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麻子刚才明显犹豫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有事情没说,武警大队审讯室里,迎着麻子紧张的目光,李飞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看样子这儿也没什么猛料啊,咱们走吧,早点下班。在这儿浪费时间,没劲。”

蔡永强点头站起来,“走吧,回去了。”

两人作势要走,麻子惊恐之下连忙又急着一嗓子喊了出来,“别走!别别别别,别走!我还有猛料,真的还有猛料!”他不想进监狱,一判还是十几年!

蔡永强回过头看向麻子,居高临下地抬抬下巴,“最后一次,说吧。”

麻子戴着铐子的手别别扭扭地擦擦脸上的汗,“能给我根烟吗?”

李飞摸出烟盒拿了一根递给他,顺手帮他点上,没毒品可吸的麻子聊胜于无地狠狠吸了两口烟,吐了口气,终于语气微沉地说道:“塔寨三房,林宗辉的儿子林三宝是被林天昊杀死的。”

蔡永强和李飞两人不动声色地对视一眼,“接着说。”

“去年七月份,大虾开着一辆宝马X5来找到我,当时给我羡慕得不得了——那小子可没这么多钱,我问他车怎么来的,他告诉我是借的,但他说只要给那人办成了事,这辆车就是他的。”麻子说着又抽了口烟,拧着眉毛尽力回忆着当时的细节,“我问他什么事,他说那人要找一个开大卡车的,愿意顶罪的……办成了的话,给50万到100万办事钱,嫌少还可以再谈。这种人我那里有很多,可全都是吸毒的,大虾都没要,怕犯了毒瘾全交代了,后来过了四天还是五天我记不清了,林三宝就被撞死了,肇事车辆就是一辆大卡车。我后来偷着了解过这事儿,那卡车司机叫刘志,认罪了,判了三年,去年年底死在牢里了……”

蔡永强问他:“怎么会死在牢里?”

“他本来就查出来有肺癌,晚期。你们说有那么巧的事儿吗?”麻子连忙说,“大虾刚要找一个替死鬼,没两天这个替死鬼就出现了。虽然这个人不是我找的,但所有条件都符合要求。”

谁都没想到,原本只是打算审林大鹏和蔡松林的案子,竟然就这么牵出了林三宝的死。监控室里,李维民眼睛很亮,他看上去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了,转头立刻对苏康道:“马上去查一下那个叫刘志的卡车司机。他所有的社会关系、经济状况、健康记录,都要查。”

一直在监控室里却始终没做任何表态的苏康站起来,沉稳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左兰坐在操控台前面,显得也很兴奋,“看来咱们中大奖了。”

李维民嘴角挂着笑,紧紧地盯着两边的屏幕,却又摇了摇头,意味深长,“还早得很呢。”

监控画面里,心中巨震脸上却不显的李飞不解地皱眉打量着麻子,“这件事跟林天昊有什么关系?”李飞皱眉问道。

麻子神经质地摇摇头,“大虾虽然没说,但他当天开的那辆宝马 X5 根本就是林天昊的。车牌号我认识。我从小就喜欢车,东山一共就这么大,什么豪车都是什么样的,我门儿清。林天昊是塔寨二房的,林三宝是三房的,二房三房素来就有矛盾,这在东山人人都知道。”

李飞不信任地看着他,“麻子,你不是逗我们吧,你说这么半天没一句话是能拿出证据的,有什么用。”

“**不离十,不信你们去审大虾啊!”麻子本来很有把握,一看李飞不相信他就又急了,“万一他招了呢,我也算是立功了啊,对不对?”

蔡永强不置可否地问他:“你们卖过塔寨村的毒品吗?”

麻子摇头,迎着蔡永强审视的目光,他无比诚恳,“真的没有。塔寨可是模范村。”

蔡永强看了眼墙上的摄像头。监控室里,听见李飞评价,“表现还算可以。”

麻子连忙问:“能宽大吗?”

“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李飞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自顾自地把桌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合上笔记本,“过一个小时后我们再回来。”说着就起身和蔡永强一起离开了审讯室,留下麻子一个人在毒瘾发作和能不能减刑的忐忑里煎熬……

另一边,从市局出来的陈光荣摸了摸脑门儿,他手腕的子弹擦伤没有得到妥善处理,始终没有愈合的迹象,这两天发了炎,连带着他也在低烧。他一路上只用左手开车,到了人民医院的大门口,想进去挂个急诊,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打消了念头。

发动了车子准备离开的时候,穿着运动服,打扮得像个普通高中生似的林小力突然出现在车旁边,敲了敲他的玻璃,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样子,附身看着他问:“是陈大队吗?我是塔寨的,东叔电话。”

他说着把电话递给陈光荣,陈光荣狐疑林耀东找他为什么不直接打给自己,盯着林小力半晌没吱声,林小力开了免提,直到林耀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陈光荣才把电话接了过来,“喂?”

电话里,林耀东的声音依旧温吞平和,“你手上的伤不能再拖了,我已经帮你安排好,小力是我的人,他会带你去找一个牢靠的医生。”

这炭送得及时,陈光荣也松了口气,打开车门锁,让林小力上了车。

林耀东在那边温和却专断地说:“先把手治好,然后我会安排你出去,从海上走。”

陈光荣眉毛一拧,“我说过了我不走!”

“拿一大笔钱,去国外过悠闲日子,不好吗?”林耀东叹气。

“现在要钱还有什么用?!”陈光荣语气又焦躁起来,李维民这么查下去,他担心他哥,更担心自己,“林书记我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尽快把李维民调出东山,不然大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林耀东在手机里短暂沉默,还是妥协了,“……好,先治好你的手。把电话给小力。”

陈光荣把手机给林小力,林小力接听,电话那边,站在塔寨村自家天台上的林耀东讳莫如深地对林小力吩咐,“不听劝,那就给他好好‘治疗’吧。”

车里,林小力人畜无害,纯纯地笑了一下,“知道了东叔。”

蔡永强带着这次拿了货真价实口供的李飞,再回到大虾那间审讯室的时候,大虾的目光不再那么镇定了,“这么快就回来了?他胡说了些什么?”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