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光荣入套是早就已经安排好的,林小力带着陈光荣去了他们自己人的诊所,大夫只说是处置创口前的局麻针,一针下去,陈光荣就已经没了力气。但他到底是干刑侦的,警觉有,身手也有,脚步虚浮,目光也已经看不真切了的情况下还能拼死挣扎着跑出去,他后面林小力带过来的大批打手穷追不舍,慌不择路又没人可信的陈光荣临死之前打出去的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蔡永强——那是求他救命的。

可是谁能想到呢?堂堂东山市的刑侦队长,最后竟然被一个半大孩子带人打死在街上……人死了,一切就是死无对证。

林小力这个连十八岁都不到的少年,好勇斗狠,更有林耀东在他身后撑腰,他对一切都显得无所畏惧,对生命也毫无敬畏之心。人死在他面前,他竟然连半点该有的胆怯都没有,沉默地按照出来前林耀东嘱咐过的,把一切痕迹都清理干净,上车后从兜里掏出之前准备好的黑纱戴在胳膊上,直接就去了陈文泽的市长办公室。

一头儿接到群众报警有人死亡,当地片儿警汇报刑侦大队,蔡军带着刑侦的人接警赶到,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似的怔愣当场——死的人竟然是他们老大。

另一头儿,林小力打电话报了林耀东的名号,进了陈文泽的办公室,沉默而恭敬地双手将一张银行卡堂而皇之地放在堂堂东山市长的办公桌上,戴着黑纱,朝神情呆滞的陈市长深深鞠了一躬。

闻讯赶到现场的马云波抢在法医对尸体做完初步检查拍照、装入裹尸袋正要拉上拉链之前,猛踩油门带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冲过来,看了陈光荣最后一眼,潸然泪下中,他小心地、缓缓地拉上裹尸袋的拉链。

而原本正在病房里走圈儿的罗旭随后接到马云波电话,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

还不知道这场惊天变故的武警审讯室里,李维民跟蔡永强坐在审讯桌后面的两把椅子上,两个人的情绪都冷静下来,把话都说开了,反倒没了隔阂,更加坦然平和了许多。

“永强,”李维民第一次这么亲近地叫他,“马云波可能会要求看你的报告和审讯记录,大虾和麻子的关键证词不能出现在审讯记录当中。”

蔡永强笑了一下,“我明白。为了圆‘甜蜜蜜’这个行动,我还得编个故事。好在我手里有一个报案人的人选,已经派周恺和那个人联系了。只要塔寨方面不怀疑,我就能蒙混过关。”

正说着,李维民的电话响了,是马云波打来的,他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问道:“什么事?”一时间他整个人都静止了一下,“你说什么?……陈光荣死了?”

马云波声音沉痛,“……在一条开放式的排污渠里被发现的。”

蔡永强头皮一炸,嘭地站起来,起得太猛甚至撞翻了椅子,他猛地抓起桌上被他扔在一旁的电话,上面只有一个未接来电,是半个小时前陈光荣打来的……

蔡永强再也坐不住了,没来得及跟李维民打个招呼,猛地转身就往外跑,他一边跑一边疯了似的打电话,可打到最后,却在一圈电话里,绝望地把车开到了刑侦大队,在法医室后面的停尸房冰柜里,见到了浑身是伤的陈光荣尸体,赤裸的胸膛上还有法医尸检后缝合的痕迹……

一直没回去的马云波跟在他后面也走了进来,眼睛里泛着红血丝,看着躺在里面的陈光荣,声音很轻,似怕惊扰了亡灵似的,“他们说躺着的这个人是东山毒贩的保护伞,你信吗?”

蔡永强无意义地摇了摇头,“……人都死了,说这个有用吗?”

似是承受不了这个事实,蔡永强踉跄着从停尸房出去了,他完全就是凭着肌肉记忆一路呆滞地开车回家,开门就看见餐桌边上放着的那瓶没有喝完的茅台。

上次分开,那人还在说,下次过来接着喝。可是谁能想到,这么快,就没有下次了……

他怔怔地拿过两个酒盅摆在餐桌上,把那瓶封好的酒又打开了,满了两杯——“我也喜欢好酒,我也喜欢好烟,就是消费不起。”他苦笑着摸着酒瓶,拿着酒盅,跟桌上的那只轻轻碰了一下,闭上眼睛,颓然地靠在椅背上,一滴泪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

没想到,这样,就是生死决别了。那个总骂他“老顽固”的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他喝这半瓶酒了。

蔡永强猛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半晌后,他站起来,一手拿着茅台的酒瓶,一手拿着剩下的那只酒盅,走到阳台上,将酒液洒向了窗外……

“……敬你。”蔡永强虎目圆瞪,哽咽着把那瓶茅台剩余的酒也倒在了窗外地上,“……走好。”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带人出警,亲眼目睹陈光荣死状的蔡军借着悲痛的理由请了假,栽在家里的吧台边上,也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几次手都抖得把酒洒了出来。他眼里的情绪,与其说是悲痛,倒不如说是恐惧。

