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和马雯这对“雌雄大盗”也算是够级别了,人刚一进东山,就被杜力亲自给押回了云来宾馆李维民的办公室。

隔着办公桌,这对逃跑的“嫌犯”站着,李维民也站着,气得指着李飞的鼻子拍桌子,“又去了惠州,你怎么不上天呢你?!”说着又转向马雯,“还有你,我是让你跟着他到处乱窜的吗?!”

马雯低着头一副标准挨训的样儿,嘴里却在小声嘟囔,“不跟着怎么保护他?”

李维民气结,“你到底是哪头的啊?”

“我当然是您这头……”马雯下意识地要表忠心,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不对,连忙又改了口,“——正义的一头!”

李维民算是跟他们两个小兔崽子没脾气了,放下手没好气地问他们,“这次去惠州,查到什么了吗?”

马雯偷偷看了同样垂着眼的李飞一眼,俩人谁也没吭声,李维民太知道李飞肚子里那点道道了,要不是中间有个桌子隔着,他都能去戳李飞脑门儿,“你肯定查到了什么!不然你能乖乖地上杜力的车?!”

李飞也不瞒着,就坡下驴地跟他讲条件,“你给我复职我马上汇报!”

李维民眼睛一瞪,“你说什么?!”

上次这对“父子”吵架的阵仗马雯可不想再见识一次了,赶紧踢了李飞一脚让他闭嘴,抢在他前面脸色一整,汇报道:“报告!林大鹏的案子非常可疑!”

李维民:“说详细点!”

马雯说:“还记得果园报假警的蔡松林吗?他的尸体是10月23日被发现的,死因是饮酒过量导致的醉酒驾驶,当时陈光荣亲自出的警。但蔡松林本人酒精过敏,滴酒不沾。”

“这跟林大鹏的案子有关联吗?”

“有关联。蔡松林死前的一天,陈光荣让林大鹏去帮他买酒,而且买的是陈光荣根本不喝的劣质酒,所以,可以推测,林大鹏极有可能是目击了什么,被灭了口。”

这真是跟什么样的人混就学什么样儿了,才多久的工夫,马雯也有了李飞那凭着猜测就敢断言的毛病。李维民虽然不否定她的推测,却不认同这个方式,“如果只是时间上的巧合呢?”

马雯皱眉,“那巧合也未免太多了。而且伍仔说了,林大鹏是被大虾注射了过量的冰毒死的。”

李维民问她:“你怎么搞得这么清楚。”

“报告李局,我的任务是保护李飞,那么必须清楚地掌握他的一切日常习惯,乃至他的所思所想以及行为活动动机。”马雯说着跟他们李局狡黠地眨眨眼,“否则追不上他,无法保护。”

李维民不说话,李飞那点勉强按捺住的耐心算是没了,“麻子和大虾经常在‘甜蜜蜜’KTV活动,我知道这两人长什么样,只要去那儿,一定能抓到这两个人!给我恢复职位!”

“去找艾超,就在这儿安排两个房间,今晚你俩把你们掌握到的林大鹏的情况写一个详细报告给我。”李维民终于说话了,对李飞的要求却跟没听见似的,“——还有检查!”

马雯应了声“是”,李飞却没那么好打发,他撇撇嘴,一脸消极怠工的样儿,“你不给我恢复职位,我写哪门子报告和检查啊。”

李维民眉头一皱眼睛一立,“写不写?!”

写就写吧。凡事都有度,知道自己今天压着李维民的容忍底线也作得差不多了,反正从干了缉毒警之后,他写过的检查比写过的行动报告都要多,特溜儿,遣词造句信笔拈来,没个半小时就能交差。

第二天早上九点,李维民叫着左兰开了个小会,把李飞的报告给左兰看了一遍。

“根据李飞这份报告,林大鹏案没有表面那么简单,麻子和大虾必须尽快抓捕。”左兰把报告又看了一遍,抬头问李维民:“李局,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李维民过来之前其实就已经有打算了,“今晚,免得夜长梦多。”

“谁来执行?”

“这活嘛,”李维民沉吟片刻,老狐狸似的笑了一下,“让蔡永强干。”

左兰吃惊地看着李维民,“蔡永强?这个时候,这样的抓捕行动,启用蔡永强,算是一种考察?”

李维民说:“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时间不允许我们从外地调警;二是外地警员不熟悉东山的情况;三是动静闹得太大会打草惊蛇。”

左兰对这个人选不太信任,“但如果蔡永强……”

李维民成竹在胸地笑着问她,“你是信不过蔡永强还是信不过我?”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