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室里,蔡永强和李飞一唱一和的默契配合还在继续,李飞敲敲桌子,兴致缺缺地提醒麻子,“毕涛,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要是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糊弄我们,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麻子害怕他们刚坐下又要走,连忙直接就把知道的“猛料”抖了出来,“我这儿有命案!杀人案!”

蔡永强偏头盯视着麻子,“继续说。”

“四个月前……”麻子仔细想了一下,抬手敲了敲有些昏胀涨脑袋,“……3月14日。”

李飞不信任地看他,“脑子那么好使?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那天我一哥们过生日,所以这日子我记得。晚上大概八点多了,大虾跟我打电话……”麻子一边回忆一边说,语速很慢,偶尔会因为毒瘾发作得难受而停顿片刻,“在我租的房子里,大家玩得正高兴呢,他让我到楼下的公用电话亭去等他打电话……我挺不想去的,想就这么用手机说,他没答应,直接挂了电话,我就只能下楼了……在电话亭里等他打过来,他跟我说,要两条‘钻石’级的新鲜‘猪肉’……两条,还是‘钻石’级的,我手里没那么多,他就问我,一个人以前只吃‘糖果’,第一次‘溜冰’,吃多少能过去?”

蔡永强和李飞都知道他说的“糖果”是指麻古,也猜得出来他叙述的跟大虾电话里说的这个吃麻古的人,就是林大鹏。

两个人对视一眼,听着麻子继续说下去,“一般吃‘糖果’的人岁数都不大,我就问他对方年纪,大虾跟我说也就十六七……我觉得他是疯了。根本要不上两条,半手就足够足够了,而且多了也能被看出来……那不就是明着告诉人家人是他弄死的吗?但是他不放心,所以找我要了一手——也就是5克。我那时候刚吸完,走不动了,正好伍仔在,他也不是菜鸟,嘴也严,我就让他拿着货给大虾送过去了……后来才知道死的是东山中学的一个学生,叫林大鹏,塔寨村人,他爸还是东山中学的老师……儿子死后,他爸也吸上了毒,现在靠捡垃圾挣点钱买货。他还从我的手里买过好几次货呢。”

李飞低垂着脸,看不见表情。

蔡永强兴趣缺缺,“就这些?”

麻子点头,

蔡永强:“伍仔人呢?”

“跑了。”

“跑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跑了?”

“他私吞了货,手脚不干净,我揍了他一顿,他就跑了。”

李飞抬起头来,冷笑地看着他,仿佛所有事都已经尽在掌握,意有所指地问他:“揍了他一顿?怎么揍的?”

“……好吧,”麻子颓丧地松了口,“我们是想对伍仔下手来着。他坏了我们这行的规矩,得给他一点教训才是,不然我就没有威信了是不是?”

“所以,就这?”李飞撇撇嘴,“我当什么猛料呢。”

麻子瞪大了眼睛,“这还够不上是猛料啊?大虾是杀人凶手——他亲手干的,他的手上有人命!”

蔡永强沉吟着,“大虾和林大鹏有仇?”

“……那我不清楚。”

“你知道是谁让大虾杀林大鹏的吗?”

麻子明显支吾了一下,没底气地摇头,“他……他没说。”

蔡永强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就算这是真的,可大虾能认吗?你又拿不出别的证据,那你等于白说。说不好,你还多一条做伪证的罪。”

麻子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连忙说道:“伍仔,伍仔能证明我没说假话!”

李飞冷哼,“他不是跑了吗?让我们上哪去找你说的那个伍仔?”

麻子一时语塞。

早上请动自家亲大哥出马,让住院的罗旭出面找蔡永强要人,结果在禁毒大队仍然扑了个空,陈光荣左想右想越琢磨越觉得不对,挺到了下午,还是按捺不住,出门前给陈文泽又打了个电话,直接扑到了隔壁市局马云波的办公室里告状,“马局,到底是人命案大还是贩毒案大?你告诉我!”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