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荣的尸检报告隔天就到了李维民手里,因为死的是市局的刑侦大队长,马云波亲自把尸检报告的复印件给陈文泽、罗旭和李维民都送了一份。李维民跟陈光荣之间没有直接联系,所以马云波是在市长办公室挨了红着眼睛几近失控的陈文泽一顿痛骂后,才去的武警驻地。

“李局,陈光荣的验尸报告出来了。他身受多处钝器重击,导致多处骨折。致命伤在头部。另外,在他体内检出东莨菪碱,还有他手上的伤是枪伤。”

李维民本来拿过报告和照片在看,闻言脸色微变地抬起头来,“东莨菪碱?”

马云波点头,他在想别的事儿,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注意到李维民转瞬的失态,接着说道:“从伤口恶化的程度来看,受伤的时间应在四五天前。但那段时间并没有出任务……”他说到这儿都没见李维民再说什么,一抬头,竟然发现李维民恍了神,奇怪地喊他,“李局?你怎么了?”

想到钟素娟和罗佳怡之死的李维民摇头,把思绪拉了回来,“没什么。你继续说。”

“另外,我的人查到陈光荣有经济问题。他在香港有个账户,里面有一千多万港币。家里也搜出八十多万现金,还有很多高档酒。”

李维民的目光锐利起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陈光荣的?”

马云波坦言,“说实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群众举报说他私生活奢侈混乱,消费水准与收入严重不符。”

“为什么不汇报?”

马云波顿了顿,有点难言地哽了一下,低声说:“他是陈文泽市长的亲弟弟……”

“暂时封锁消息,我要彻查陈光荣。”李维民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马云波应了声“是”,也跟着站了起来,为难地看着他,“李局,‘甜蜜蜜’的案子……是不是应该交还给我们东山局?”

李维民回头,好像他一提才想起来这档子事儿,“哦,对了,我事先没跟你打招呼,是我的失误。‘甜蜜蜜’这个聚众吸毒的窝点,影响很坏,我们督导组打算拿来做一个反面的宣传典型。相关工作都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

马云波试探地问:“那,那两个人……”

李维民不以为意地挑眉,“蔡永强已经把人带回禁毒大队去了。所有的审讯资料,全都带回去了。你有什么疑问吗?”

“哦,是这样的,林辉明身上背着一条人命案……”

“哦……”李维民仿佛这才知道似的,恍然大悟地一抬下巴,爽快地点了头,“就让刑侦和禁毒各出两个人,联合办案。”

他说着拉开办公室的门要走,马云波又追了上去,字斟句酌地跟李维民建议,“李局,李飞对蔡永强的怀疑你是知道的。在蔡永强的嫌疑没有完全洗清之前,我建议,要是督导组和禁毒大队有什么工作上的交接,最好通过局里,我统筹安排。”

李维民压根就没把“甜蜜蜜”的案子当回事似的,摆摆手边走边说,“你说得有道理。就这么办。”

站在办公室门外的马云波看着李维民的背影,脸上的谦恭逐渐褪去,变得沉冷起来……

而在马云波看不见的另一面,李维民难掩脸上的失望和痛惜,无声地重重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

李飞早上刚从陈珂家的水果店回来,他去看了一趟林水伯,把杀害林大鹏的真凶已经归案的事情跟他说了。看着林水伯老泪纵横他有些难受,借口去医院给撞车留下的伤口换药,从水果店躲出来,去人民医院看了看陈珂。

在医院,好巧不巧地碰上了过去取X光片的蔡永强……

蔡永强还不知道他昨天在监控室旁听了多半场,就随口问了李飞一句他怎么在这儿,倒是李飞分外尴尬起来,“我那个什么……来换药。那个……”他犹豫了一下,指了指蔡永强手里的片子,“你伤得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蔡永强看着李飞,声音虽然没好气,脸上却笑了起来,“多谢你脚下留情,老骨头还没断。”

“没事就好……”李飞闷闷地说,“对不起啊。”

蔡永强挑眉,“你救了我的命,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李飞一忍再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倏地抬头,目光豁亮地看向蔡永强,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他:“你是不是也应该跟我和宋杨说句对不起?”

