招呼就走。”

他打招呼也没人理,陈家除了陈珂外其他仨人都跟没听见他说“再见”似的,他越发尴尬,灰头土脸地转身要走,陈珂犹豫再三,却还是叫住了他们,“……让水伯留下来吧。”

陈珂叹了口气,带着林水伯进了店,找了个位置先让水伯坐下等会儿,她自己去跟爸妈说情况去了。李飞他俩也没立刻回去,坐在路边停着的车里,给江西萍乡镇派出所打了个电话,请求当地公安配合他们帮忙寻找伍仔的相关信息,不过,因为两人提供的信息有限,暂时也没能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不过那边同意继续帮他们再往深查一查,有消息给他们回电话。

挂了电话,跟萍乡镇派出所报了自己警号才说服对方帮李飞查伍仔消息的马雯心有余悸地重重叹气,“我算是正式被你拖下水了——现在怎么办?”

这回李飞不擅作主张了,“去找李局,我要向他汇报一下近期的情况。”

他们驱车往云来宾馆去的时候,云来宾馆会议室内,对蔡永强的讯问仍然在进行。

李维民、艾超、左兰三人坐在一张椭圆形会议桌的北侧,已经被停职、正在接受调查的蔡永强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对面,有问必答,面无表情的脸上却看不出丁点情绪。

“说到线人,去年7月16日,马云波是不是找你谈过想发展塔寨村林宗辉的三儿子林三宝为线人的计划?”

蔡永强默默地看着李维民,回答说:“是说过。但说实话,这事让我非常困惑。”

左兰注意到他的用词,“困惑?”

“对。”蔡永强坦言道,“马局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前半个月,我已经在和林三宝秘密接触了。”

李维民和左兰不由自主地相互看了一眼,李维民问他:“你让谁跟林三宝去接触?”

“就我自己。”蔡永强自嘲地笑了一下,“局里、禁毒大队没有一个人知道。”

“为什么?”

蔡永强耸肩,“有个笑话,说谣言和真相是一对双胞胎。谣言性子急,冲在前面,人家发现他是冒充的,被拍死了。等真相慢吞吞地出了门,大家才发现真相和谣言长得一模一样——坊间早有传闻,塔寨不干净,不管是谣言还是真相,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会议室里一时沉默下来,谁都没有说话。半晌后,左兰示意他,“说说林三宝的事。”

蔡永强几乎没思考,直截了当地说:“公安局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它是权力的交汇点,也是信息集散地。权力的交汇点,很好理解。信息集散地,因为公安局是唯一可以毫无阻力地接触社会各个角落的机构,它本身就是一个情报中心。这是题外话。塔寨村制毒的风声早就在坊间流传,我就想试试水,看这个传言符不符合刚才我说的那个谣传理论。塔寨村一般人很难进去,这情况你们也了解。没有办法,只好再照搬当初在塘头村发展蔡三毛为线人的办法。”

“你很喜欢用线人?”

“这就是禁毒和刑侦的不同。毒品案件是不会有人报案的,必须靠我们自己积极主动侦查,而且抓毒要抓赃,所以,要想得到线索最好从团伙内部找突破口。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都喜欢发展线人的一个原因——毒案需要经营。第二,我们禁毒大队所有人员的照片、出生年月、家庭地址、手机号,禁毒大队的所有车牌号,甚至临时牌号,东山的制贩毒分子都已掌握。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用线人恐怕是代价最小的。”

李维民盯着他,“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怀疑向上级部门汇报?”

“没有证据,而且做这件事有可能触碰红线。塔寨村是禁毒模范村,是龙坪和东山地区……怎么说呢?是我们自己树的一个典型。塔寨村的情况跟田溪镇塘头村完全不同。如果我的怀疑是错误的呢?如果像塘头村一样把线人暴露了呢?如果……”他顿了一下,定定地看向李维民,缓慢的、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林耀东有什么更硬的后台呢?”他说着,摇摇头,“我不能拿干警的前途做赌注。”

不管有心还是无意,他的这番话,的确在李维民那里刷到了好感度,李维民理解地点头,“你说在马云波向你交底之前,你已经和林三宝进行过秘密接触了——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吗?”

蔡永强摇头,“没有。”

“林三宝什么态度?”

“不肯合作,他不信任我们。”

“马云波给你交代任务的时候,为什么不向他汇报你已经开展的工作?”

“他是副局长,主抓禁毒,我的顶头上司,他提出的建议,在我这边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有必要扫他的兴吗?”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