陈光荣的死像是一个信号,让跟塔寨牵连在一起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有了激烈的反应。马云波从刑侦大队出来,没再回办公室,谨慎地观察着身后有没有跟可疑尾巴,趁着夜色,将车子开上了往塔寨村去的路……

其实蔡永强怀疑得也没错,市局主管禁毒、眼看就要升任局长的马云波,跟塔寨、跟林耀东的关系,同所有人都不一样。

蔡永强还讲个“随波不逐流”,但马云波其实连个“随波”都不想。可是他在那个位子,太敏感,东山地下的贩毒网络人人都盯着,林耀东脚下踩着塔寨这个超级制毒基地,不可能放过他。

他攻不破,林耀东就冲他的妻子伸了手。于慧中弹重伤的时机简直是千载难逢,在她被体内取不出的弹头折磨得痛不欲生几欲自杀之际,林耀东让人找机会把于慧带进了毒品的坑。上手就是海洛因,纯度越来越高,渐渐地,除了林耀东,别人就供不上这样的货了。从吞到吸再到注射,让于慧再也离不开能完美安抚痛苦的毒品。本来马云波单位忙,平时下班晚,白天更是极少回家,于慧避着他吸,妥善地藏了好一阵子。直到有一次案子的资料忘在了家里,马云波下午开车回家去取,开门就闻到了奇怪的气味儿……

他就是管禁毒的,天天跟这些东西打交道,当时就觉得不对。但即使那时候,他都没相信正在家里吸毒的是于慧,而是以为是什么人报复他报复到了家里来,给他家塞毒品,使绊子。

他拔了枪,侧耳听卫生间里的动静,猛地推门,却看见开着排风的卫生间里飘着烟雾,于慧正一脸慌乱地抱着乱七八糟的吸毒工具往柜子里塞……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睛看见的一切,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的那一幕,忘不了于慧看他的时候,紧张慌乱又无可辩驳的眼神,“这是你干的?”

于慧扶着门框想支撑住自己,可她还是全身瘫软,顺着门框跪坐在地上,泪水无声地往下淌。而他已经气到发疯,把那些该死的东西狠命地往地上摔,溅起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跟于慧的胳膊,他却仿佛都看不见了,“你是谁?你是缉毒英模马云波的老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于慧哀切而凄惶地闭上眼睛,无力地哽咽,“我……痛得实在受不了,我实在是挺不过去了……”

马云波呆呆地望着于慧,他的全身在颤抖着,指着于慧说不出一句话。于慧内疚地无法面对他,“……对不起,对不起了云波。”

当时的于慧爬起来就往厨房冲,抓起菜刀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砍,马云波冲上前一把夺下于慧手里的菜刀扔到洗碗池里,紧紧地一把将于慧抱进了怀里……

“你让我死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云波,你让我死吧!”于慧痛哭起来,撕心裂肺,那个哭声,马云波至今想起来,还痛彻心扉。

那次于慧用的海洛因,是她最后一次自己去市面上买货。但也就是这最后一次,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录了视频。那之后没两天,林耀东就借着于慧跟毒贩交易毒品的引子,主动联系了马云波。从那之后,于慧的“药”,或是他亲自取,或是林耀东派人送,总之,于慧再没找过别的货源,也再没缺过货。

距离塔寨没多远的一处私人度假会所外,马云波停车熄了火,走进去,一路上了楼顶平台。平台上花园泳池做得格外精致奢华,马云波却看也不看,直奔林耀东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同时拔出了枪顶在林耀东的头上,“我告诉过你我的底线,人命关天!人命关天!何况陈光荣他是警察,是我的刑侦大队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着林耀东的林灿、林天昊等人见状奔了过来,也拔出了枪指着马云波,林耀东向四下摆手,示意他们都退回去,又指了指马云波的手。

马云波恨恨地松开手,怒瞪着他。林耀东眯起眼睛,不认同地盯着他反问:“可如果你的刑侦大队长已经失控了,他开始乱咬了,他要咬死你、咬死我的时候,怎么办?!”

“他咬什么?他能咬什么?!“

“全国公安三级英模,广东省优秀人民警察,东山市公安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老婆买毒吸毒,发到网上……会是什么后果?你太太的痛苦,网民能理解?同事能理解?上司能理解?!”

马云波猛地拉开了保险,“你别逼我!”

林耀东毫不退让地扬起下巴,“我就是在逼你!我逼你认清你自己!你太爱惜你自己的羽毛、你的荣誉!爱得比命都重!你能接受你自己的荣耀,你就不能面对自己的肮脏吗?!虚伪不虚伪?!”

马云波瞬间愣住了。他木然地看着林耀东,半晌后,他自嘲地笑了一声,点点头,放下枪,扔给一旁的林灿,定定地看着林耀东,深吸口气,“那么,他咬你什么呢?!说实话吧,你的人是不是也制毒?塔寨是不是也制毒?你知不知情?林灿?林宗辉?林耀华?!”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