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鹏的案子了了,这几天,林水伯暂住的水果店却越发不消停起来。

是夜,水果店已经打烊,林水伯放下卷帘门正在收拾着,只听外面几辆摩托车的巨大引擎声靠近,轮胎在地上打磨发出的刺耳声音在外面停下,林水伯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些警觉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卷帘门上,又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林水伯连忙打开卷帘门,门口地上散落的全是啤酒瓶的碎片。水果店的门口,停着三辆摩托车,车上坐着的正是林天昊和他的一群马仔小弟。他见林水伯出来,拎着一个酒瓶便走了过去。林水伯一眼便认出了林天昊,还未等他动作,林天昊上手将他一把摁在地上,对着身后的那群小弟高喊,“给我砸!”

林水伯眼睁睁看着一群马仔冲进水果店里一通乱砸,他哀求林天昊高抬贵手,林天昊一口口水吐了出来,将他的头狠狠摁在地上,“老头儿,别以为你找到了靠山,换身衣服就能过太平日子!你跟李飞很熟是吧?他罩着你是吧?那你给他带个话,安静一点!再折腾就让他做第二个宋杨!弄死他,分分钟的事儿!”

林天昊说着,回头看了看水果店,经砸得差不多,这才松手起身,和一群马仔上了摩托车,前后不到五分钟,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扬长而去……

林水伯自地上爬起来,看着被砸烂的水果店,悲愤交加却也无可奈何,含着泪把店里收拾了一下,把陈珂刚给他结了一个月的工钱放在了收银台的明面上,用一个还完好的苹果压好,在天蒙蒙亮之际,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陈珂家的店铺,只留下了一张字条,便踏上了前往惠州的长途汽车。

等陈珂早上过来发现店被砸了却又被人尽力收拾好,林水伯人走了却把工钱留下了的时候,林水伯已经在去惠州的路上……

陈珂连忙给李飞打电话,“林老师走了!”

李飞昨天喝多了,那会儿刚醒,闻言有点没反应过来,“去哪儿了?”

“留了字条,说是去找伍仔……”陈珂没把店面被砸的事情告诉李飞,只是急切不安地问他:“李飞,怎么办?”

“你先别急,”李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霎时清醒了,“林老师留的字条什么内容?”

陈珂连忙道:“我拍给你!”

陈珂动作很快,挂了电话,一封笔体苍劲有力的手写信就发到了李飞手机上,他一边冲到洗手间去刷牙,一边打开图片看水伯留下的那封信——

陈珂,李飞,我去找伍仔了,不用担心我。陈珂,替我向你爸爸妈妈道个歉,我不能再连累你们。我担心塔寨的人找到伍仔,我要去保护好他……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水伯现在无法回报你们,但是保护好伍仔,也算是一种回报吧……

本以为在失去仔仔后,我已经不在乎伦理道德,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可不在乎恰恰是这世界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选择在乎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和勇气……直到我遇到了伍仔,我才发现自己还是有能力选择在乎的。

伍仔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他还有未来,还有希望。为了不让这丝希望破灭,我要去找他。或许,在这条路上,我还能选择再当一次“父亲”。

我要走出来,我要把儿子找回来。珂珂,你是最善良的姑娘。希望你也能早日走出阴影,重新迎接新的感情和新的生活。

原本听见这消息下意识要去把水伯追回来的李飞看完信,彻底冷静了下来。半晌后,他拿起毛巾擦了把挂满水珠的脸,又把手机拿起来,把冯春月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给水伯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同一时间,大清早坐车回省厅的李维民在车上给赵嘉良打电话,“部里今天要来两个人,我马上要去跟他们见面。我刚才给了你另一个手机号,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你必须第一时间先向我汇报。东山形势复杂,你回来,千万不要乱来。”

电话那端赵嘉良的声音吊儿郎当,透着十足的好心情,他穿着当初李飞给李维民买的外套,满足地勾着嘴角,“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我不会乱来的——东山还有我的儿子呢。香港保安局那里不需要我跟谭处长汇报了吧?”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