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御龙花园里面摸不出门道,李飞和马雯只好又回了车上去守株待兔。

陈光荣在往小区外面开的时候接到了林耀华的电话,他依言带着后面那辆一路跟着他的车拐上了一条山路,不疑有他的李飞也跟着开了上去。山路几个盘绕,前面一个U形弯道,陈光荣的车暂时失去了踪影,李飞心里莫名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担心有猫腻,下意识地提高车速拐弯要追上去,不承想却迎面驶来一辆装沙土的重卡……

那山道本来就窄,重卡按着喇叭发出刺耳的尖锐声音,车却向李飞的车横冲直撞了过来。李飞急打方向盘,躲开了重卡,车却失去控制地猛然撞向山体。

另一侧,在山路的制高点上,陈光荣停下了车,回头看了看,开车走了。

李飞马雯的车前脸被撞得面目全非,整个前盖凸起来差点越过窗框拍李飞脸上,挡风玻璃在撞上的一瞬间就全碎了……

两人都撞了个头破血流,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趴在方向盘上的李飞先醒过来,看到旁边一动不动仿佛死去的马雯,心里突然感到无比的恐慌——宋杨已经离开,他经不起再失去一个搭档。

霎时的恐惧让他蓄起力气用力推开变形的车门下了车,慌忙把马雯抱出来让她靠车坐着,急切地想叫醒马雯,同时慌乱地检查她有没有受重伤,“马雯!马雯!你醒醒……醒醒!”

好在马雯睫毛微颤,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李飞看她醒了,仿佛全身力气用完一般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可马雯醒过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下意识地一把抓过李飞。明明她额角还在流血,她却仿佛完全没感觉到疼似的,神情极度冷静地用专业的医疗检查手法不由分说地检查起李飞来。

李飞被她的紧张反常闹得有点蒙,担心她是不是把脑子撞坏了,“马雯……”

马雯几乎声色俱厉地急躁吼他:“回答我!疼不疼?!”她说着又去检查李飞的腿,所有的动作和言语都仿佛之前被设定好的程序,此刻正在自动按套路执行一样,“这呢?……这呢?”

李飞有点慌张烦躁地一把抓住马雯的肩膀,他眉宇间也糊了血,但目光清明,眼神沉定,声音虽然不稳,语调却十分肯定地告诉她:“马雯,我没事。”

被他这么抓着一摇晃,马雯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少见地尴尬局促起来,推开李飞,踉跄站了起来,沉默地打开后备箱找出几瓶矿泉水来,递了两瓶给李飞,跟他一起疲惫地靠着车坐在地上,用水清洗伤口,又拧开一瓶喝了几口。

李飞掏出手机,给交警大队那边认识的人打电话,“喂,我李飞,我撞车了……人没事……帮我报交警叫拖车……我给你发位置……”

马雯不说话,默默地喝着水,一手用纸巾摁着额头。李飞打完电话一回头,却发现这从来都大咧咧坚韧强势的姑娘,眼里竟然有泪光……

李飞跟李维民一样,什么都能扛,就怕看谁哭。马雯这么一掉眼泪,李飞立刻慌了,他没多想,只合情合理地觉得这是刚才那场事故给吓出来的,自己也懊丧痛苦地攥紧了拳头,“对不起,又连累你!以后离我远点吧……我不能保证每次都没事……”

他颓废地自嘲,马雯却吸吸鼻子看向他,目光坚定而勇敢,“你可以伤心,可以难过,但就是不要自责!”

李飞沉默地看着她,马雯凄惶地笑了一下,“这是我搭档,也是我男朋友,临走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关于马雯的男朋友,李飞之前就有过猜测,但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被马雯本人证实,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他……”

“他牺牲了……”马雯寥落地勾勾嘴角,眼泪却又落了下来,她拿着手里的纸巾擦了一下,逃避地看向了远方,“我们在高速公路上拦截一辆车,对方完全是不要命的做法,照着我俩的车直接撞过来……我男朋友他第一反应是向右打方向盘,把自己那边撞了上去……”

“……”李飞不知道该劝些什么,动容地拍了拍马雯的肩膀,试图从这个动作里给她些安慰和力量,“离开猎鹰突击队就是因为这个吧?”

“嗯……”

“所以呀,”始终没法从宋杨的事情里走出来的李飞也苦笑了一下,“没办法不自责对不对。”

马雯抿紧嘴唇,沉默地摇摇头,片刻后,带着浓重的鼻音,坚强地说道:“自责没有用,人死不能复生。”

李飞看着远方逐渐升起的太阳,深吸了口气,“话说得没错,但是人不能白死。”

说到这里,两人都不说话了,肩并肩坐着,心绪沉重地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直至阳光彻底冲破黑暗,而在公路另一头,警车灯闪烁,迅速地朝他们开了过来……

凌晨回宾馆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李维民早上下楼吃饭,打算回来就换了衣服直接去禁毒大队那边,谁知道等吃完饭回房间的时候,去衣帽间里拿叠好的衬衫,刚一提起来,却愣住了。

——明明房门是锁着的,可他的制服衬衫竟然在吃个早餐的工夫被人蓄意剪碎了,自肩膀以下,全部碎成了一条条。

李维民眼睛都瞪圆了,愕然中只觉得头皮都一阵发麻,他猛地转身抽出配枪握在手里警惕地看着房间各处。没有人藏匿,窗户更是跟走之前一样,没有被打开的痕迹,最后床头高高隆起的被子吸引了他的注意,李维民走过去猛地掀开被子,一把大剪刀竟然直直插在枕头上,仿佛是在对刚刚还睡在这上面的人的无声警告……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李维民打开门,只见左兰也拿着自己同样被剪坏的衬衣快步走了进来,反手关上门,显得有点震惊慌张,“李局,有人进了我房间……”

她刚说了个开头,就看见了李维民房间里的情形与自己房间如出一辙,顿时瞪大了眼睛,简直愤怒到不敢置信,“太猖狂了,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李维民收了枪,镇定地道:“这个宾馆不能住了,我们得换个地方,先去禁毒大队。”

李维民跟左兰各自从箱子里拿了备用的衬衫换上,谁知道刚赶到禁毒大队,还没等见到蔡永强,却先看见了被交警队送回来的李飞和马雯。脑袋都磕破了,衣服身上胳膊上都染着血迹,跟在泥里打了个滚儿似的狼狈不堪。李维民把这俩不省心的小兔崽子拎回蔡永强的办公室,左兰有眼色地立即躲了出来。

李维民看着他俩那样子气得脸都红了,怒不可遏地咆哮:“李飞!你他妈胡闹!我扒了你的警服!”

李飞解释:“我找到了重要的证据!”

“再重要的证据比命重要?!”李维民眼睛瞪得老大,双眼皮儿都被撑开了,“你告诉我!你命都没了你办什么案!你告诉我!”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