跟李飞四目相对,愕然的蔡永强就反应过来了。他沉默片刻,拿着片子的手忽然垂到了身侧,看着李飞,特别正式地对他道歉,“对不起!如果那天我没有放你们进塔寨……你和宋杨也不会被卷进这趟浑水里,也许宋杨就……”

“有你这句话,够了。”李飞鼻子又有点酸,他别过头缓了一下,释然地转向蔡永强,摇摇头,“蔡队,没有那么多如果。换了我是你,也许我也会那么做的。”

蔡永强深吸口气,换了个话题,“陈光荣的事儿你知道了吧?”

李飞“嗯”了一声,“我知道了……虽然他曾经想要我的命,但我对他就是恨不起来,反而还有点同情。”

蔡永强苦笑,“又没证据,你小子怎么那么确定,是他想要你的命。”

李飞眨眨眼,“直觉。”

蔡永强哂笑一声,感叹,“成佛成魔,有的时候只是一念之差。”

“一念之差……”李飞看着他,闭了闭眼,寥落地叹气,“一念之差,好多事都变了!”

蔡永强明白李飞在说宋杨,“庆幸自己还活着吧!”

“我庆幸‘甜蜜蜜’那天晚上踹了你一脚。”李飞打起精神来,对蔡永强挑衅地挑挑眉,“否则,我永远都不知道你是佛还是魔。”

蔡永强拍了拍李飞,笑了,“你踹那脚可真够狠的。年纪大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你?你骨头硬着呢。”说着,李飞很不客气地一拳,不轻不重地杵在了蔡永强胸膛上,朝他们队长抬抬下巴,“我看好你。”

两个人从医院出去,一个被马云波叫去了市局,一个被李维民叫回了武警驻地。

武警部队二楼会议室里,李维民、左兰、苏康三个领导坐在一侧,对面左兰问李飞:“你为什么能确定陈光荣就是丰益宾馆枪击案的幕后黑手?”

李飞孤零零地坐在对面,美其名曰开会,可看这个意思,俨然又有了当初讯问时的场面。不过李飞对此也不是很在意,“因为湘仔的供词。虽然他人已经被陈光荣打死了,但我把他的证词录了下来。这件事我回来也跟李局汇报过,湘仔说常山跟‘陈大队’关系很好,可惜那天我手机里没有陈光荣的照片,不然,就可以让湘仔当场指认了。但陈光荣打死湘仔以后,我开枪还击,打中了他。”

苏康抬头证实,“法医报告证实了这一点——陈光荣手腕上的伤,确属枪伤。”

李飞露出一个“你看,果然如此”的表情,接着说道:“另外,去年10月23日,酒精过敏的蔡松林死于酒驾,蔡松林案的经办人正好就是陈光荣。林大鹏10月22日给陈光荣买过酒,买的都是劣质酒。而据多名知情人称,陈光荣本人,非茅台不喝。林大鹏因而被注射了过量毒品致死。”

左兰看向李维民,“根据现有证据,基本可以断定,陈光荣就是林胜文供词里所指的那个收取巨额贿赂的警方‘领导’,也就是塔寨的保护伞。”

李维民没说话,李飞却在对面摇头,有点一言难尽地看着左兰,“……不是的。”

“李飞,你怀疑过蔡永强,蔡永强不是保护伞。陈光荣是你查的,甚至可以说,他是被你逼到绝境才暴露的。”左兰拧着眉毛,“挖出这个保护伞,你要算首功。可你又说他不是……”

“不不,”李飞解释,“我不是说他不是,我是觉得,不仅仅是他。”

李维民开口,“为什么?”

李飞舔舔嘴唇,“如果他是林耀东手里的王炸,林耀东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把王炸给扔出去?没了陈光荣,他的制贩网络以后怎么办?以林耀东的思虑周密,他绝对会给自己留后手。”

左兰从见到李飞开始,听这小子说过最多的就是“猜测”。她把手里的笔扔在桌上,一脸的焦躁,“这又是一种猜测,证据呢?”

李飞诚实地摇头,“我没有证据。”

会议室里气氛瞬间有点冷场了,苏康想了想,说道:“我认为,有了大虾的供词,咱们可以先把林天昊抓起来。以他为突破口……”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