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波家里,话题太沉重,几乎拉出了师徒两人这些年来所有的隐痛,茶不知何时又换回了酒,话题也不知何时从马云波又转到了李飞身上。李维民手里拿着快空了的啤酒罐,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李飞那个臭小子,我给他派了个特警保护他,其实也是想看着他,不想让他轻举妄动。没想到,倒让他给策反了……”

马云波笑了,“那特警我见过,是个姑娘吧?”正说着,电话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只有一串号码,虽然没存是谁,但号码他记得住——是林耀东。

他不动声色地给摁掉了。

李维民脸上似有醉意,喝了口酒,随口问他:“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

马云波知道回避不了,面不改色地编出一个理由,显出一点不胜其烦来,“电视台那个安红,老说要采访我,我哪有那个时间?”

李维民忽然凑近马云波,神色悠然地拉长了每一个字的音节,若有所思地说:“我看你……没说实话。”

马云波心里猛然一惊,那个瞬间,脸上的戒备差点就掩饰不住了。

李维民说完却又乐呵呵地把抻长的脖子缩了回去,老神在在地揶揄他,“安大记者可是东山有名的美女——你不是没时间,你是怕老婆吃醋。”

马云波听到这里才反应过来李维民是在逗他,是自己太紧张了……他松了口气,头疼地揉揉眉心,“您就别笑话我了。”

李维民看了看表,他喝掉了罐子里最后一口啤酒,站起来,“我得回去了。明天就要离开东山,晚上和督导组的同志还要碰一下。”

马云波也连忙站起身,“那我就不留你了。于慧!”

正切水果的于慧连忙从厨房出来,“还早着呢,再吃点水果。你们师徒俩好不容易能坐下来说说话,怎么这就走啊?”

马云波替李维民解释了一句,“师父还有一个会。”

李维民笑着看于慧,“谢谢你亲自下厨,辛苦了。”

于慧连连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哪里,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平时想招待还招待不成呢。我每个周末都要回广州照顾孩子,哪天过去看嫂子。”

李维民已经走到门口,闻言有点无奈地苦笑,“那我就只能在饭店请你们俩了。”

于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显得有点跃跃欲试,“不用,我手把手教嫂子做。我可教会好几个了。”

“她?拉倒吧。”李维民对自己老婆的厨艺太有自知之明了,简直不愿多谈,出了门摆摆手,“我走了。”

马云波送他下楼,于慧微笑地望着李维民离去,轻轻关上门,半晌后,望着空荡荡的家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只觉得整个人都有点虚脱了似的再提不起力气。

半晌后,她深吸口气,撑着桌子站起来,去了卫生间……

马云波一路送李维民从楼上下来,“师父,回广州替我向师母问好。”

李维民点了点头,“争取早日把5·13一案结了。”

马云波正色点头,“放心吧师父,我会尽全力的。”他一边说一边陪着李维民往小区外面走,顿了顿,似乎有点犹豫,但还是把想说的说了出来,“问句不该问的……部里和厅里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把你们撤走?”

李维民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王厅长。王厅长似乎有口难言。看得出他的压力很大,也不知道他的压力到底来自哪里。他只说是部里和省厅做出的决定,让我执行就是。”探出手,拍拍马云波的肩膀,“所以,林耀东和塔寨村到底有没有问题——这个答案恐怕只能交给你来回答了。”

到底为什么把督导组撤走,原因马云波心知肚明,他没看李维民,垂着眼看着路灯下长长的影子,一时没吱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马云波看了看,还是林耀东。

他还想挂,李维民见他不接,却又促狭地逗了他一句,“这个安记者可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还是不接吗?”

师父都说话了,再不接就该有怀疑了。马云波无奈地笑笑,只能接听了电话,手机里林耀东的声音传来,“说话方便吗?”

马云波把听筒紧紧摁在耳朵上,生怕林耀东的声音漏出去给李维民听到,“安记者,我是真没时间接受采访。”

林耀东瞬间明白了马云波的意思,“那我十分钟后再打。”

马云波没管他,拿着手机自说自话,“宣传当然重要。上次的‘暴风’扫毒行动有很多资料,要不这样,你跟我助理龙伟华约吧。就这样。”

说着就挂了电话,再三问李维民,“真不用我送您?”

李维民摆手,“不用。赶紧回去帮于慧拾掇吧,我这一来给她累坏了。”

眼看着要分道扬镳,李维民看着马云波又有点欲言又止。

马云波见状询问地看着他,“师父,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李维民斟酌了半天,还是开口,“云波,有件事我想问你。三年前,我老婆有没有因为她弟弟张自强的事找过你?”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